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乐公司取得了在中国独家使用国际品牌注册商标的权利,并有权授权其他厂商生产及专营该品牌。外省的祥云公司多次从利乐公司购得该品牌夹克衫200件。后祥云公司又自行组织生产标有该品牌注册商标的夹克衫1万件并销售,销售金额高达100多万元。利乐公司发现后,认为祥云公司的行为涉嫌构成犯罪并提出了控告。祥云公司提供双方签订的合同复印件一份,内容为:祥云公司向利乐公司购买品牌夹克衫1万件,价格每件400元,利乐公司如不能按期交货,祥云公司有权自行组织生产并使用该品牌商标。同时,该合同下方还有被圈掉的“待下周正式签”字样。利乐公司认为协议本身是草签,并非正式合同,双方都无法提供合同原件。请问,该合同复印件能否作为祥云公司无罪的证据?

利乐公司取得了在中国独家使用国际品牌注册商标的权利,并有权授权其他厂商生产及专营该品牌。外省的祥云公司多次从利乐公司购得该品牌夹克衫200件。后祥云公司又自行组织生产标有该品牌注册商标的夹克衫1万件并销售,销售金额高达100多万元。利乐公司发现后,认为祥云公司的行为涉嫌构成犯罪并提出了控告。祥云公司提供双方签订的合同复印件一份,内容为:祥云公司向利乐公司购买品牌夹克衫1万件,价格每件400元,利乐公司如不能按期交货,祥云公司有权自行组织生产并使用该品牌商标。同时,该合同下方还有被圈掉的“待下周正式签”字样。利乐公司认为协议本身是草签,并非正式合同,双方都无法提供合同原件。请问,该合同复印件能否作为祥云公司无罪的证据?缩略图

我国刑事诉讼法学将证据分为控诉证据和辩护证据。控诉方提出的控诉证据应达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要求。因此,证据必须具有客观真实性和证明力,同时证据还需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以保证案件的事实和有关情节都得到印证。而另一方面,辩护证据则无需全面证实事实情况,只要使人们依据该证据对认定有罪产生了合理的怀疑,足以使人们相信无罪的可能性很大即可。除非控方能用确实充分的证据将这一证据完全予以否定和排除。因此,辩护证据通常不要求较大数量,也不要求证据的连贯性或组成完整的证明体系。祥云公司作为无罪证据使用的“合同复印件”,控方并无充分证据来予以否定和排除。所以,该“合同复印件”能够作为无罪证据使用,具有证据效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