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诉深圳市帕纳投资有限公司科技成果权属纠纷案

律师代理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诉深圳市帕纳投资有限公司科技成果权属纠纷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诉深圳市帕纳投资有限公司科技成果权属纠纷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家用电器;科技成果;权属纠纷

【业务类别】

民事诉讼

【法院判决时间】

2013年6月 3 日

【法院名称】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张旺;谭锡寅

【律师事务所名称】

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上诉人(一审被告):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下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深圳市帕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投资公司”)

松下公司是一个著名的外资技术类企业,历史悠久,由其研制开发的各种家用电器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家庭。

2006年2月27日投资有限公司与松下公司签订了《地铁屏蔽门体设计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由投资公司作为设计主体,在2006年3月1日之前提供设计方案,由松下公司依据方案的设计图纸进行辅助和工程施工设计。图纸设计费人民币5万元,对该技术方案双方共同拥有知识产权。根据协议约定,合同签订后松下公司即向投资公司支付了图纸设计费人民币5万元,但投资公司一直未向松下公司交付设计图纸。后松下公司又与其他合作单位共同设计开发了地铁屏蔽门技术成果,并取得了十多项专利证书。投资公司遂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依法确认投资公司对地铁屏蔽门技术成果享有50%的知识产权。

松下公司在一审全面败诉的情况下,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对地铁屏蔽门技术成果享有100%的知识产权。

本案的焦点问题有三个:一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合作协议》是否实际履行;二是被上诉人的科研成果是否已经交接给上诉人;三是上诉人是否自行研发地铁屏蔽门技术,并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

【代理意见】

代理律师作为上诉人代理人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合作协议》并未实际履行,被上诉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履行了《合作协议》中交付技术图纸的义务。

被上诉人在2006年之前,是松下照明灯具产品的经销商。在上诉人开拓地铁屏蔽门市场过程中,被上诉人称其有特殊关系,可以帮助上诉人取得地铁屏蔽门工程项目。于是,双方签订了《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补充合同、《业务委托基本合同》,由被上诉人参与上诉人的地铁屏蔽门招投标活动,并且,在工程中标后,被上诉人可以按照销售金额比例提取报酬。因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纯粹的业务推广代理关系。

本案一、二审庭审中被上诉人一直主张其已将技术图纸交付给了上诉人,但自始至终没有向法庭出示过任何交付证据,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曾主张是通过电子邮件和硬盘的形式将图纸交付给上诉人,但却连电子邮件的具体发送时间都无法确定,图纸的交付过程是双方《合作协议》中被上诉人履行的主要义务,但被上诉人却连交付的时间都不清楚。二审庭审中被上诉人又主张技术图纸是其2006年3月1日在天豪酒店当面交付给上诉人的,但也提供不出任何交付证据。事实上,被上诉人从未向上诉人交付过技术图纸,因此,被上诉人根本不可能记得确切的交付时间,更不可能拿出交付证据。

二审庭审中被上诉人称其当初设计技术图纸的所有原始资料和工作痕迹都没有任何留存,这显然不符合常理,这一点更加说明被上诉人从未设计过技术图纸。

(二)本案中被上诉人没有任何地铁屏蔽门技术成果的权属证据,一审法院适用推理原则认定本案重要事实,缺乏证据,违背公平原则。

原审法院不能仅依据上诉人和被上诉人2006年2月签订过《地铁屏蔽门门体合作协议》,就理所应当的认为只要上诉人持有该技术,就一定是履行该合作协议的结果。被上诉人是一审原告,根据我国证据规则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被上诉人作为原告,首先应当举证证明其对于地铁屏蔽门门体技术享有所有权,而本案中被上诉人一、二审均没有提供任何直接权属证据,甚至连技术图纸的原始资料都没有。

上诉人在一审过程中,一方面出于技术保密原因,未提供地铁屏蔽门的技术来源证据,另一方面,上诉人认为在被上诉人根本不存在任何相关技术研发事实的情况下,原审法院根本不会支持一个毫无事实依据和证据支持的诉讼请求。但一审法院在审理如此严谨的技术成果纠纷案中,却利用一个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链条作出了明显与事实不符的判决,损害了上诉人历经数年,花费数百万元研发而成的知识产权,违背了法律最基本的公平公正原则。

(三)上诉人为研发地铁屏蔽门技术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并与多个合作单位签订过《技术合作合同》,共同研发。

1.被上诉人根本不具备地铁屏蔽门的技术开发能力。

首先,如上所述,被上诉人此前,一直作为上诉人的产品销售代理,从没有技术开发的历史,也没有技术开发的实力。相反,上诉人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自动门的设计生产。目前,与地铁屏蔽门相关的设计生产部门齐全,人员丰富,在设计开发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其次,地铁屏蔽门系统设计,需要投入大量的研发资金。上诉人在研发生产屏蔽门系统过程中,不但调动了松下海内外各部门的设计精英参与,而且投入大量资金与国内外的权威公司及院校进行了全方位的合作开发设计,如上海同济大学下设的济达公司、日本的扶桑公司、寺冈公司等,并且向松下公司以外的合作开发伙伴支付了上百万元的设计开发费用。反观被上诉人,一个从来没有涉足地铁屏蔽门的研发销售,也没有其他技术开发历史的小公司,仅凭五万元的研发费用就能研制出产值动辄上亿元的地铁屏蔽门技术?

