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宝鸡某科技公司参与宁夏某化工公司诉其合同纠纷再审案

律师代理宝鸡某科技公司参与宁夏某化工公司诉其合同纠纷再审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宝鸡某科技公司参与宁夏某化工公司诉其合同纠纷再审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代理;科技公司;化工公司;合同纠纷;再审

【业务类别】

民事案例

【法院判决时间】

2011

【法院名称】

宁夏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卢志斌 李海宁

【律师事务所名称】

北京市盈科(银川)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1年1月10日,宁夏某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夏某化工公司”)与宝鸡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鸡某科技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及相关《技术合同》,约定:由某宝鸡科技公司为宁夏某化工公司供应有酸缩合釜设备42台,每台单价35万,保质期为1年,宝鸡某科技公司按宁夏某化工公司提供的图纸及压力容器生产规范生产制造,验收标准、方法及提出异议的期限按安装单执行。

合同签订后,宁夏某化工公司陆续支付货款745万元。后双方因产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宁夏某化工公司认为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的有酸缩合釜设备质量不合格,2013年5月原告宁夏某化工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解除《工业品买卖合同》,宝鸡某科技公司返还已付货款745万元,赔偿损失139.5万元;

宝鸡某科技公司认为依据双方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标准,向宁夏某化工公司供应了42台有酸缩合釜设备,设备质量经陕西省宝鸡市质监部门检验合格并出具了合格证,宝鸡某科技公司在交货物时也交付了相关的检验合格证,宁夏某化工公司在接收货物时经初验合格,设备的安装、调试、运转后根据协议约定设备正常运转168小时无质量问题,并满足合同技术附件约定的参数和技术要求,视为验收合格,宁夏某化工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金额向宝鸡某科技公司支付合同价款。向法院提起反诉,要求:宁夏某化工公司清偿货款725万,承担利息418889.25元。

【代理意见】

宝鸡某科技公司代理律师发表代理意见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有酸缩合釜”的质保期是主合同约定的一年,还是技术合同约定的15年?二是“有酸缩合釜”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而其中最大的争议焦点就是第二个问题,即产品质量问题。

(一)关于质保期:

宁夏某化工公司在庭审时出具《技术合同》一份,该合同写明“质保期15年”。宝鸡某科技公司代理律师在庭审中指出:主合同《工业品买卖合同》系双方多次谈判最终确定的结果,写明的1年质保期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而且从特种设备出厂时出具的合格证、检测证上也可以印证质保期为1年。《技术合同》为主合同的附件,其虽然与主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但出现矛盾时,因以主合同为准。而且该设备为在高温、强酸条件下运行的特种设备,其寿命也不可能达到15年,这是客观事实,最终法院采纳了宝鸡某科技公司代理律师的意见,认定质保期为1年。

(二)关于设备质量问题。

庭审中,宁夏某化工公司为证明涉案标的物“有酸缩合釜”存在产品质量问题,提交了如下证据:设备照片、质量问题统计表,质量问题报告,车间运行记录本,损失产量统计等。并向法院提出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对有酸缩合釜设备申请产品质量鉴定。代理律师经过向相关专家咨询、查阅大量有酸缩合釜设备的资料了解相关知识,向法院提交书面意见不同意委托鉴定,认为:1宝鸡某科技公司所供应的42台有酸缩合釜全部经过了陕西省宝鸡市特种设备检验所监督检验,其安全性复合《固定式压力容器安全技术检察规程》的规定,并获得检验证书,产品经过第三方检测证明了设备是合格的。2.设备制作的图纸、压力容器生产规范、设备技术参数、选用材料及设备条件图均是宁夏某化工公司提供的,宝鸡某科技公司按照其制作交付验收并已投入使用一年多,已超出质保期,宝鸡某科技公司并无违约。3.宁夏某化工公司对设备日常维护,不能证明设备存在质量问题。一审法院最终采纳了代理律师的观点。认为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的有酸缩合釜设备已运行一年多,已过一年质保期,不再是当初交付时的原状,进行质量鉴定的条件和基础不具备,对已运行一年多的有酸缩合釜设备质量鉴定没有依据。

