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委托为犯罪嫌疑人姚某某涉嫌受贿罪辩护案

律师受委托为犯罪嫌疑人姚某某涉嫌受贿罪辩护案缩略图

律师受委托为犯罪嫌疑人姚某某涉嫌受贿罪辩护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委托;犯罪嫌疑人;受贿罪;辩护

【业务类别】

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8年6月26 日

【法院名称】

四川省安岳县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陈自强

【律师事务所名称】

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四川省安岳县人民检察院以安检公诉刑诉(2018)8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姚某某犯受贿罪,并于2018年3月9日向安岳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称:

2003年至2006年,时任四川某华热电燃料公司经理的被告人姚某某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四川省资中县某通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后更名为四川某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莫某某送予的好处费共计95万元。

时任国电成都某发电有限公司燃料供应部主任的被告人姚某某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2009年至2013年先后收受四川某经贸有限公司、四川某煤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张某某送给的好处费共计120万元。2014年至2016年,先后收受某能源集团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某某送给的好处费共计70万元。

2017年8月14日,被告人姚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案发后,被告人姚某某的亲友已代为退出全部受贿款。

【代理意见】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受贿基本犯罪事实不持异议。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姚某某系电话通知主动到案,虽然在电话通知到案后首次讯问中未能如实供述,但是根据根据我国刑法和司法解释关于自首制度的宗旨和精神,本案应当认定为自首。

因此,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围绕被告人应当构成自首展开。主要内容是:

一 、姚某某具备到案的主动性

辩护人在2018年4月12日向合议庭提交的律师意见书中,指出了姚某某本人陈述的到案基本情况。

姚某某本人陈述:他是在2017年8月13日大约21:00,接到某电厂纪检监察办主任刘某的电话,刘某主任在电话中明确告知自己,第二天上班时准时到办公室,资阳检察机关要找自己调查谈话。姚某某本人已经明白是调查自己涉嫌违法违纪的事,并向刘某主任明确表示,第二天一定准时到办公室接受检察机关的调查。

第二天,姚某某上班时间准时来到办公室等候。大约9:00过,检察机关来了3至4人,在电厂纪委曾书记的办公室,检察机关将姚某某进行了简单问话后带走。姚某某被带到检察机关龙泉湖办案点,基本如实交代了自己涉嫌违法违纪的事实。

2018年4月28日,电话通知姚某某到公司接受检察机关调查谈话的公司纪检监审部副主任刘某出具情况说明,证明了姚某某的到案情况。

由此可见,姚某某本人的陈述与公司纪检监审部副主任刘某出具的《情况说明》完全一致,相互印证,充分证明了姚某某系电话通知主动到案。辩护人前次向合议庭提交的律师意见书附件中,向贵院提交了本人一篇论文《电话通知到案应当认定为自首》及相关案例,已经将“电话通知到案”具备自首主动性问题说得很清楚了,在此不再赘述。

需要提请合议庭注意的是:姚某某本人接到刘某主任的电话通知知后,就已经明白检察机关调查谈话就是剑指自己涉嫌违法违纪的事。因为当时公司老总刘某伟等已经归案,谁都知道检察机关“调查谈话”的指向。因此,姚某某是在明知检察机关要调查自己涉嫌违法违纪的事项后,电话通知主动到案,具备自首的主动性。

二、姚某某具备供述的如实性和及时性

可能合议庭纠结一个问题:即根据案卷材料,姚某某在主动归案后即2018年8月14日的首次讯问中,未能供述自己涉嫌犯罪的行为。但在第二次乃至以后多次的讯问中,姚某某均如实稳定供述了自己涉嫌受贿犯罪的行为。

仅仅是第一次讯问没有供述自己涉嫌犯罪的行为,是否就据此不能认定姚某某构成自首?辩护人认为这种观点是不能成立的。

1、从法律规定来看,我国刑法和司法解释并未对“如实供述”的时间节点做明确的严格限制。

第一,刑法和司法解释并未对“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时间节点做严格限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8号)规定 :“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亦没有规定行为人必须在主动归案后第一次讯问就必须如实供述,否则就不能成立自首。第二次讯问即如实供述,也是在主动投案后的合理且及时的时间范围内,符合刑法和司法解释的立法原意。辩护人认为,只要不是犯罪嫌疑人多次抗拒如实供述,就应当符合“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的情形。

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8号)关于“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的规定就是关于辩护人观点的最好注脚。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解释》规定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但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自动投案后,一开始未如实交代但在一审判决前能如实交代;或在一开始没有完全交代主要犯罪事实,而是在一定的时间内逐步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且在一审判决前如实交代的情形,就一定不能认定为自首么?

