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人某中标公司对被申请人某招标公司就服务合同纠纷提起仲裁案

申请人某中标公司对被申请人某招标公司就服务合同纠纷提起仲裁案缩略图

申请人某中标公司对被申请人某招标公司就服务合同纠纷提起仲裁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07年11月,被申请人B公司就涉案项目工程造价咨询、合同管理及招标代理顾问服务进行招标,并发出了《招标文件》。经招投标程序,申请人A公司中标,并于2008年1月4日与被申请人签订了《服务合同》。该合同约定了申请人的具体服务事项、项目建筑面积、计划工期等内容,还约定申请人的顾问服务费为包干性质,合计人民币3,260,000元。

《服务合同》签订后,由于实际服务期限延长,申请人认为其提供的服务内容已远远超出合同约定,且涉案工程面积、工程投资额、人工成本等各方面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均有重大变化,已构成情势变更,如继续按照原合同约定支付服务费对申请人明显不公,故申请人基于《服务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于2017年9月14日向深圳国际仲裁院申请仲裁,请求被申请人支付增加工作成本人民币5,015,460元并承担仲裁费等为实现债权支出的费用。

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以服务内容增加及情势变更等为由要求增加服务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与合同约定内容相悖,不应得到支持。

【争议焦点】

尚未导致合同基础丧失的非重大变化是否构成情势变更?

【裁决结果】

(一)被申请人应于本裁决作出之日起二十日内向申请人支付增加工作成本的补偿费用人民币944,000元;

(二)本案仲裁费人民币145,232元,由申请人承担80%即人民币116,185.60元,被申请人承担20%即人民币29,046.40元。申请人已足额预缴人民币145,232元,抵作本案仲裁费不予退还。被申请人应于本裁决作出之日起二十日内向申请人支付仲裁费人民币29,046.40元;

(三)驳回申请人提出的其他仲裁请求。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下称《合同法解释二》)第二十六条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上述规定是情势变更原则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裁判依据,其经济价值在于,如果在合同订立以后发生特定重大变化导致合同原本预设的经济利益无法实现,或利益平衡被打破,法律可施以相应的救济以维护或修复这种经济利益的平衡。该原则的初衷是赋予裁判者在双方当事人合同意思之外重新分配经济风险与收益的权力,一方面,在适用得当的情况下,情势变更原则将有利于维护公平正义,促进经济发展;另一方面,情势变更原则也大大增加了裁判者的自由裁量权,如适用不当反而可能会损害合同一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给市场经济秩序造成不良影响。因此,在司法实践中适用情势变更原则需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并围绕以下五个方面的构成要件进行审慎判断:1.发生情势变更的事实,合同成立时所赖以存在的客观情况发生了重大变更;2.该情势变更并非不可抗力造成,也不属于商业风险;3.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到该情势变更;4.情势变更发生在合同成立以后、履行完毕以前;5.情势变更发生以后,如果继续履行原合同对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或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案例评析】

本案申请人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注册设立的企业法人,故本案所涉法律关系具有涉外因素,首先应确定《服务合同》的准据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条规定:“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可以明示选择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法律。”根据上述规定,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在其签订的《服务合同》第6.1条中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约定合法有效,《服务合同》的准据法为中国内地法律。

申请人在本案中以情势变更为由,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其增加的服务成本费用,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与合同约定内容相悖,不应得到支持。故本案的核心争议焦点是申请人关于情势变更的主张是否成立,笔者围绕情势变更原则的构成要件并结合本案事实逐一分析如下:

1.发生情势变更的事实,合同成立时所赖以存在的客观情况发生了重大变更。所谓“情势”,是指合同成立时所依赖的客观情况;所谓“变更”,是指合同赖以成立的环境或基础发生异常变动。本案申请人所主张的服务期限延长、建筑总面积增加、工程投资额增加、人工成本增加等事由均属当事人主观意志作出的调整,上述调整虽然会增加申请人的合同负担及工作成本,但并不会导致合同基础丧失,亦不会致使申请人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在本质上是双方是否等价有偿的问题。

2.该情势变更并非不可抗力造成,也不属于商业风险。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同上述理由,申请人主张的变化情况均属当事人主观意志作出的调整,不存在不能避免或不能克服的情况,明显不属于不可抗力。同时,就本案的具体情况而言,案涉项目工期延长、建筑总面积增加、工程投资额增加、人工成本增加虽然导致了合同的成本增加,亦间接造成申请人的利润减少,但这并不意味着继续履行合同会对申请人明显不公,申请人主张的上述情况应属于正常的商业风险。

3.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到该情势变更。无法预见,是指双方当事人没有预见且不可能预见。情势变更与商业风险的重要区别之一就是可预见度的不同,情势变更要求当事人不具有预见的可能性,而商业风险则相反。在订立合同时,如果当事人虽未预见,但客观上存在预见可能性的,应由该当事人自行承担不利后果。本案申请人所主张的变化情况均是基于当事人意志所作出的调整,属于商业风险的范畴,申请人对上述调整亦是知悉并确认的,故不符合无法预见的构成要件。

4.情势变更发生在合同成立以后、履行完毕以前。申请人所主张的变化虽然发生在合同成立以后、履行完毕以前,但是上述情况并不符合情势变更的其他要件。

5.情势变更发生以后,如果继续履行原合同对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或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如上所述,本案申请人所主张的事由虽然会增加申请人履行合同的成本,造成利润的减少,但上述事由均是基于当事人主观意志所作出的调整,并未导致合同基础丧失,亦未致使申请人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对于利润减少的问题,如仲裁庭意见,申请人可依据等价有偿原则主张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故继续履行合同并不会对申请人明显不公。

综上所述,仲裁庭认为申请人所主张的工期延长、建筑总面积增加、工程投资额增加、人工成本增加等变化情况均未导致合同基础丧失,不构成情势变更。

【结语和建议】

在从事市场经济活动过程中,合同当事人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变化,但并不是所有的变化都能构成情势变更,只有该变化在符合法定构成要件的情况下,当事人方能适用情势变更原则进行权利救济。作为救济制度,情势变更原则赋予了裁判者在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之外重新分配经济风险与收益的裁量权,如运用妥当,将有助于维护交易安全和市场秩序,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情势变更的具体情形难以简单概括,加上实务中的个案情况纷繁复杂,这给裁判者准确适用情势变更原则带来不小的难度。如何避免因恣意适用情势变更原则而造成新的利益失衡,是裁判者需要重点研究的课题。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适用情势变更原则应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紧紧围其各项构成要件进行综合分析、审慎判断,从而消弭因情势变更适用不当所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