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委托为万某某滥用职权辩护案

律师受委托为万某某滥用职权辩护案缩略图

律师受委托为万某某滥用职权辩护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滥用职权;撤回起诉;辩护;强制执行

【业务类别】

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6-9-13

【法院名称】

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于凯

【律师事务所名称】

北京大成(青岛)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被告人万某某,原威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环翠分局(以下简称环翠区工商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因涉嫌滥用职权罪被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高区检察院)于2015年9月11日取保候审。

高区检察院向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区法院)起诉指控犯罪嫌疑人万某某两项犯罪事实:

其一,“2011年3月,环翠区工商局对威海市军粮供应站(以下简称军粮站)销售未取得生产许可证列入目录产品依法作出了没收非法所得3345元,罚款76655元的行政处罚意见后,万某某等滥用职权,违法减轻处罚,将行政处罚决定改为罚款16655元,造成国家损失63345元。”

其二,“2012年11月,环翠区工商局对威海冠芝霖手机大卖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芝霖手机大卖场)商业贿赂作出罚没人民币7177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在法院执行了358850元作出中止执行裁定后,万某某主持召开环翠区工商局案件审议委员会,作出向法院撤销对剩余罚没款强制执行的申请,并对剩余罚没款不再收缴,给国家造成损失358850元。”

【代理意见】

在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我接受万某某的委托代理本案。此时,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局(以下简称职侦局)的移送起诉意见书还包括一笔万某某在冠芝霖手机大卖场商业贿赂案中违规减轻处罚361703.7元的指控,并建议起诉。

经仔细阅卷并向犯罪嫌疑人调查,我了解到该案中提及的减轻361703.7元处罚是因为环翠区工商局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发现该笔款项为佣金,有证据证明双方均已入账,认定贿赂是错误的,所以将其从处罚中减掉。辩护律师因此向高区检察院公诉科(以下简称公诉科)提交法律意见书,认为该部分起诉意见是在没有查清事实基础上作出的,万某某是依法行政,不存在滥用职权的行为,该意见被公诉科采纳,退回职侦局补充侦查。

职侦局还是抓住冠芝霖手机大卖场不放,又向公诉科移送上述对358850元放弃追缴,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的起诉意见书。而此次,公诉科不再退查,将该笔指控起诉到法院。

此时,辩护的侧重点转移到万某某的此项行为是否违反法律法规的权限和程序,是否滥用职权的辩点上。从起诉书的用词可以发现,万某某为此事曾经主持召开过一个案件审议委员会,那么,审议的内容是什么?做出了怎样的决定?有哪些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证据需要调取,成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经努力,辩护律师向万某某所在单位调取了《威海市环翠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函》(以下简称公函),该书证足以证明万某某涉及该笔款项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2016年1月21日上午9:00,本案在荣成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庭调查阶段,本律师向法庭出示了“公函”,并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起诉书关于万某某等人对冠芝霖手机大卖场剩余罚没款不再收缴,给国家造成损失358850元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法律依据不足。

2012年11月,环翠区工商局对冠芝霖手机大卖场商业贿赂案作出罚没人民币7177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依法申请环翠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在环翠区人民法院执行回358850元后,冠芝霖手机大卖场再无履行能力,环翠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中止执行的裁定。

在接到环翠区人民法院的中止执行裁定书和冠芝霖手机大卖场的“申诉书”后,环翠区工商局局长李某决定召开案件审议委员会,进行集体审议,其依据的是《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84条的规定:“对原行政处理决定重新审查,审查结论一般应当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会议集体讨论决定”。案件审议委员会由万某某代理李某局长主持,与会的十一位委员围绕剩余罚没款是继续申请强制执行还是申请撤销执行,充分发表了意见。各位委员认为冠芝霖手机大卖场已改正了违法行为,缴纳一半罚没款已达到惩戒目的,本着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十一位委员一致同意向法院申请撤销执行,并据此会议制作公函。审议结果报李某局长后,以环翠区工商局的名义向环翠区人民法院提出了撤销的申请。环翠区人民法院依法审查后向环翠区工商局下达了终结执行裁定书。

