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刘某某、焦某某、代某某不服西宁市某某局工伤认定行政确权案

律师代理刘某某、焦某某、代某某不服西宁市某某局工伤认定行政确权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刘××、焦××、代××不服西宁市××局工伤认定行政确权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工伤

【业务类别】

诉讼

【法院判决时间】

2014年

【法院名称】

西宁市城北区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董胜志

【律师事务所名称】

青海泰宏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原告刘××、焦×、代××诉称:被告××局作出认定焦××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不予视同因公死亡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焦××经公司财务部、地区管理经理、市场部经理等人的同意后在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色须寺销售公司生产的地毯,其在销售地毯是突发疾病,因当地没有医院,经公司同意后回西宁,次日前往医院治疗时经抢救无效死亡。焦××因公出差突发疾病回西宁治疗、住院、死亡均未超过48小时,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之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应当视同工伤。被告××局作出的(宁××字[2013]第87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不清,明显有误。为此,1、请求法院撤销被告××局作出的(宁××字[2013]第87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2、判令被告作出认定焦××视同工伤的决定;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原告刘××、焦×、代××在诉状中的理由不能成立。经调查核实,证实焦××是出差回家休息后到医院救治无效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之规定,因此,不予视同为因公死亡。据上述,被告认定焦××2013年9月20日所受伤害不予视同为因公死亡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适当,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

第三人述称,被告认定焦××2013年9月20日所受伤害不予视同为因公死亡完全是本着尊重客观事实,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代理意见】

代理律师接受刘××、焦×、代××委托后,于2014年1月7向青海省××厅提起复议申请。青海省××厅认为焦××从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色须寺返回西宁后到家中休息,于次日前往青海××医院治疗过程中死亡。认为焦××并非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的情形。西宁市××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宁××字[2013]第87号)事实清楚,适用法规适当,程序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决定维持西宁市××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宁××字[2013]第87号)。

原告刘××、焦×、代××不服复议决定,于2014年3月31日向西宁市城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判决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本案争议的实质,是对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 “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的理解和适用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既没有指出突发疾病的类型,也没有具体规定就诊方式,不能认定只有径直就近就医后死亡才可以视同工伤,很显然立法本意并非如此。另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256号《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48小时”的起算时间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得起算时间的规定,焦××初次诊断时间为 2013年9月20日上午8时44分。综上所述,焦××在工作中晕倒,返回西宁后回家休息,次日前往医院诊治中死亡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其行为符合常理,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且又是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应当认定为视同工伤。被告做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适用法律、法规有误,应当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2目、第七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九条第(一)项、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被告西宁市××局于2013年11月29日作出的(宁××字[2013]第87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二、责令被告西宁市××局在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本案宣判后,第三人青海××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经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

法院经审理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本案争议的实质,是对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 “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的理解和适用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既没有指出突发疾病的类型,也没有具体规定就诊方式,不能认定只有径直就近就医后死亡才可以视同工伤,很显然立法本意并非如此。另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256号《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48小时”的起算时间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得起算时间的规定,焦××初次诊断时间为 2013年9月20日上午8时44分。综上所述,焦××在工作中晕倒,返回西宁后回家休息,次日前往医院诊治中死亡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其行为符合常理,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且又是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应当认定为视同工伤。被告做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适用法律、法规有误,应当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2目、第七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九条第(一)项、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被告西宁市××局于2013年11月29日作出的(宁××字[2013]第87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二、责令被告西宁市××局在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本案宣判后,第三人青海××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经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一、本案原告、被告、第三人存在的争议分歧焦点如下:

(一)本案代理律师认为焦××回到西宁市家中休息的行为,不能作为排除焦××突发疾病和事实的情形消除。死者焦××突发疾病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从业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且是48小时之内死亡的应视同工伤。

(二)被告××局认为原告刘××、焦×、代××在诉状中的理由不能成立。理由是焦××是出差回家休息后到医院治疗经抢救死亡的行为已脱离工作时间,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之规定,据此做出不予视同为因公死亡的决定。

(三)第三人认可被告××局认定焦××2013年9月20日所受伤害不予视同为因公死亡理由。

二、本案代理律师认为焦××回到西宁市家中休息的行为,不能作为排除焦××突发疾病和事实的情形消除,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规定的理解和适用问题,提出处理本案的焦点问题提出如下意见:

(一)焦××自突发疾病经公司同意返回西宁,回到住所再到医院就医经抢救无效发生在48小时死亡,不符合视同工伤因公死亡与事实不符。

1.焦××2013年9月20日晚上19时40分因公出差期间在销售地毯时即工作岗位、工作时间突发疾病的。因当地没有医院无法治疗经领导同意回西宁治疗,焦××回到西宁市家中休息的时间是2013年9月21日晚18时许,焦××住院治疗时间是2013年9月22日上午8时44分,焦××经医院抢救死亡是2013年9月22日下午18时10分,焦××突发疾病、治疗经抢救死亡均没有超过48小时内。

