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铜陵市某商贸公司诉广州某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

律师代理铜陵市某商贸公司诉广州某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铜陵市某商贸公司诉广州某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代理;物流;运输合同

【业务类别】

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09年4月21日

【法院名称】

上海海事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陶然亭

【律师事务所名称】

安徽宪达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08年9月铜陵甲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向香港乙公司销售一批服装,出口至巴西,贸易方式为FOB,支付方式为T/T。为完成该交易,经乙公司要求,丙公司联系了广州丁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丁公司”),并通过电子邮件向丁公司发出了货运委托书,要求签发通知方为乙公司的指示提单。在未得到货运委托书正式回复的情况下,通过电子邮件联系,甲公司将货物送至位于上海的丁公司委托的代理公司指定的仓库。乙公司要求甲公司支付装船前的费用,甲公司支付后告知了乙公司委托的货物承运人U航运公司。基于FOB贸易方式,乙公司作为货物的买方,委托U航运公司经办运输事宜,U航运公司遂又委托丁公司出运该批货物。丁公司作为无船承运人遂委托台湾G船运公司运输,并签发了托运人为乙公司,收货人与通知方均为S公司 ,起运港上海,目的港桑托斯的记名提单。

10月14日,货物抵达目的地。期间,甲公司多次向丁公司主张要求按照货运委托书的内容签发提单并交付给甲公司,但丁公司坚持认为其接受的是U航运公司的委托,没有向甲公司交付提单的义务。

10月22日、23日,甲公司在没有取得提单的情况下与U航运公司联系,要求其向乙公司放单,否则无法收到货款。U航运公司则回复要求甲公司提供放单担保。

10月24日,U航运公司向甲公司支付了海运费后,甲公司将正本提单交付给了U航运公司。10月25日,U航运公司告知甲公司其已经掌握提单,并称已经产生大量的滞港费用,要求甲公司尽快决定是否放单并提供担保。

10月25日12:27时,甲公司告知U航运公司同意将提单交付乙公司,12:35时,U航运公司再次要求甲公司对放单免责进一步确认,甲公司未予回复。

10月27日,U航运公司告知丙公司提单已经交付乙公司,10月30日货物被人提走。

11月20日,甲公司在货物委托书上盖章确认通过电子邮件回复给了甲公司,一并回复的还有一份载明托运人为甲公司但未经签章的提单格式文件。乙公司后一直拒绝支付货款,甲公司货款无法收回。

【代理意见】

甲公司代理律师经研究发现:本案是一起涉及当事方较多,法律关系较为复杂的案件。法律关系涉及涉外买卖合同、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以及货运代理法律关系等。进行诉讼,必须要选择正确的被告和正确的法律关系,否则可能会导致整个案件陷于被动。

在对案件材料的审查中进一步发现,甲公司几乎无法提供任何书面的证据,所有的材料全部通过电子邮件往来,甚至连书面的货物买卖合同、货物运输合同都没有。

经过与甲公司业务的具体经办人员多次沟通,遂决定选择丁公司为被告,以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提起诉讼。诉讼请求为要求法院判令丁公司赔偿甲公司的全部货物损失。诉讼地选择了货物的起运港所在地上海,上海海事法院依法受理了本案。

代理律师在办理本案中,首先通过法庭确认了双方邮件往来的信息和内容,固定了邮件及附件中的证据。并代表甲公司向法院提出以下代理意见:

一、关于甲公司与丁公司法律关系

本案中,甲公司将货运委托书发送给了丁公司,丁公司签章后于11月10日通过电子邮件附件形式向甲公司回传了该委托书,说明丁公司对该运输合同法律关系的追认。并且,与此同时丁公司向甲公司发送了将托运人标为甲公司的提单。

二、甲公司在本案中的法律地位

如前所述,甲公司与丁公司建立了运输合同关系,具有委托人和合同相对方的地位。即使,甲公司的合同相对方的地位不具备的话,甲公司同样具有托运人的地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二条第(三)规定“托运人”是指:1.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或者委托他人为本人与承运人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人;2.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或者委托他人为本人将货物交给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有关的承运人的人。而本案通过证据可以明显地看出,货物就是由甲公司根据丁公司的指示将货物交到指定地点的仓库,实际上也就是交付给了丁公司,一个无船承运人。

