孙某平时好赌成性,一天赌瘾发作,开车将俞某等几位朋友接到自己家中,一起打牌。由于俞某没有带上现金,孙某便借给了俞某5000元,供其作为赌资。没有想到,俞某不到两个小时就将5000元输光。眼看俞某因无钱欲要退场,孙某又主动借给了俞某5000元。此时俞某有些精神恍惚,突然跳了起来,猛地抓住孙某头发将其控制,又拿起刀子朝孙某头上乱捅,导致孙某受伤。事发后,经鉴定,俞某存在应激精神障碍,其作案时及目前处于患病期,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孙某要求俞某及家人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请问,孙某的请求能否获得支持?

孙某平时好赌成性,一天赌瘾发作,开车将俞某等几位朋友接到自己家中,一起打牌。由于俞某没有带上现金,孙某便借给了俞某5000元,供其作为赌资。没有想到,俞某不到两个小时就将5000元输光。眼看俞某因无钱欲要退场,孙某又主动借给了俞某5000元。此时俞某有些精神恍惚,突然跳了起来,猛地抓住孙某头发将其控制,又拿起刀子朝孙某头上乱捅,导致孙某受伤。事发后,经鉴定,俞某存在应激精神障碍,其作案时及目前处于患病期,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孙某要求俞某及家人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请问,孙某的请求能否获得支持?缩略图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由于过错侵害他人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造成他人身体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等费用。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俞某的监护人由于未尽监护责任,致使俞某外出并用锐器将孙某捅伤,给孙某的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并造成较大的损失,应由俞某的监护人承担主要民事责任。同时,孙某开车接俞某前往其住处打牌是引起本次伤害事件的起因,且孙某明知俞某没有钱用于赌博,却仍分两次向其提供资金,也有一定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适当减轻俞某监护人的赔偿责任。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