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何某无证驾驶致交通事故赔偿及保险责任纠纷案

律师代理何某无证驾驶致交通事故赔偿及保险责任纠纷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何某无证驾驶致交通事故赔偿及保险责任纠纷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交通事故赔偿;无证驾驶;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免责条款

【业务类别】

民事诉讼

【法院判决时间】

2016年12月5日

【法院名称】

琼海市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范贤成

【律师事务所名称】

海南新概念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5年12月23日3时左右,何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登记于王某超名下的琼C1Y***号轿车载符某等五人,从琼海市嘉积镇金海路经德海路、爱海路往金海北路方向行驶,途径金海路书得苑宾馆路口内进150米处,何某驾驶的车辆与李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相撞,造成两车相撞,摩托车驾驶员李某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何某驾车逃离现场,逃离过程中还将被拖挂在轿车左前侧的李某带离后丢弃到琼海市人民医院附近。当日14时许,琼海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将何某查获。事故当天,李某经送医救治,住院治疗58天后出院。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李某受伤其中两处部位被评定为十级伤残。

本次事故经琼海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何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李某无责任。何某驾驶的肇事车辆在琼海某保险公司投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500000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何某驾驶的琼C1Y***号轿车所有人系王某超,王某超在事故发生前已将该车辆交给王某云进行对外出租业务,租车中介从王某云的租赁公司将车辆取出后,交给何某驾驶。

2016年8月8日,李某将驾驶员何某、车辆所有人王某超、车辆出租人王某云和琼海某保险公司等诉至琼海法院。请求判令何某、王某超和王某云连带赔偿其人身损害共计410000元,判令琼海某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何某收到传票后,委托海南新概念律师事务所律师提供诉讼服务。案件审理过程中,保险公司辩称何某无证驾驶行为属于保险免责事由,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均应赔偿。琼海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的有关规定认定交强险应当先赔偿李某损失,以商业三者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无效为由,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李某310000元。何某承担本案鉴定费的70%即1540元,王某云承担鉴定费的30%即660元。驳回李某超出以上赔偿数额的部分的诉讼请求。

【代理意见】

代理人认为,本案系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主要争议焦点为肇事车辆车主和出租方是否存在过错,以及保险公司应否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李某的损失。关于赔偿项目和数额应由法院依法认定,以有效票据为准。

一、关于肇事车辆的管理过失与事故责任的问题。

王某超和王某云之间存在车辆投放租赁的事实,且两人从中获得经济利益,但没有证据证明王某超和王某云可以开展汽车租赁业务,王某云将车交给未取得驾驶证的何某使用,属于违法经营,且存在管理不善。因此,车主和出租方对车辆管理均有过失,应当在过错范围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二、根据《解释》的有关规定,交强险应首先赔付事故当事人损失。保险合同中的格式免责条款未生效,保险公司仍应在商业第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就交强险来说,是由国家法律规定实行的强制保险制度,具有强制性和保障性,实行交强险制度旨在确保受害人获得及时有效的赔偿,满足交通事故受害人基本保障需要。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属于交强险的保险有效期内。根据《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及保险合同约定,保险公司均应当首先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理赔。

至于商业第三者险。本案属于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事故认定书》认定何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指的是行政责任,何某的行为在主观上依然是过失,且没有受到刑事处罚。无证驾驶是否属于保险责任免责情形属于保险合同双方自由约定的范围,但是本案中的证据,双方没有明确约定无证驾驶为免责情形,事实上是保险公司辩称无证驾驶未免责事由未生效。保险合同未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案件庭审中,保险公司却未能提供保单的原件,其他各方当事人表示无法确认保单的真实性。保险公司应对投保人尽到免责条款的提示义务,而且要有投保人针对免责条款签字确认,免责条款才能生效。本案中并不满足上述条件,保险公司仍应当在商业第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判决结果】

琼海市人民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支付给李某赔偿款310000元,何某承担鉴定费1540元,王某云承担鉴定费660元,驳回李某超出以上赔偿数额的部分的诉讼请求。

