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仲裁委员会就申请人刘某对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借款合同纠纷进行仲裁案

襄阳仲裁委员会就申请人刘某对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借款合同纠纷进行仲裁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申请人刘某和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于2018年11月30日签订《投资协议书》,协议载明:企业法人借款方(甲方)为…

襄阳仲裁委员会就申请人刘某对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借款合同纠纷进行仲裁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申请人刘某和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于2018年11月30日签订《投资协议书》,协议载明:企业法人借款方(甲方)为某文化传播公司,自然人出资方(乙方)为刘某。协议约定:某文化传播公司受项目方委托,向特定自然人及机构团体进行资金私募,旨在快速推进项目方的项目建设。甲乙双方在对本协议所有条款内容全部知悉、理解、掌握的前提下,自愿签署本协议,确保签署后不再对本协议条款的内容及释义发生异议。甲乙双方本着平等自愿、互利诚信的原则,共同达成如下协议:第一条:甲方声明。1、乙方须在理解并完全正确认同本协议条款赋予双方的权利与义务前提下签订此协议;2、乙方必须具有独立签署本协议的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3、乙方投资的资金为自有资金,如因乙方资金问题引起的纠纷,一切后果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本协议一经签订乙方不得中途抽回投资资金,如有特殊情况确须抽回资金,投资红利按银行同期活期利息计算,并支付4%违约金。第二条:甲方的权利与义务。1、甲方保证将乙方投资资金定向用于项目方的项目建设;2、甲方在乙方投资期满后五个工作日内,应返还乙方的全部投资本金和支付最末一期的红利;如期满未按协议要求返还给乙方,甲方每天按乙方投资金额的2‰作为违约金支付给乙方,同时正常给付红利,直到全部返还本金和红利为止。3、甲方有义务按照本协议的约定,本着出资方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处理相关事务。第三条:乙方的权利与义务。1、乙方同意按照本协议的约定出资,在协议签定当日将所约定资金全部汇入甲方指定银行账户;2、乙方享有分红的权利,如甲方无故不能按时足额支付红利,乙方有权要求甲方全额返还其投资资金;3、乙方有权了解甲方资金的使用情况和目标项目的进展情况,但行使该权利时以不影响项目正常经营秩序为限。第四条:投资金额及红利标准。1、乙方向甲方投资人民币(大写)叁拾万元(小写30万元),期限为12个月,自2018年11月30日至2019年11月29日止,到期本金和最末一期红利一并结清;2、甲方从出资到账日开始,于出资对应日每月(月/季)支付6000元给乙方作为红利。第五条:协议终止。本协议期满,甲方将乙方所投资资金全额返还给乙方,协议终止。第六条:违约责任。甲方应确保乙方所投资金的安全,除国家法律规定不可抗力因素之外,造成乙方投资的损失,由甲方和项目方共同负责对乙方进行补偿。第七条:纠纷解决。甲乙双方应本着友好协商的原则解决争议,如协商无果,则由公司所在地仲裁委员会仲裁,如因不可抗力导致本协议无法履行,则均不构成违约,其风险责任由双方各自承担或友好协商妥善解决。第八条:协议的生效及持有。本协议经甲乙双方签署,自签订之日起生效。一式两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具备同等法律效力。未尽事宜,可签订补充协议,补充协议视为本协议组成部分。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在协议落款甲方处盖有“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在甲方法定代表人(签章)处盖有印章;申请人在协议落款乙方处签有“刘某”字样。

上述协议签订前后,申请人刘某于2018年11月29日先后三次向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指定的收款人银行账户转账支付200000元,又于2018年12月17日向该收款人的同一银行账户转账支付100000元,合计300000元。此后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以该收款人的银行账户分三次每次6000元向申请人刘某的银行账户支付18000元的红利。此后,申请人刘某要求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支付后期红利及本金无果后,遂提起仲裁。

申请人请求:一、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偿还借款300000元并支付利息(自2018年11月30日起,以300000元为基数按月息2%计算至付清本息之日止。注:被申请人已于2018年12月-2019年2月偿还利息3期共计18000元);二、仲裁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庭审中,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没有到庭,也没有提出答辩意见。

【争议焦点】

一、本案是否符合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性质?