既然司法解释规定自首如实交代的时间界限在一审判决前,因而对在一审判决前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的,否定自首成立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正如“自动投案”只要在“犯罪以后”一样,法律没有也不可能限定犯罪后一定期限内投案的是“自动投案”,超过一定期限后不能“自动投案”。

第三,退一万步讲,如果犯罪嫌疑人最初未能如实供述,一审判决前才做出如实供述的情形如果认定自首有违自首制度初衷的话,那要求嫌疑人第一次讯问就必须如实供述才能成立自首同样也有违自首制度的初衷。既然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未对如实供述的时间严格界定在第一次讯问时,根据刑事诉讼对被告人有利的一般原则,对如实供述的时间节点可以做适当的合理的解释。本案中,姚某某从第二次讯问开始就一直稳定如实供述,应当认定为自首。

2、从我国自首制度的精神和宗旨来看,姚某某也宜认定为自首。

决定被告人行为是否成立自首,应该结合法律设置自首制度的精神和宗旨,以及全案的具体情况来综合考虑。自首制度的设立的目的在于通过鼓励犯罪分子自动投案,既有利于案件的及时侦破与审判,又有利于犯罪分子悔过自新,以减少司法成本、降低犯罪分子的人身危险性。因此对自首的适用不能机械地理解法律规定(更何况“如实供述”法律并未规定严格的时间节点),应多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及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考虑,以实现社会效果的最大化。本案中姚某某系主动归案,应无争议。虽在主动归案后第一次讯问未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在紧接着的第二次讯问以及后面的多次讯问中,均如实稳定地供述了涉案事实。姚某某仅第一次未能如实供述的情节应远不如“如实供述后又翻供”的情况严重,而后者只要在一审前又能如实供述的都能成立自首,按照“举重以明轻”的逻辑,姚某某的行为也应当成立自首。

3、从常识、常理、常情来看,认定姚某某构成自首更具合理性。

“趋利避害”是人的一种天性,而司法裁判的目的更在于培养对法律的信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初次讯问的隐瞒行为,我们应该采取教育和引导的策略,而不是全盘否定,一棍子打死。心理学研究表明:罪犯在实施犯罪行为以后往往因害怕受到刑事处罚而产生投机心理,虽投案却又不或者不完全供述犯罪事实,对于某些重要犯罪事实最初未能如实供述,对于这种心理,是完全符合人的本性的一种自我保护。我国刑法和司法解释对自首认定采取比较宽容的规定,我们不难看出,法律是在承认人之恶存在的前提下,鼓励人们“挣脱自我保护”,进而如实供述。那么,作为一种激励机制,必然需要一定的奖励才能继续,如果从一开始就采取苛刻的条件(比如要求第一次讯问就必须如实陈述),必然不利于其在实践中发挥作用。

4、实践中司法人员也认同辩护人的上述观点。

相当权威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机关报——《检察日报》在2012年3月19日第三版“观点”栏目中,刊载了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检察院杨卫萍检察官的文章——《认定自首不必要求首次讯问就交代全部犯罪事实》一文,作者认为:“认定自首不一定要在主动投案后首次讯问交代全部犯罪事实,只要犯罪分子在一审判决前具备了自首的两个成立要件,就可以认定为具备自首情节”。在作者的分析意见中,完全符合辩护人认为姚某某应认定为自首的上述观点。

【判决结果】

一、被告人姚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二、对被告人姚某某的违法所得二百八十五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裁判文书】

安岳县人民法院(2018)川2021刑初87号。

本院认为:被告人姚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财285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姚某某犯有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姚某某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予以从轻处罚,姚某某退出全部赃款,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姚某某的辩护人提出姚某某具有自首情节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据此,根据本案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百八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做出如上判决。

【案例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电话通知到案是否具备自首成立主动性;二是主动到案后首次讯问未能如实供述是否具备如实供述性。

第一个问题控辩双方没有争议。第二个问题公诉人认为首次讯问未能如实供述不具备自首成立要件。辩护人从我国刑法和司法解释关于自首的法律规定,结合法理与情理,自首制度的精神与宗旨,较为圆满地论证了即便首次讯问未能如实供述,但在第二次讯问时即如实供述,进而推广到认定自首不一定要在主动投案后首次讯问交代全部犯罪事实,只要犯罪分子在一审判决前具备了自首的两个成立要件,就可以认定为具备自首情节。并用权威的检察日报的文章来说服合议庭和公诉人,得得到法庭的采纳,公诉人也没有意见。在判决中认定被告人构成自首,从轻判处五年有期徒刑,被告人未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

【结语和建议】

在司法实践中,对于被告人电话通知主动到案是否应认定为自首,在普通刑事案件中意见比较一致,即认定为自首。但在职务犯罪案件中,却有不同的认识,一则是司法解释对职务犯罪自首认定有比普通犯罪更为严苛的条件,二是最高法院在2014年对四川省高院有个批复,认为不成立自首,导致在司法实践中比较混乱。

辩护人认为,职务犯罪也是犯罪,与普通犯罪自首认定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同时,从法理来看,被通缉的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都可以认定为自首,为何电话通知到案不能认定为自首。自首主动性的本质在于“可选择性”,犯罪嫌疑人可以选择不主动到案,却选择了电话通知到案,具备自首的主动性,加上如实供述,应当成立自首。建议司法机关明确这个问题。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