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被处罚司机参与道路交通行政强制措施行政诉讼上诉案

律师代理被处罚司机参与道路交通行政强制措施行政诉讼上诉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被处罚司机参与道路交通行政强制措施行政诉讼上诉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代理;司机;道路交通;行政强制措施;行政诉讼;上诉

【业务类别】

行政诉讼

【法院判决时间】

2015年8月24日

【法院名称】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刘小龙

【律师事务所名称】

山西天建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4年10月26日,李某某驾驶轿车返回位于太原市体育南路的住宅小区时,被辖区民警张某某拦停,民警对其进行了呼出气体酒精含量探测器检测,测试显示结果为24毫克/100升,随后该民警给李某某出具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认定李某某存在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违法行为,并当场扣留了李某某的机动车驾驶证,李某某以交警部门一人单独执法且未出示证件,同时在没有让其查看测试结果的情形下强行要求其签字,执法行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撤销交警部门作出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交警部门提交的查获经过、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呼气酒精含量检测单、查获视频资料、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了李某某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基本事实和民警按照法定程序执法的过程,不存在明显违法并损害李某某合法权益的情形。被告交警部门的行政程序瑕疵不必然导致撤销具体行政行为。判决驳回李某某的诉讼请求。

李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委托律师代理其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李某某存在饮酒驾车的事实,但被上诉人交警部门作出的行政强制措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第(二)项、第(八)项规定,故该行政强制措施违反了法定程序,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应予以撤销。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撤销交警部门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

【代理意见】

李某某代理律师认为,本案作为行政相对人不服具体行政行为的一起行政强制措施撤销案件,案件的争议焦点是李某某是否存在行政违法事实、交警部门对行政相对人李某某作出行政强制措施这一具体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根据案件争议焦点,代理的思路也是着重体现两个意见:一、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行政诉讼案件举证责任倒置,即由交警部门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举证责任,换言之,如交警部门所举证据无法证明李某某存在违法事实,那么便推翻了该行政行为作出的基础依据,从而实现了李某某的诉讼目的。二、因为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之规定,行政行为具有该条所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或部分撤销。具体到本案的撤销情形,明显体现在了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具体如下:

一、交警部门作出处罚的事实依据不存在,其所提供的证据均是非法证据、不真实证据

(一)关于查获经过

交警部门提交的查获经过,不真实,不合法,不具备证据的合法形式要件,没有任何证明力。该查获经过系交警部门单方的叙述,并没有李某某的签字确认,是对事实的虚假陈述,不客观导致陈述不真实。如果该查获经过可以作为案件的定案证据,那李某某与之相反的当庭陈述,是否也可以作为定案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五条详细规定了人民法院对证据合法性的审查内容。从该查获经过的内容及出具主体可以看出,该查获经过的证据种类只能是当事人陈述或现场笔录。如果该查获经过属于当事人陈述,那么其形式不具有当事人陈述这一证据种类的诉讼性,即当事人陈述的作出时间需要在诉讼开始后作出,而该查获经过的作出时间却是查获当时就作出,明显不符合当事人陈述的法定证据形式;如果该查获经过属于现场笔录,却没有行政相对人的签字或对行政相对人不签字的注明。综上,该查获经过不真实、不合法,依法应予以排除。

(二)关于行政强制措施凭证

该强制措施凭证,同时作为现场笔录,存在事后篡改的情形,不具有真实性和合法性,没有证明力。该强制措施凭证一式两联,李某某与交警部门各执一份,本应该记载完全一样的强制措施凭证,内容却大有不同。第一,李某某方凭证执法根据填写不全面,而交警部门一方凭证却填写全面;第二,李某某方凭证没有填写采取的行政强制措施,而交警部门方凭证却已填写;第三,李某某方凭证只有民警张某某一人签字,且没有盖个人名章。而交警部门凭证上却有民警张某某与民警某某两人的签名与个人名章。从这三种不同,完全可以看出,交警部门方强制措施凭证系事后填写,该凭证明显不真实,形式完全不合法。而且根据该该强制凭证同时作为现场笔录这一特点,该强制凭证更是不容有任何更改。

