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人某劳务分包公司对被申请人某公司就劳务分包合同纠纷提起仲裁案

申请人某劳务分包公司对被申请人某公司就劳务分包合同纠纷提起仲裁案缩略图

申请人某劳务分包公司对被申请人某公司就劳务分包合同纠纷提起仲裁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根据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3年6月签订的《劳务分包专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和申请人向本会提交的《仲裁申请书》,仲裁委于2016年5月受理了当事人之间上述合同项下的争议仲裁案。

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于2013年6月签订《劳务分包专项合同》,申请人实际于2013年2月入场开始施工,2015年1月主体结构封顶。后因被申请人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双方协商一致,申请人不再对合同约定的二次结构进行施工。二次结构的费用在工程款总额中按合同约定的200元每立方米扣除。申请人于2015年1月撤出场地。被申请人至2015年2月才陆续付款共计24000000元。 2016年3月被申请人书面通知申请人,按照被申请人的计算,申请人施工工程量为99000平方米。此结果与申请人计算的实际施工量105000平方米不符。造成双方计算工程总价不一致,且双方协商未果。被申请人计算的工程总价款为32175000元(已扣除回填土495000元),应扣除数额为4000000元 (不包括回填土), 已付款项为24000000元,未付款项为4175000元。申请人计算工程总价款为34650000元,应扣除数额为2500000元(包括回填土及二次结构),已付款为24000000元,未付款为8150000元。还有,申请人实际施工的合同外工程变更增加款为600000元,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租用工具的租赁费200000元。因双方不能就工程量和工程款协商一致提起仲裁。

被申请人认为,一、该案工程量及合同价款。申请人诉称的工程总价款所依据的工程量不实。二、该案合同价款的结算。根据合同约定,申请人未履行二次结构劳务工程,属于合同违约行为。三、合同价款的支付。该案劳务分包工程主体于2014年7月封顶,根据合同第四条第2项约定支付至申请人合同价款95%和质保金的条件均尚未成就,故不应支付。四、合同外工程变更和工具租赁费。2、申请人要求支付租赁费于法无据。

【争议焦点】

申请人请求被申请人劳务款是否能得到支持?

【裁决结果】

一、关于争议事实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劳务分包专项合同》,约定申请人承包被申请人发包的某工程,承包范围为图纸范围内主体结构工程、二次结构和建设单位主体结构变更等全部工作,承包形式为劳动大清包。合同第三条约定合同价款的确定原则为按照某省08预算定额的建筑面积计算规则,验收一次通过,承包价330元/平方米,回填土如果不在承包范围内,单平米价格减去5元/平方米。工程保修按国家规定执行,保修期满无质量问题一次性支付保修金。

申请人于2013年2月开始进场施工,于2015年1月撤场。申请人认可合同范围内的回填土和二次结构部分未予施工。双方对回填土单价为5元/平方米,二次结构的工程量为12000m3均予认可。双方确认被申请人已支付的工程款数额为2400万元。

另查明,在该案首次开庭后,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于2017年1月签订了《某劳务专项承包结算确认书》,约定:申请人承包的涉案工程内容包括主体结构和二次结构,后来双方协议二次结构不再由申请人施工,被申请人另行发包给第三方公司施工。就已完成施工的主体结构,被申请人尚有部分工程款未给付申请人,申请人已向石家庄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现双方协商一致,由被申请人再付申请人720万元了结此案。

二、关于合同的效力

仲裁庭认为,该案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可以作为审理该案的依据。

三、关于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工程款8150000元及合同外工程变更增加款,共计8950000元的仲裁请求。

仲裁庭注意到,对于涉案工程价款,申请人于2017年1月申请对某工程主体工程量、对主体变更洽商的工程量以及工程价款进行鉴定,但确定鉴定机构后,经仲裁庭书面通知,申请人未预交鉴定费用。

仲裁庭另注意到,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于2017年1月签订的《某劳务专项承包结算确认书》中约定双方协商一致被申请人再付申请人720万元了结该案。

仲裁庭认为,对合法有效的合同,双方均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严格履行。关于工程价款的数额,合同第三条第1款仅约定了计价规则为按照河北省08预算定额的建筑面积计算规则计算的建筑面积乘以单价330元/平方米,但未明确具体的建筑面积。因双方对申请人的实际施工面积存在较大争议,申请人作为施工单位应就其主张的实际施工面积及相应的结算价款承担举证责任。但申请人在向仲裁庭申请对涉案工程的工程量和工程价款进行鉴定后,经仲裁庭书面通知,未在指定时间内预交鉴定费用,应视为放弃鉴定申请,故其主张该案工程量及工程价款缺乏证据支持,仲裁庭不予采信。在仲裁期间,双方以庭外自行和解的方式签订了2017年1月结算确认书,从该确认书中“被申请人再付申请人720万元了结该案”的表述可以看出签署确认书的本意是双方在综合考虑该案各项争议后达成的一揽子解决方案,体现了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应视为双方对工程结算价款的最终确认。虽然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未按结算确认书第6条约定的履行进度履行房产抵顶义务,其享有对结算确认书的解除权,但被申请人在第二次开庭时当庭表示未通知被申请人解除结算确认书,且即便被申请人行使了解除权,在该案恢复仲裁程序后,亦不能免除申请人其主张的工程价款数额继续承担举证责任,在申请人放弃鉴定且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工程价款具体数额的情况下,应由申请人承担举证不能责任。鉴于被申请人在结算确认书中认可尚欠付申请人工程款720万元,故仲裁庭对该欠款数额予以确认。

四、关于被申请人辩称的申请人未施工二次结构并在主体封顶后擅自撤场构成违约,应按其另找第三方施工二次结构发生的费用扣除工程款并主张申请人应按合同第十三条第2.6项约定承担5元/平方米违约金,因被申请人主张的事实发生于结算确认书签署之前,应视为其认可的720万元欠款数额已综合考虑了该项因素,被申请人亦未就其主张的违约金提出仲裁反请求,故被申请人的该项辩解不能成立。

五、关于申请人已接受被申请人抵顶的房产,在庭审中申请人虽口头表示可以退回已抵顶房产,但截至裁决作出之日,申请人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将抵顶房产退还给被申请人,故抵顶房产应视为被申请人支付了相应的工程价款。

仲裁庭对申请人的该部分仲裁请求予以支持。

【相关法律法规解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

【结语和建议】

此案例是较为典型的劳务分包合同,案例中的申请人称应当按照合同约定,被申请人支付劳务款,但是在仲裁庭要求当事人鉴定并得出结论有利于查清事实,申请人未进行鉴定,属于举证不能。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以及为了避免事实不清,做出了上述裁决结果。

合同法的作用巨大,保护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持续,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合同法不仅是人们在经济交往中的必须遵守的基本规则、准绳,也是合同当事人权利保护的利器,更是国家管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有力法宝,这部法律的实施,有利于在全社会形成诚实守信、重合同、守契约的良好风尚。当事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一定要提供相应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主张,否则,造成的不利后果应该由当事人承担。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