2.被上诉人根本没有开发过涉案屏蔽门技术。

如上所述,上诉人的地铁屏蔽门技术研发生产活动自2005年起至2008年完成的首都机场国门一号线首个屏蔽门工程,历时近3年,投入资金数百万元,由数家大型公司合作研发而成。而被上诉人称其按照其与上诉人签订的《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完成了技术开发,并且向上诉人交付了设计成果。设计图纸的交付是《合作协议》中被上诉人履行完毕合同义务的最重要的标志,但令人不解的是:在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曾主张是通过电子邮件和硬盘的形式将图纸交付给上诉人,但却连电子邮件的具体发送时间都无法确定。事实上,被上诉人从未向上诉人交付过技术图纸,更不可能拿出交付证据。更加令人吃惊的是:被上诉人自身设计开发的技术成果竟然没有文字、图纸或电子版本的原始档案,这根本超出了事之常理。因此,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被上诉人根本没有研发过屏蔽门技术。

3.被上诉人一审中用以证明其研发的屏蔽门技术的载体,是上诉人用于广州地铁3号线的投标书中载明的技术,该招投标材料是公开的。且广州地铁3号线的招投标活动发生于2009年3月,该技术与2008年由各大公司联手数年研制完成的首都机场国门一号线屏蔽门技术之间已有很大的改进、区别。因此退一步讲,如果被上诉人确实提供过屏蔽门技术,那么,被上诉人如何证明上诉人2009年使用的技术就是2006年的技术?

4.被上诉人认可上诉人对涉案地铁屏蔽门享有全部知识产权。

双方签订的《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第9.1条对涉案屏蔽门技术的归属作了明确约定,被上诉人认可上诉人享有全部屏蔽门的知识产权,并在协议上签字盖章确认。至此,双方对涉案屏蔽门技术的归属已无争议。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清事实后,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判决结果】

本案的审理过程经历了漫长复杂的过程,前后历经三次开庭,历时一年零三个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于2013年6月3日作出二审判决,判决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对地铁屏蔽门技术成果享有100%的知识产权。至此,由诚功所律师代理的上诉人松下公司在本案中取得了完胜。

【裁判文书】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鲁民三终字第244号民事判决。

【案例评析】

代理律师接受委托后,认真查阅了一审的审判卷宗和判决书,认为该案属于知识产权案件中非常典型的技术成果权属纠纷案。本案中,某投资有限公司究竟有无真正进行过技术图纸的设计工作让人感到扑朔迷离。一审法院运用推理的方式来认定双方当事人之间在签订合同之前就已经进行了技术图纸的交接,但投资有限公司却连自己曾经进行过技术图纸设计的工作痕迹证据都无法提供,既没有工作记录,也没有设计底稿和设计草稿,原、被告双方更无任何交接证据。代理律师根据这些一审审理过程中的疑点,很快确定了二审的代理思路:提交证据证明松下公司技术图纸的合法来源,以及松下公司研发该技术的技术成本。本案中松下公司申请的地铁屏蔽门技术的相关专利就有十几种,其中包括发明专利、外观设计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其技术成本多达数百万元,由数家大型公司合作研发而成,该技术日后给合作企业带来的经济利益可能突破亿元。而按照投资有限公司的说法,其仅付出了五万元的设计成本就可以获得上千万的利益回报,显然不切实际。

经过和委托人一起搜集有利证据,最终在庭审过程中,松下公司提交了七份新证据用以证明地铁屏蔽门技术系其自主研发,其中包括保密协议、技术资料(含图纸)、咨询合同、技术合同、技术协作合同和所有的汇款凭证及发票。

【结语和建议】

本案二审法院明确了举证责任的分配原则,认为技术内容、技术载体和研发过程是认定知识产权权利归属的基础性证据,投资公司作为一审的原告因为无法提供研发的基础性证据最终败诉。因本案影响重大,民三庭经慎重研究报请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研究,经过数次讨论研究,认可了我方针对焦点问题提出的代理意见,最终一致同意改判。该案是近几年来山东省高院民三庭经院审委会研究改判的唯一知识产权类的案件。该案的审理结果对将来该类案件的审理思路和裁判具有一定的示范性。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