三、关于丁公司的义务

本案中,无论甲公司与丁公司是否建立有运输合同法律关系,都具有向甲公司提交提单正本的义务。在甲公司与丁公司建立了运输合同法律关系的前提下,丁公司具有合同的义务。如果甲公司未与丁公司建立运输合同关系,甲公司同样有义务要求丁公司签发提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72规定“货物由承运人接收或者装船后,应托运人的要求,承运人应当签发提单。”

【判决结果】

上海海事法院于2009年4月21日做出(2008)沪海法商初字第XX号民事一审判决:

被告丁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甲公司赔偿货款损失39,999.60美元。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09)沪高民四(海)终字第XX号民事判决:驳回丁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裁判文书】

上海海事法院于2009年4月21日做出(2008)沪海法商初字第XX号民事判决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涉及海上货物运输托运人的识别以及由此导致的无船承运人交付提单对象的认定问题。甲公司作为向丁公司实际交付涉案货物的托运人是不争的事实。通常情况下,除非具有相反的约定,丁公司作为无船承运人接收甲公司的货物后,理应向甲公司交付正本提单。由此直接导致甲公司失去提单控制权和贸易合同项下期得利益未能实现应当承担相应责任。被告丁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甲公司赔偿货款损失39,999.60美元。

丁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09)沪高民四(海)终字第XX号民事判决。判决认为:

甲公司在起运港实际交付了涉案货物,并向丁公司提出了有关正本提单的权利主张,丁公司作为承运人,在收到甲公司的货运委托书和甲公司要求将托运人一栏记载为甲公司的指示后,回传给甲公司的提单格式文件上确认,托运人为甲公司,表明双方已经就此达成合意,也给甲公司以合理期待。

丁公司对甲公司的托运人地位是予以认可的,理应向甲公司交付提单。甲公司何时向丁公司发出货运委托书,丁公司是否盖章确认均不影响其责任的认定。判决驳回丁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案例评析】

在通常的一般性国际货物贸易中,对于卖方较为安全的贸易方式当然是CIF,支付方式是L/C。

在CIF贸易方式中,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双方为卖方,一旦因为提单、货物灭失等风险发生时,卖方可以向承运人主张权利,无论是被告的选择,案件管辖地的选择都对卖方有极大的便利。

在FOB项下,由于与承运人建立运输合同关系的是买方,卖方并不必然的与承运人具有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同时也并不必然的具有法定的托运人的地位,一旦发生类似情形,就无法向承运人主张权利。而向买方主张权利,由于涉及跨境诉讼,其成本、风险都非常巨大。

在海运的交易实践中,涉及FOB的交易中,承运人向买方交付提单时通常会要求卖方出具保函,不仅在于要求卖方确认交货更是避免自己涉及相关法律纠纷。但这一做法并未作为任何正式的交易规则,更没有引入《海商法》。

“如果说提单纠纷有一半是程序性规则不足造成的,可能并不算夸张,提单的世界明显缺乏秩序。要人们相信这张纸的价值,又不对这张纸的使用规则进行周密的安排,就像银行存折可以自己制造一样,结果就只能是混乱。船方、货方等各种航运业的参加者的利益之争在责任的承担与分配上达到了极致。”中国既不是《海牙-维斯比规则》的签约国,也不是《汉堡规则》、《鹿特丹规则》的签约国,而《海商法》却又是从这一揽子公约中移植而来,责任则成了其中头绪最不清楚的部分。

虽然两级法院的判决结果相同,但一审法院作为专门的海事法院更愿意从专门海商规则角度考察,而二审法院作为一般的高级人民法院更愿意从普通民法的角度考察案件,充分体现了长久以来海商法和民法的冲突。

这件案件二审终结在2010年下半年,仅仅一年后的2012年元月份,最高人民法院便颁布了《审理海上货运代理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中有关实际承运人及其相关责任的规定实际上就吸取了本案办理思路和经验。

【结语和建议】

在本案办理中最重要的感受在于任何一件案件的处理一定要体会到案件所处的贸易背景中的精髓,以律师在个案中具体努力推动规则的完善与进步!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