2.被告西宁市××局认为焦××回到西宁市家中休息后,第二天到医院诊疗经抢救死亡,由此排除了焦××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的事实。在此情况下,西宁市××局认为焦××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之规定,于2013年11月29日作出的(宁××字[2013]第87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焦××不符合视同工伤的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有误。

(二)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第一项规定的理解和适用问题

首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从业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焦××在工作岗位、工作时间突发疾病,返回西宁治疗经抢救死亡未超过48小时,符合该条视同工伤的情形。

其次,《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既没有指出突发疾病的类型,也没有具体规定就诊方式,不能认定只有径直就近就医后死亡才可以视同工伤,很显然立法本意并非如此。该条款对“突发疾病”的疾病类型、疾病是否与工作原因有关,是否是固有疾病等均未做限制性规定。据此,不能片面认为焦××回家休息就认为其在工作岗位、工作时间突发疾病的事实消除了,同样也不能排除焦××原有或已有疾病而在工作岗位、工作时间突发的适用该条规定的情形。

再次,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256号《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48小时”的起算时间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得起算时间的规定,焦××初次诊断时间为 2013年9月20日上午8时44分,焦××突发疾病在医院经抢救死亡没有超出48小时。

最后,《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是:最大可能地保护主观上无恶意的劳动者因工作或与工作相关活动中遭受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后能获得医疗救济、经济补偿和职业康复的权利。本案中原告、被告、第三人对焦××系因公外出销售地毯时突发疾病晕倒的事实均没有争议。焦××在工作中晕倒,返回西宁后回家休息,次日前往医院诊治中死亡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其行为符合常理,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且又是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应当认定为视同工伤。被告做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适用法律、法规有误,应当予以撤销。

三、《工伤保险条例》对不得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规定

为了最大程度上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现行《工伤保险条例》对不得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进行了严格限制,不是任何的违法行为均不得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了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三种情形:(1)因犯罪或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法处罚法》伤亡的;(2)醉酒导致伤亡的;(3)自残或者自杀的。

本案焦××不存在上述不得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

【结语和建议】

上述案例中焦某虽然都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因突发疾病经住院后在48小时死亡,因为工伤认定是对事故发生时的事实状态的一种行政确认。

职工受单位指派外出出差突发疾病,经单位批准回单位驻地家中短暂休息再到医院治疗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应否认定为工伤,涉及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解释问题。法律解释的基本方法可以分为文意解释、目的解释、历史解释和体系解释四种。对法律条文的解释一般也应当先从文意解释开始,如果文意解释存在不明确的情况时,再按照目的解释、历史解释、体系解释的步骤进行进一步的解释。本案不存在不明确的解释,因此不能超出文意解释。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从业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因工外出期间,突发疾病经救治无效,应当认定视同工伤。根据该条的规定,因工外出认定工伤应当具有以下几个要件:一是职工接受用人单位的指派,以用人单位的名义外出工作的。二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因工作原因伤亡的。由于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作具有特殊性。

如此理解,本案焦××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经单位同意回目的地西宁治疗短暂回家休息后再到医院治疗经抢救无效死亡,不应排除焦××回家再治疗就中断了突发疾病的基本事实。但是,如此理解和解释显然有失公正,因为,出差突发疾病毕竟是为完成工作任务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并且,像完成其他工作任务一样,具有受单位直接或者间接控制,而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性质。

如何理解和确定工作原因是工伤认定案件的难点所在,也是各方争议和分歧最大的部分。现行的《工伤保险条例》对此并未给予明确规定,这种立法与现实的差距直接导致人们在工伤认定标准上存在认识分歧。在此情况下,本案一、二审法院在对此类案件进行司法审查时,运用法律原则和立法精神来解决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各种复杂问题。只有通过文义解释理解相关法律规定,通过目的解释考查立法本意和精神,并运用一定的法律规则进行价值判断,才能有效地开展审判工作,并最终通过审判实践和司法判例来推动和引导立法的不断完善,切实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作为律师,办结一个个工伤案件,又面临一个个新的工伤案件。我认为,要从根本上减少工伤案件,必须要让每一位公民理解《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和内容,作为律师因此普及《工伤保险条例》比办理个案更具有现实意义,让法律的白纸黑字衍变为每一位公民尊重自己和他人生命的理念,让社会进步和文明的阳光,普照同一片蓝天下所有的劳动者。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