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任某诉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律师代理任某诉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任某诉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代理;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

【业务类别】

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7年9月25日

【法院名称】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任淑玲

【律师事务所名称】

陕西至正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11日14时许,任某乘坐出租车行至某教育机构门前,与李某的小轿车相撞,致任某受伤。李某的小轿车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本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经交警部门认定,李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任某无责任。任某在某医院住院16天,被诊断为颅底骨折,脊椎损伤、颈椎病、左眼球钝挫伤等。某律师事务所委托某司法鉴定中心,对任某的身体损伤的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护理期限进行司法鉴定。该司法鉴定结论为:任某颈部损伤构成十级伤残;任某后续治疗费预计3600元;任某护理期评定为45日。

2016年5月11日,任某向某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任某残疾赔偿金528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3231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对于任某的颈部损伤十级伤残,保险公司在一审庭审中提出异议,并提出对任某的损伤和交通事故参与度进行鉴定。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任某伤残等级为十级,任某颈部损伤此次交通事故的参与度为50%。在一审审理中,任某坚持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一条、二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综合说明强制保险的法定性、强制性、绝对性、公益性。只要交通事故受害人没有过错,保险公司必须在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但是,一审法院没有采纳任某的意见。2017年6月19日,某区人民法院(XXX)民初XXX号民事判决任某承担损伤参与度50%的责任,保险公司向任某赔偿伤残赔偿金264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154元、精神抚慰金1000元。

任某不服此判决,向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判决保险公司承担伤残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的全部责任。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本案,最终判决保险公司承担上述三项的全部责任,变更残疾赔偿金为528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308元,精神抚慰金为2000元。

【代理意见】

本案二审庭审中,任某代理律师认为:

人民法院审理机动车事故责任案件,应当坚持有法必依的原则。

为了保护交通事故受害者的合法权益,我国出台了专门性法律,主要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是我国一项重要的法制原则。人民法院在解决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应当坚持这一原则。《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促进道路交通安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制定本条例”。该规定体现了我国对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人身权利、身体健康权利和生命权利的尊重,这也是本条例的重要立法目的。如果考虑参与度,必然与此立法目的相悖。该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此规定说明只有在“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一种情况下,保险公司才不承担赔偿责任。某区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结论为,事故车司机李某承担全部责任,受害人任某无责任。也就是说,本交通事故的损失不是任某故意造成的,据此规定,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任某不承担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该法条的这一规定,说明保险公司对本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伤亡,必须承担赔偿责任,并且是绝对性的强制性的赔偿责任。只要是办理了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而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必须在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給予赔偿。从上述法律规定来看,只要交通事故的损失不是受害者故意造成,保险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根本无需考虑损害参与度。

一审人民法院考虑损伤参与度判决受害人任某承担50%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迄今为止,交通事故案件需考虑损害参与度来赔偿受害人的损失,还没有相关法律依据。主要原因是交通事故强制保险的绝对性、强制性、公益性的特质。一审人民法院考虑损伤参与度判决任某承担50%的责任是完全错误的。故请二审人民法院依照上述法律规定,将一审判决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由任某承担50%责任,改判为全部由保险公司承担。

【判决结果】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XX)民终XXX号民事判决书第二条判决,变更某市某区人民法院(XXX)民初XXX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分项限额内赔偿任某残疾赔偿金528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308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

【裁判文书】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内容: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审判决依据某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对任某请求的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和精神抚慰金按交通事故参与度50%计是否适当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因此,交通事故中计算残疾赔偿金是否应当扣减时应当根据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或扩大是否存在过错进行分析。本案中,虽然任某的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不是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任某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伤残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责任。原审判决以鉴定结论中将任某个人体质状况损伤参与度评定为50%为由,在计算残疾赔偿金时做相应扣减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变更某市某区人民法院(XXX)民初XXX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分项限额内赔偿任某残疾赔偿金528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308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112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分公司负担。

【案例评析】

本案为交通事故损伤参与度问题的案例,案件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交通事故责任是否考虑损伤参与度。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来看,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是一种法定性、强制性、绝对性、公益性的特殊保险责任。凡是在保险公司投置了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了第三者伤亡,该保险公司就一定要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但如果第三者具有过错,则适当减轻保险公司的责任。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任某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的发生有一定影响,但这不是法律规定的过错,任某不应自负相应责任。故原审判决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某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适用法律正确。二审法院将原审法院判决任某承担50%的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责任,变更为保险公司承担100%的赔偿责任,既符合法律规定,又体现了公平正义。

【结语和建议】

本案二审法院关于50%参与度与我国设立强制保险制度相悖的态度,体现了对法律精神的坚守和对弱者的抚慰。判决书支持了上诉人代理律师的抗辩观点,保护了受害第三者的合法权益。

建议律师在案件代理工作中,要想方设法地为委托人争取最大的权益。但这个权益应是合法权益,即有法律依据的权益。就本案而言,被上诉人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在为保险公司争取权益时也很执着,但却是在维护强势一方的利益。律师要加强法律常态化思维意识,要在符合法律精神、遵循法治原则的前提下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体现律师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的作用和价值。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