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委托为刘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辩护案

律师受委托为刘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辩护案缩略图

律师受委托为刘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辩护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重大立功;自首;缓刑

【业务类别】

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8年07月06日

【法院名称】

西藏自治区昌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李春伟

【律师事务所名称】

北京市盈科(拉萨)律师是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6年8月20日至2016年12月23日期间,被告人王某安排被告人张某、刘某带着相关资料到西藏自治区江达县注册公司,二人先后找到被告人张某让其在江达县注册了五家江达县某某商贸有限公司,该五家公司实际由王建一人控制。为了便于实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从中牟利,王建在天津市武清区财富兴园租了二间办公室,确定为公司的办公地点,除自己外还安排两个姓张被告人从他人处领取购买到的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网银进行转账,同时找到被告人曹某做公司兼职会计,让其报税以及用销项金额计算进项金额并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安排刘某负责江达县五家公司的具体事宜,主要是进行领票、验票,而刘某、张某在江达县税务局进行领票、验票时,基本上另一个张某都会参与。王某在没有实际经营的情况下,利用掌握的公司对账户相互转账制造资金流动假象,采用即进即出、形成闭合的银行资金流的方式在税务局套取增值税专用发票,并将套取的发票收取3.9%的手续费虚开出去,再以2%-2.2%的票面价格购买进项发票到江达县国税局抵扣税款予以牟利。

2016年9月7日至2017年7月30日期间,被告人王某利用在江达县注册的五家空壳公司向下游天津某某科技有限公司、四家天津某某商贸有限公司、广州某某金属回收公司、内蒙古某某物流公司、天津市某某塑料制品公司和天津市某某模具公司共九家企业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728份,虚开发票金额1617385106.27元,税额274955468.26元,价税合计1892340574元。

截至2017年12月22日被告人王某购买沈阳某某贸易公司等三十五家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在江达县税务局抵扣,金额共计113363683元,税额19458938元,价税合计132822621元。

2017年1月、5月被告王某实际控制的在江达县注册的五家商贸公司陆续出现进项发票失控情况,江达县税务局让被告人王某出具相关材料,期间被告人张某用其QQ号发送了大量的虚假合同、银行对账单给被告人张某使用,江达县税务局因一直等待上游管局的答复至2017年7月份才停止了五家商贸公司的发票领购,期间,刘某、两个姓张的被告陆续在江达县税务局领票、验票。

2017年7月初,被告人王某发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后,立即将天津市武清区财富兴园的办公室搬至该区君利花园3-1-2001号,将作案使用的打印机、金税盘等涉案证据全部销毁、丢弃。2017年9月18日,办案人员将车牌号为CAJ787的保时捷轿车扣押。被告人王某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违,并积极主动退还200万元。

案发后,被告人刘某积极联系昌都市国税稽查局工作人员说明自己的情况,并于2017年8月27日投案自首,同时配合公安机关确定被告人王某的真实身份,积极联系被告张某的家属规劝张某投案自首,张某于2017年12月11在亲属的规劝下投案自首。被告张某于2018年1月8日投案自首,被告曹某于2018年2月28日投案自首。

【代理意见】

本人作为被告刘某的辩护律师,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被告人刘某具有以下的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者酌定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

一、被告刘某犯罪后主动投案自首,并积极规劝其他犯罪人投案自首。

二、被告人刘某在此次案件中其次要的作用,应属于从犯;

三、被告人刘某某案发后积极向税务机关和侦查机关说明案件情况,积极协助公安机关确定本案主犯王某的身份,协助侦破案件,应当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重大犯罪嫌疑人”,依法认定为重大立功;

四、被告人刘某认罪、悔罪态度好。

【判决结果】

判决被告人刘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裁判文书】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注册五家公司,在无实际经营业务的情况下,为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说专用发票出售牟利,又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以抵扣税款,其行为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在此过程中王某将他人身份信息、公司名称等注册公司所需资料通过张某、刘某交与张某注册公司,并指使刘某、张某到江达县国税局领取、验证发票,通过张某或让张某从他人处取得进项发票,让张某等人制造闭合资金流;让曹某打印销项发票信息并计算进销差额报税;在发票失控以后又让张某、曹某等提供购销合同、情况说明等材料交与张某、刘某交付江达县国税局以隐瞒无实际经营的真相从而继续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张某等人在明知王某没有实际经营业务的情况下仍从事相关工作,六被告人的行为共同导致本案的危害后果,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且系共同犯罪。对于公诉机关指控江达县公司出具给内蒙古某某物流公司的发票经庭审查明均已作废,故对该事实不予认定。但现有证据证明江达县五家公司出具给下游其余八家公司的销项发票1728份,虚开发票金额1617385106.27元,税额274955468.26元,价税合计1892340574.53元及从上游三十五家公司购进发票到江达县国税局抵扣税款,金额113363683元,税额19458938元,价税合计132822621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故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刘某等六人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予以支持。

对于公诉机关、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 关于主从犯而定。

在共同犯罪中,王某具体实施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对于本案的危害后果的产生具有决定性作用,其他被告人服从于他的管理、安排,其非法获利数千万元,在共同犯罪中国其主导、关键作用,系主犯,应对全案危害后果承担刑事责任,其余五名被告人系在王某安排下具体从事某环节工作,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故均系从犯。

2. 关于被告人刘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刘某构成重大立功的问题。

经查,刘某在涉案公司发票失控后积极向税务机关和侦查机关说明案件情况,积极协助公安机关确定本案主犯王某的身份,协助侦破案件,应当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重大犯罪嫌疑人”,依法认定为重大立功。故对该项意见予以采纳。

【案例评析】

本案是一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其犯罪客体是侵害国家的税款,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本案基本犯罪事实清楚,证据比较充分,但是在量刑方面辩护人多次会见被告人,也仔细的阅卷后,发现被告刘某具有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的情节,即被告人刘某在案发后积极向税务机关和侦查机关说明情况,积极协助公安机关确定本案主犯王某的身份,协助侦破案件,因此,应当认定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重大犯罪嫌疑人的重大立功情节。

【结语和建议】

本案主要涉及的问题为被告人每个阶段所实施的行为以及做出的决定均与量刑情节有关系,尤其是在抓铺之前到侦查终结期间所实施的行为、做出的决定,因此,作为辩护人应详细着重了解在此期间被告人所作出的行为。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