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人某担保公司对某化工公司等多位被申请人提起追偿权纠纷仲裁案

申请人某担保公司对某化工公司等多位被申请人提起追偿权纠纷仲裁案缩略图

申请人某担保公司对某化工公司等多位被申请人提起追偿权纠纷仲裁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被申请人甲化工公司以购买原材料需要资金为由向商业银行借款人民币600万元,双方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申请人某担保公司为该笔借款向商业银行提供了担保。《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签订当天,申请人某担保公司与多位反担保人签订《保证反担保合同》。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在其中一份《保证反担保合同》末页反担保人1处盖章,法定代表人盖个人章并签字;被申请人张某、王某(系乙集团公司股东)分别在合同末页反担保人2处签字捺印。同日,申请人某担保公司又分别与丙橡胶公司 、邓某、赵某、田某签订《保证反担保合同》。

商业银行依约发放贷款后,被申请人甲化工公司没有依约还款,致申请人某担保公司承担了担保责任。某担保公司现向本案被申请人(借款人甲化工公司,反担保保证人乙集团公司、丙橡胶公司、邓某、赵某、田某、张某、王某)提起仲裁追偿,要求被申请人甲化工公司向其支付代偿款878000元、按年利率24%计算至2018年5月13日的利息及违约金385001元以及自2018年5月14日至实际履行之日以代偿款项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及违约金;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丙橡胶公司 、邓某、赵某、田某、张某、王某就上述债务向申请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争议焦点】

张某、王某是否为涉案债务提供反担保?

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以及张某、王某均认为,张某、王某不应对涉案债务承担反担保责任。理由为:张某、王某系乙集团公司职工,之所以参与涉案《保证反担保合同》的签订,是代表乙集团公司履行职务的行为,并非另外为涉案债务提供反担保;合同签订时手写部分为空白。为支持其主张,张某、王某向仲裁庭提交某镇政府出具的证明一份,该证明载明“在办理担保过程中,张某、王某作为乙集团公司董事参与办理反担保手续”,张某、王某以此主张其仅是涉案反担保业务的经办人,并非反担保保证人,其二人并没有提供保证担保的意思表示,申请人据该《保证反担保合同》要求其承担反担保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

申请人某担保公司认为,被申请人张某、王某确为涉案债务提供了反担保。在签订《保证反担保合同》时,某镇政府并未派员在场,对于具体由哪些主体为涉案债务提供反担保并不知情,某镇政府出具的证明不能达到被申请人的证明目的。

【裁决结果】

张某、王某以及乙集团公司与其他反担保保证人共同对甲化工公司欠申请人某担保公司的代偿款以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相关法律法规解读】

1、《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对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该条规定在该案裁决时有效,在(法释〔2019〕19号)中已删除]。在本案中,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以及张某、王某向仲裁庭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支持其抗辩主张。乙集团公司以及张某、王某与申请人某担保公司签订的《保证反担保合同》首页载明:担保保证人(甲方)为申请人某担保公司,反担保保证人(乙方)为乙集团公司、张某、王某。合同载明:因申请人某担保公司为被申请人甲化工公司向商业银行600万元借款提供保证,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张某、王某自愿为被申请人甲化工公司向申请人某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申请人某担保公司在合同末页甲方处盖章;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在合同末页乙方1处盖章,公司法定代表人盖个人章并签名;张某、王某在乙方2处签名并捺印。据庭审查明,涉案3份《保证反担保合同》,当事人甲方均为1人,乙方分别有乙方1与乙方2。申请人某担保公司分别在3份《保证反担保合同》末页甲方处盖章,法人反担保保证人分别在乙方1处盖章且法定代表人均签名并加盖个人章,自然人反担保保证人分别在乙方1或乙方2处签名捺印。仲裁庭认为,《保证反担保合同》当事人乙方1与乙方2在合同中处于并列地位,均系反担保保证人身份,且各法人反担保人的法定代表人均亲自参与合同的签订,同时签名并加盖个人章。根据常理分析,同一法人担保人在法定代表人参与签订担保合同并加盖法人单位公章以及法定代表人个人章且签名的情况下,又同时派多人参与同一份担保合同的签订并且均签字捺印,显然不符合常理,除非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或另外提交其他证据加以证明,但乙集团公司、张某、王某均未提交充分证据以支持其抗辩主张,因此,对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以及张某、王某抗辩张某、王某并非涉案债务保证反担保人的主张,仲裁庭不予支持。

至于被申请人张某、王某提交的某镇政府出具的证明,该证明出具时间晚于涉案《保证反担保合同》签订时间,系事后制作的证明材料,且没有附带相关原始证据材料。仲裁庭认为,不论该证明属“证人证言”还是“书证”以及证明事项是否属实,单凭证明所载明的“在办理担保过程中,张某、王某作为乙集团公司董事参与办理反担保手续”的内容,也不能排除被申请人张某、王某除去作为被申请人乙集团公司董事参与办理反担保事宜外,个人还作为反担保保证人向申请人某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的可能。

乙集团公司、张某、王某对在《保证反担保合同》上签字盖章的事实均不持异议,且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张某、王某在《保证反担保合同》上签名捺印时,该合同手写部分为空白。退一步讲,即使当时为空白,张某、王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应当预料到在空白合同上签名将会产生授权对方当事人补记合同空白部分内容的法律后果,因此,在合同签名真实的情况下,不管以上被申请人主张的《保证反担保合同》中空白部分系对方事后补写的主张是否成立,其均应在担保的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另外,乙集团公司、张某、王某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某担保公司在签订《保证反担保合同》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因此,仲裁庭对上述抗辩主张不予支持。

2、《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规定“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被申请人张某、王某在涉案《保证反担保合同》上签字捺印,其虽抗辩系履行公司职务行为,但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且该二人身为乙集团公司董事多年,应当具有相应的风险意识,应该能够预见在《保证反担保合同》反担保人处签字捺印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应对自己的民事法律行为负责,因此,根据双方签订的《保证反担保合同》以及双方提供的证据并依据现行法律法规,仲裁庭认定被申请人张某、王某系本案适格被申请人,应与其他反担保保证人一起对申请人某担保公司承担反担保保证责任。

【结语和建议】

在日常经济活动中,当事人若没有为合同债务提供担保的真实意思表示,却出于其他原因在担保合同上签字,合同双方应在合同中加以说明,或在最后签字部分注明签字原因以及在该合同中的具体身份,避免事后产生歧义,确保规避不必要的法律风险。

为了维护社会经济活动的稳定,作为提供了担保的担保人,应严格遵守合同法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既然以担保人身份在合同担保人处签字捺印,在合同不具备无效、可撤销等法定事由的前提下,担保人就应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履行合同义务,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因责任承担产生纠纷后,法院或仲裁机构应严格依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对合同各方当事人的责任作出认定。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