综合上述“公函”的内容及案卷材料,足以证明“不再罚没剩余的358850元,是环翠区工商局根据环翠区人民法院的中止执行裁定书,按照环翠区工商局的议事规则,召开会议集体研究一致同意的合法行政行为,万某某在此过程中没有任何超越法律、行政法规,滥用职权的行为,因此,公诉科对万某某的该项指控不成立。

针对被告人在军粮站一案的指控,辩护律师提出:

案卷材料证明:同案李某局长在笔录中证明,万某某没有参与对军粮站的减轻处罚的决定过程,是其直接决定减免63345元并让田某某办理,田某某事后找万某某签了字。

此外,军粮站具有以下减轻处罚的情节:第一,军粮站于2010年12月从东北购进预包装大米重新包装,其销量少,没有质量问题,获利共计3345元,从案发到被查处时间较短,违法行为轻微并能及时改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和社会不良影响。第二,环翠区工商局对军粮站案的立案时间是2011年2月23日,同年1月10日威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决定同意受理军粮站《食品生产许可证》的申请,下发了受理决定书(威受字[2011]第400号),表明在案发前,军粮站已经依法向威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提交了许可证申请。第三,军粮站是全民所有制企业,是国有企业,其财产全部属于国家所有,对其依法减轻处罚没有也不能造成国家财产损失。

基于上述事实,环翠区工商局依据《行政处罚法》、《关于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正确行使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的指导意见》等相关规定,对军粮站减轻处罚,符合法律规定。

【判决结果】

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裁定:准许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撤回对万某某的起诉。

【裁判文书】

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12月14日提起公诉,并于2016年3月11日建议延期审理。本案于2016年4月10日恢复审理。公诉机关于2016年7月8日再次建议延期审理。2016年8月5日,本案又依法恢复审理。在诉讼过程中,公诉机关于2016年9月13日向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递交撤回起诉决定书,要求撤回对万某某的起诉。

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认为,公诉机关在审理过程中、宣告判决前撤回对部分被告人的起诉,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准许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撤回对万某某的起诉。

【案例评析】

本案的成功之处在于:代理律师及时与当事人及公诉人进行了有效沟通;调取了关键证据。

首先,正是因为本律师在接受委托代理后,第二天即到高区检察院查阅案卷,并多次与当事人万某某进行沟通,核实了环翠区工商局财务科的会计凭证,才能够发现职侦局起诉意见书中冠芝霖手机大卖场一案减轻处罚的361703.7元系佣金,万某某涉及该笔款项不构成犯罪这一事实;其次,也正因为本律师将发现的该事实及时与公诉人进行了充分有效的沟通,辩护意见才能被公诉人采纳,最终成功为当事人在审查起诉阶段打掉一笔指控。

在高区检察院又以万某某在冠芝霖手机大卖场一案中,不再罚没余下的358850元为由重新指控时,本律师申请高区检察院向环翠区工商局调取针对该项指控有利于万某某的证据,高区检察院不调取。本律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向环翠区工商局调取了“公函”。正是这份“公函”,最终使高区检察院向高区法院撤回了起诉。所以,虽然在调取证据过程中会遇到诸多困难,但是律师不能因此却步,而应为此竭尽全力,因为可能就是那份关键证据会逆转整个案情。

【结语和建议】

本案判决结果是高区法院裁定准许高区检察院撤回对万某某的起诉。撤回起诉是检察院的一项权利,这无疑义,不过,检察院应当慎重行使该项权利。当前我国刑事诉讼中,撤回起诉往往成为无罪判决的下台阶式的替代品,建议对于错误的指控应该由法院通过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来实现。如果允许检察院撤回起诉,这种迂回式解决办法既僭越了法院的审判权,也剥夺了被告人本应获得无罪的权利。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