【判决结果】

一、一审判决: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宁夏某化工公司在收到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的42台有酸缩合釜设备后,开箱检验、设备安装完毕后连续运行168小时的性能检验环节中,均未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的有酸缩合釜的质量提出异议,检验时也未通知宝鸡某科技公司参加,视为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设备合格的认可。宝鸡某科技公司对设备进行维修属售后服务的范畴,宁夏某化工公司不能证明宝鸡某科技公司所供应设备质量不合格。宁夏某化工公司提起诉讼时设备已运行一年多,已过质保期,设备不再是当初交付时的原状,进行质量鉴定的条件和基础不具备。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宁夏某化工公司诉讼请求;由宁夏某化工公司支付宝鸡某科技公司货款725万元,驳回宝鸡某科技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宁夏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发回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一审判决下发后,宁夏某化工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宁夏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对涉案产品有酸缩合釜设备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认定事实不清、一审法院拒绝委托司法鉴定机构进行质量鉴定程序违法。二审法院审理,一审判决认定宁夏某化工公司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对42台有酸缩合釜设备在生产过程中的监督检验、收到货物后的开箱检验、设备安装完毕后连续运行168小时的性能检验环节中,均未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的有酸缩合釜的质量提出异议,应视为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设备合格的认可。证据不足,对涉案产品有酸缩合釜设备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认定事实不清。2014年8月7日下发二审裁定书,将案件发回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三、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一审判决。案件发回后,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本案,在审理期间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宁夏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对涉案产品质量问题予以鉴定。该鉴定单位经过现场对设备的勘测以及组织相关调研,向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回函,称:鉴于设备现状不具备鉴定要求的基础条件,不能接受法院的委托项目。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宁夏某化工公司在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对42台有酸缩合釜设备在生产过程中的监督检验、收到货物后的开箱检验、设备安装完毕后连续运行168小时的性能检验环节中,均未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的有酸缩合釜设备质量提出异议,且无证据证实宁夏某化工公司通知宝鸡某科技公司参加设备对检验,宁夏某化工公司对已交付42台有酸缩合釜设备使用至今,应视为宁夏某化工公司对宝鸡某科技公司供应设备质量合格的认可。做出了一审民事判决书,驳回宁夏某化工公司的诉讼请求,由宁夏某化工公司支付宝鸡某科技公司货款725万元,驳回宝鸡某科技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宁夏高级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二审判决。按一审程序重审判决下发后,宁夏某化工公司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拒绝鉴定、未采纳其提供的重要证据、程序违法等理由继续提起上诉。宝鸡某科技公司认为,其交付的产品设备不存在质量问题,不存在违约行为,应当判决宁夏某化工公司支付未付货款的利息损失为由提起上诉。宁夏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设备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及是否有必要重新鉴定的问题,鉴定单位已明确回函,鉴于设备现状不具备鉴定要求的基础条件,不能接受法院的委托项目。宁夏某化工公司提交的证据与鉴定部门出具的意见相悖,不能采信。关于宁夏某化工公司是否应当支付宝鸡某科技公司利息损失及逾期付款损失的问题,双方合同约定宝鸡某科技公司应当在2011年5月30日前交付42台有酸缩合釜,但宝鸡某科技公司从2011年11月才开始给宁夏某化工公司供应首批货物,直至2012年8月才供货完毕,因宝鸡某科技公司的供货期限做了变更,因此宁夏某化工公司给宝鸡某科技公司支付货款也应随之进行变更,但支付货款具体期限变更至何时双方未做明确约定,不能认定宁夏某化工公司支付货款违约。一审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驳回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

1、宁夏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民事判决书;

2、宁夏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发回重审民事裁定书;

3、宁夏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一审民事判决书;

4、宁夏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评析】

在司法实践中,司法鉴定已经越来越被广泛运用,其权威、客观、公正的特性,成了法官判决案件的重要依据。

司法鉴定也有其明显的缺点:“费用高、周期长”,如对无法鉴定的事项增加司法鉴定,无疑是增加了当事人的诉累。

本案中,代理律师根据案件特性及法律规定,说服法院拒绝了对方当事人对涉案设备的无理鉴定申请。缩短了办案周期,节约了司法资源,更有效的为当事人挽回经济损失七百多万元。

【结语和建议】

本案涉及本诉和反诉两个诉讼,案件标的大,证据繁多。双方提交的证据多达数十组,近两千页。而且“有酸缩合釜”属于特种设备,其证据中的行业术语、特有标准规范等已远远超出一个律师的知识范围。自本诉立案、到提起反诉、管辖权异议,证据交换直至开庭审理的6个多月的时间里,代理律师认真研究证据,收集相关特种设备生产、运输、安装、使用整个过程中的各种法律、法规及行业规定,向具备特种设备生产、检测的专家进行讨教,了解了“有酸缩合釜”属于特种设备的相关知识,在诉讼过程中针对宁夏某化工公司对设备质量向法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后,代理律师依据所了解的专业知识提出反对意见,法官了解相关情况后采纳了代理律师的观点,后经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意见论证了代理律师观点的正确性。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