【裁判文书】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一是事故责任如何承担问题;二是原告李某请求的各项赔偿数额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就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法院认为:根据《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的规定,原告李某的经济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后,不足部分由保险公司按照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何某予以赔偿。保险公司辩称,何某存在无证驾驶及逃逸情形,系保险免责事由,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不以赔偿,如判交强险部分赔偿后将向责任人追偿。根据《解释》第十八条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对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不予赔偿的答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经本院审查,王某超称投保单上“王某超”签名并非本人所签,其保费是由王某云代交。王某云对此予以认可,并称代王某超交保费时也未在保单上签名确认已了解免除保险人责任的内容,故保险人提供的投保单不足以证明其已尽到免责条款的提示义务,故对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责的答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本案中,法院认定王某云对肇事车辆进行出租业务,是车辆的实际管理者,王某云对车辆管理不善,对事故发生存有过错,应承担30%过错赔偿责任。

就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法院根据李某提供的票据以及伤残鉴定意见书,认定李某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共计3100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四九条、第五十三条,《保险法》第十七条,《解释》第一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等规定。判决保险公司支付给李某赔偿款310000元,何某承担鉴定费1540元,王某云承担鉴定费660元,驳回李某超出以上赔偿数额的部分的诉讼请求。

【案例评析】

一、驾驶人无证驾驶发生交通事故,交强险承保人是否有权拒绝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在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这是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交通事故当事人损失的强制性规定。本案中,尽管何某存在无证驾驶行为,但交强险承保人必须履行赔付义务。至于保险公司声称要行使追索权,则不属于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的审理范围。

二、驾驶人无证驾驶发生交通事故,商业第三者险承保人是否可一律免除保险责任?

商业第三者险是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所订立的民事合同,合同讲究的是契约自由、协商一致,合同内容只要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即属于有效的合同。对于商业第三者险合同约定的内容,包括价款、保险额度,以及免责条款等,均应双方协商一致,并确认才能生效。对于提供格式条款内容的一方,应向相对方作充分提示、引起注意和解释说明,经相对方充分知悉并签字确认,方可产生效力。

保险合同是专业性极强的合同,专业术语和免责条款均由保险公司设定各提供,免责条款涉及被保险人的重大利益。但是实际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保险公司为了拉业务和增加业绩,只管收取保费,只提供格式条款,对合同签订过程根本不重视,对理赔条件和免责条款也未提示注意和明确说明。而根据合同法的精神,投保人对有关免责条款不知情、不了解,相当于双方未达成协商一致的意见,故免责条款显然不产生效力。

无证驾驶行为在性质上属于交通行政管理的范畴,其法律后果是行政处罚。但对于保险责任赔偿属于民事责任,应依据保险合同处理,无证驾驶是是否免责,要具体看双方是否协商一致。在别的案例中,保险公司也许已经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有关免责条款,那么免责条款可以生效。但是在本案中,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免责条款没有经过投保人签字确认,所以免责条款未产生效力。因此,按照通常理解,在没有专门的免责条款约定,只要不是故意造成保险事故,保险公司就应当承担商业第三者险的保险责任。因此,驾驶人无证驾驶发生交通事故,商业第三者险承保人不是一律都要免除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应当根据具体案件的事实和证据,依法查明后认定。

【结语和建议】

本案涵盖了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的车辆出租管理责任、无证驾驶和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等实务问题。随着近几年人们社会生活水平逐步提高,越来越多人购买私家车,随之产生的道路交通事故案逐年增加,其中涉及的事故赔偿责任和保险合同关系问题,即影响到现实生活中人们应如何对车辆管理和使用,也关系到司法实践的应用。

对于车辆所有人和车辆租赁公司而言,要对名下所有或拥有管理义务的车辆,要尽到严格的管理义务,不得将车辆出借或出租给无驾驶资格及相应驾驶资格的人员使用,或存在其他违法使用车辆的情形,并要确保使用车辆应在年检有效期和保险有效期内。同时,建议车辆投保人投保时应全面了解保险合同条款内容,尤其是免责条款的适用;保险公司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时提供格式合同的,亦应充分说明和提示包括免责条款在内的全部内容,以免造成免责条款无效的不利后果。在司法实践的进程中,对于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的效力问题,应遵循合同自由原则,以及合同法和保险法对格式条款和免责条款生效要件的要求,确保案件审理公平公正。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