(三)关于呼气酒精含量检测单和呼出酒精气体探测器检定证书

首先,该呼气酒精含量检测单,不真实,来源不合法,依法应予以排除。交警部门未经李某某核对就让其签字,并威胁李某某不签字就拘留,该测试单不但虚假且来源不合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七条之规定,“以利诱、欺诈、胁迫、暴力等不正当手段获取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其次,呼出酒精气体探测器检定证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无法证明这个合格的探测器是当时查获李某某时所用的探测器。

(四)关于询问笔录

交警部门提交的询问笔录,是提前做好的电子版打印而出,李某某由于自己的驾驶证被扣留,前往交警部门处问询处理,却被交警部门强制要求在已经打印好的询问笔录上签字,当李某某被要求在询问笔录第二页横线处填写“以上笔录看过均无异议”等字样时,李某某边书写边要求查看该笔录的具体内容时遭拒绝,故而李某某中断了书写,该询问笔录也就没有填写完整,在交警部门提交的询问笔录中也出现了相应部分的空缺与不完整。综上,该证据由于来源不合法,所证实的内容不真实,根本无法证明李某某违法的事实,依法不应被采纳。

(五)关于违法行为人陈述材料

该陈述材料是李某某亲笔书写,但无法证明李某某饮酒驾驶时酒精含量达到饮酒驾驶的标准。李某某接到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也没有填写处罚根据,李某某至始至终不知道自己是由于酒精含量超标驾车而违法,而只是潜意识里有“酒后不能驾车”的日常观念,误认为只要自己喝了酒开车就一定违法,所以书写了违法行为人陈述材料,但该材料却从来没有认可自己酒精含量达到24mg /100ml ,所以该陈述材料证明不了李某某的违法行为,对违法事实没有任何证明力。

(六)关于查获视频资料

从交警部门提交的查获视频资料来看,除了能证明交警部门违反法定程序对李某某进行酒精呼气检测外,根本无法证明李某某存在饮酒驾驶的违法事实。且视频资料的取得程序违法,依法不得采信。1.根据法律规定,该视频资料应当提供原始载体,该视频资料形式载体明显不合法。2.根据《交警系统执法记录仪适用管理规定》第五条之规定,交警在处理交通违法时应当全程记录执法情况,但其提交的视频却明显不完整,该视频资料依法不得采信。3.视频资料的形成前未履行告知义务,程序违法,依法不得采信。同样,根据《交警系统执法记录仪适用管理规定》第八条的规定,交警在道路上使用执法记录仪时应当事先告知当事人,但其却未履行告知义务,视频取得程序违法属于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综上,交警部门提交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证明李某某存在饮酒驾驶的违法事实

二、交警部门作出行政强制措施程序严重违法,依法应当将行政强制措施予以撤销。

(一)交警一人单独执法,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从李某某提供的证据行政强制措施凭证来看,只有民警张某某一个人的签字,没有民警李某某,足以证明事发时只有一位交警对李某某执法;从交警部门提供的查获视频资料来看,也是只有一位交警对李某某进行执法,更为严重的,该交警根本不是交警部门所称的执法交警张某某和李某某中的任何一位,究竟视频中的该交警有没有执法证,我们到现在也无从得知。这一点交警部门方也当庭予以认可,视频中的交警不是张某某和李某某中的任何一位。

(二)交警部门执法时,并没有向李某某出示执法证,也没有告知李某某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理由、依据,更没有听取李某某的陈述和申辩,程序严重违法。

从李某某提供的证据行政强制措施凭证来看,作为现场笔录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都没有填写处罚根据和采取的行政强制措施,更不用说,口头告知过李某某采取行政措施的理由和依据;从交警部门提供的查获视频资料来看,视频资料刚开始就是一位交警要求上诉人李某某做酒精呼气检测,交警部门方并没有出示其执法证,也没有口头告知李某某采取行政措施的理由和依据,没有听取李某某的陈述和申辩。

(三)制作的现场笔录即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只有一位交警的签字,程序严重违法。

