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测绘公司对某科技公司提起测绘合同纠纷仲裁案

某测绘公司对某科技公司提起测绘合同纠纷仲裁案缩略图

某测绘公司对某科技公司提起测绘合同纠纷仲裁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07年5月7日,申请人某测绘公司与被申请人某科技公司签订了《某地公路测绘合同》,由申请人承担某公路控制测量、地形测量、中线测量、横断面测量。合同暂定里程为170公里,单价为每公里6800元,工程总价款为1156000元,约定最终结算以实际测量里程为准。申请人完成了合同项下的工作项目,且于2008年1月22日向被申请人提交了全部测绘成果资料,根据提交的测绘成果资料可知实际测绘里程为217.6公里,应得工程总价款1479680元。测绘合同履行期间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工程款350000元,剩余工程款至今未付,故申请人提出如下仲裁请求:

一、裁令被申请人给付《某地公路测绘合同》项下工程款1329680.00元。

二、裁令被申请人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给付自2008年1月22日起至给付之日止的违约利息(截止立案之日,利息暂按880000.00元计算)。

三、裁令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仲裁、鉴定等一切相关费用。

被申请人辩称:1.请求对仲裁协议效力进行审查,因为本案纠纷业已经过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已以事实行为放弃了仲裁协议,故申请人应继续向人民法院主张权利。2.申请人并非本案适格主体,申请人已将全部权利义务转让给陕西某测绘科技有限公司,并向被申请人送达了债权转让告知函,其以自身名义提出申请没有事实依据。3.申请人的请求无论是否成立,均已超过了法定的诉讼时效。4.申请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交付成果义务。为此要求仲裁庭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有五组:证据一、《某地公路测绘合同》。用以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诉争的标的有合同约定。

证据二、《专业互提资料单》。用以证明:2008年1月22日申请人提交、被申请人接受了《测绘合同》项下全部成果资料。

证据三、申请人法定代表人赵某与被申请人副总经理何某2018年4月26日谈话录音。用以证明:申请人法定代表人赵某与被申请人副总经理何某协商处理本案问题时,被申请人承认本案事实。

证据四、申请人法定代表人赵某与被申请人法定代表人王某2018年5月9日谈话录音。用以证明:申请人法定代表人赵某与被申请人法定代表人王某协商处理本案问题时,王某表示自己知道一部分情况,由副总经理何某具体负责。

证据五、申请人法定代表人赵某与被申请人副总经理何某2018年5月23日谈话录音。用以证明:何某明确告知申请人,代某系被申请人单位负责技术的总工,并承诺近期找业主单位(某公司)结算涉案工程款。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出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

对证据一质证意见是:对《测绘合同》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认可。

对证据二质证意见是: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不能提供《专业互提资料单》原件,该证据为复印件,且该证据显示的接收单位并非被申请人。《专业互提资料单》移交的并非合同约定的全部成果。依据测绘合同第七条、第十条约定,申请人没有完成测绘合同约定进行二次定测及复测等,合同约定的全部义务并未完成,故存在违约行为,目前尚未达到合同付款条件。申请人2008年以后就没有员工继续工作,被申请人多次联系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赵某配合完成后续工作,但均联系未果。即使申请人已将其工作成果交付给被申请人,其在2008年就已知道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其于2019年才申请仲裁,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

对证据三、四、五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该录音内容不清晰连贯,无法核实对话人的身份,且根据申请人提供的其他证据也无法佐证申请人需证明的事实。录音中赵某也认为申请人并没有完成交桩、复测、定测等内容,不符合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三份录音中并未证实被申请人尚欠申请人的工程款,被申请人也并未向申请人承诺支付工程款,故不产生仲裁时效重新起算的效果。申请人2019年申请仲裁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仲裁时效。

被申请人提供证据共三组:

第一组证据:《民事起诉状》、《某区人民法院传票》。用以证明:本案业已经过某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已经以事实行为使原仲裁条款失去效力。

第二组证据:《某地公路测绘合同》。用以证明:申请人没有完成二次定测、复测的义务。

第三组证据:财务付款凭证。用以证明:被申请人已支付350000元工程款。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所提出的证据的质证意见如下:

对第一组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合法性、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目的不认可。因为申请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查明合同有仲裁条款后进行了释明,申请人已经撤回起诉,人民法院并没对此案作过实体审理,故双方之间仲裁约定依然存在而且有效。

对第二组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目的不认可。测绘合同并没有约定必须进行二次定测复测。申请人不存在违约行为。

对第三组证据的质证意见是: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不认可。付款凭证与申请人无关,不能证明申请人收到了付款凭证载明的款项,因为该凭证没有申请人签章和签字,支票存根根本无法说明收款人与申请人之间的关系,无法证明是向申请人付款,申请人只收到被申请人150000元款项。

【争议焦点】

1.本案合同中仲裁条款是否有效;

2.被申请人是否系适格主体。

【裁决结果】

一、被申请人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申请人支付工程款1129680元。

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三、本案仲裁费31977元(申请人已预交),由申请人承担15629元,被申请人承担16348元,被申请人承担的部分在履行本裁决第一项给付义务时一并支付给申请人。

【相关法律法规解读】

一、被申请人在抗辩理由中称本案纠纷业已经过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已以事实行为放弃了仲裁协议,故申请人应继续向人民法院主张权利。对此,仲裁庭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十条“当事人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仲裁委员会作出决定或者请求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一方请求仲裁委员会作出决定,另一方请求人民法院作出裁定的,由人民法院裁定。当事人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有异议,应当在仲裁庭首次开庭前提出。”本案虽曾向人民法院起诉,但人民法院经审查后向双方当事人释明存在仲裁条款,故当事人撤回起诉。对此仲裁庭认为,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产生纠纷后由西安仲裁委员会仲裁,该仲裁条款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系有效仲裁条款,虽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但人民法院在审查过程中认为涉案合同存在有效仲裁条款,故当事人申请撤回起诉,因此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的起诉并未影响仲裁条款的效力,故西安仲裁委员会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二、申请人是否系适格主体。

仲裁庭认为,申请人依据《某地公路测绘合同》约定,业已完成了相应的合同行为,形成且交付了测绘成果资料,理应获得工程价款。申请人主张的《专业互提资料单》中记载“陕西某公司”作为接收单位的记载,但作为具体接收人的“代某”系被申请人公司的“总工”,其所履行被申请人的职务行为十分确定,且被申请人在庭审中明确认为申请人为自己合同相对人。由此可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交付测绘成果资料属于履行己方的合同义务,履行对象并无不当。

依据本案证据可知,《某地公路测绘合同》确定的是“测绘转包”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二十九条第三款明确规定“中标的测绘单位不得向他人转让测绘项目”。此为法律强制性规定,因而本案所涉测绘合同无效。导致合同无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均有过错,据此申请人依据测绘合同主张被申请人承担违约利息的请求无法律依据。

【结语和建议】

在测绘合同中,当事人应当注意我国《测绘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避免因转让测绘项目导致合同无效的不利后果。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九条“仲裁协议独立存在,合同的变更、解除、终止或者无效,不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因此,合同是否有效不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