二、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指定的收款人收取申请人刘某300000元投资款的事实是否客观存在?

【裁决结果】

仲裁庭经审理,裁决如下:

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申请人刘某借款本金300000元,并支付该款自2018年12月17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24%计算的资金占用期间利息(从计算的利息总额中扣减被申请人已支付的15600元利息)。

【相关法律法规解读】

一、本案法律关系是否属于民间借贷?

根据最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六百六十七条:“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第六百六十八条:“借款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但是自然人之间借款另有约定的除外。借款合同的内容一般包括借款种类、币种、用途、数额、利率、期限和还款方式等条款。”及第六百七十二条:“贷款人按照约定可以检查、监督借款的使用情况。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向贷款人定期提供有关财务会计报表或者其他资料”。

从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双方签订的《投资协议书》主体来看,协议书明确写明某文化传播公司为“企业法人借款方”,申请人刘某为“自然人出资方”;从协议的内容来看,申请人刘某作为出资方仅有权了解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对该资金的使用情况和目标项目的进展情况,不参与项目的经营,且不得影响项目正常经营秩序;申请人刘某仅承担出资义务,享有在一定期限内收回出资的本金及利息(红利)的权利,投资期满后被申请人返还申请人的全部投资及红利,否则按日承担投资金额2‰的违约金;申请人刘某不承担投资经营的风险。故本案符合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性质,仲裁庭支持了申请人刘某以民间借贷关系要求被申请人偿还借款本息的主张。

二、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指定特定收款人收取申请人刘某300000元投资款的事实是否客观存在?

首先,《投资协议书》第三条第1项约定“乙方同意按照本协议的约定出资,在协议签订当日将所约定资金全部汇入甲方指定银行账户”。该协议签订时间为2018年11月29日,而申请人刘某于2018年11月29日就将300000元投资款中的200000元转入到某收款人的银行账户,又于2018年12月17日将剩余100000元投资款再次转入到该收款人的银行账户,对此事实,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并未提出异议,应当认定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依据协议约定,指定某收款人个人的银行账户作为其公司的收款账户。

其次,申请人刘某向本委提交的其和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法定代表人曲某于2020年6月9日的通话录音证据、自2019年12月19日至2020年6月22日的微信聊天截图证据的内容显示,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法定代表人曲某认可对申请人刘某所负的300000元债务。

第三,申请人刘某在其《仲裁申请书》中明确请求“依法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偿还借款300000元并支付利息”,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收到本委向其送达的《仲裁申请书》副本后,未向本委提出异议。据此,本委认定被申请人某文化传播公司指定特定收款人收取申请人刘某300000元投资款的事实存在。

【结语和建议】

本案当事人之间签订的是《投资协议书》,从协议名称上难以直观判断本案所涉及的法律关系,但根据双方的合同内容,仲裁庭判断双方名为投资,实为借贷。合同中双方确定了具体的借款人、出借人、借款利息、还款期限、违约条款等内容,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仲裁庭将此案定性为借款纠纷。

随着市场化的不断深入,琳琅满目的合同陆续出现在民商事活动之中,审理案件仲裁员的首要思路是确定案件所属的法律关系,而涉案合同是法律关系的重要载体,合同的形式和内容千变万化,需通过分析双方的权利义务分配,合同的履行方式、履行概况来综合判断案件所属法律关系。在本案中若投资协议在权利义务分配上更倾向于共同盈利,共担风险,那么也许当事人之间便是一种合伙、合作关系。这种合伙、合作内部矛盾纠纷与民间借贷法律纠纷所适用的法律条文定是相去甚远了。

首页
律师微信
律师电话
搜索
微信扫一扫在移动端查看网站

微信扫一扫
在移动端查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