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应当制作现场笔录,现场笔录上应该有执法人员和当事人签名,而该现场笔录却只有一位执法交警的签名,严重违法了法定程序。

《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规定了,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措施时应当遵守的法定程序,而本案中交警部门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无理扣留李某某的机动车驾驶证,极大地损害了李某某的合法权益,根据《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撤销该行政行为。

综上所述,交警部门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损害了李某某的合法权益,交警部门作为行政机关,依法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但交警部门在诉讼中提交的证据不真实、不合法,根本无法证明其采取行政强制措施时遵守法定程序,更无法证明上李某某存在饮酒驾驶的违法行为。而一审判决却对交警部门提交的证据全部予以认定,据此错误认定事实与错误适用法律,作出错误的判决,依法应当予以撤销,并改判支持上诉人李某某原一审之诉求。

【判决结果】

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撤销交警部门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

【裁判文书】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李某某是否存在行政违法事实;二是交警部门对行政相对人李某某作出行政强制措施这一具体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就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二审法院认为:交警部门提供的呼气酒精含量检测单、李某某的询问笔录及陈述资料均有李某某的亲笔签字确认,能够充分说明李某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存在饮酒驾车的事实。交警部门作出的行政强制措施具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就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二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第(二)项、第(八)项规定: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应当由两名以上行政执法人员实施;现场笔录应由当事人和行政执法人员签名或盖章。本案中,李某某持有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仅有一个交警签字,与交警部门持有联在执法依据、民警签章、采取的强制措施方面记载内容不同,且交警部门也予以认可,同时交警部门未向法庭提交有力的证据证明其记载行政强制凭证内容之时遵守了上述法律规定,其当庭提出的事后补正的抗辩理由,法院不予采纳。综上,交警部门作出的行政强制措施违反法定程序,符合《中和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应予以撤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应依法改判。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认为,李某某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撤销交警部门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

【案例评析】

一、行政相对人存在饮酒驾驶的违法情形,交警部门针对其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就合法?

二审法院最终认定李某某存在饮酒驾驶的违法情形,但这仅仅是交警部门作出行政强制措施这一具体行政行为的事实基础,并不代表着交警部门针对违法事实进行处罚就可以肆意妄为。国家赋予了行政机关强大的行政权力,但为了防止行政权力的滥用,也必须在程序上规范和制约行政权力的行使,以保障相对方的合法权益,为此《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就明确规定了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应当遵守的规定。本案中交警部门的行政行为明显违反了《行政强制法》的规定。

二、本案中交警部门的行政行为是存在程序瑕疵还是违反了法定程序?

一审法院认定交警部门存在的程序瑕疵不必然导致撤销具体行政行为,二审法院却因交警部门违反了法定程序,撤销了交警部门行政强制措施,那么交警部门的行政行为是存在程序瑕疵还是违反了法定程序?

经二审法院认定,本案中,李某某持有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仅有一个交警签字,与交警部门持有联在执法依据、民警签章、采取的强制措施方面记载不同,这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既然交警部门违反了法律的明确规定,就应当依法认定交警部门违反了法定程序。再者,《行政强制法》也没有规定程序瑕疵的概念,没有像《产品质量法》那样对产品瑕疵和产品缺陷进行区分认定,所以一审法院认定交警部门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属于程序瑕疵也无法可依,相反,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二审认定交警部门违反法定程序正确。

【结语和建议】

本案是行政机关因违反法定程序被撤销具体行政行为的典型案例,虽然行政相对人存在违法事实,但行政机关针对其所作出的行政强制措施却因违反了法定程序而被撤销。

本案二审的正确认定,一方面维护了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是引导了正确的法律认知,行政机关必须严格依法行政,依法定程序行政。

作为一起行政诉讼纠纷案件,是由行政机关对其作出的行政行为承担举证责任,行政相对人诉讼的重点在于对行政机关所提交的证据进行认真细致地质证,一方面,找出行政机关所提交证据的问题,尽力排除其证明效力;另一方面,对行政机关提交证据的严格排查也是寻找行政机关违反法定程序行政的关键途径。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