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吕某与南昌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

律师代理吕某与南昌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吕某与南昌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民间借贷;备案印章;无权代理;表见代理

【业务类别】

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7年1月37日

【法院名称】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姚俊、江雄元

【律师事务所名称】

北京大成(南昌)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6年1月15日,上海漆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向吕某借款人民币50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漆某在借条上签字,借条约定借款期自2011年1月15日起至2014年5月15日止。后漆某指示南昌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接受该500万元。

【代理意见】

我们认为,被告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理由如下:

一、案外人漆某已向贵院出具一份公证《声明书》,对于借款过程应以该声明书为准

虽然庭审中该《声明书》并未看到原件,但庭后经核实,法庭已收到该《声明书》原件。

该《声明书》系经公证机构公证的证据,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问题,应当作为认定案件的事实依据。且该《声明书》系在一审法院未准许追加其为被告或第三人的情况下,于一审判决之后才形成的证据,属于法律规定的二审新证据。

该《声明书》可以说明如下事项:

第一,漆某在该《声明书》中陈述其并没有向吕某出示过任何关于上诉人的书面文件,这当然也包括被上诉人提交的《项目审批表》;

第二,漆某陈述借条中的“南昌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印章是后补盖的,结合借条出具日期是在转账后一个月这一客观情况,足以认定借条是后补的;

第三,漆某还了不少的利息,结合一审中被上诉人自认的65万元还款,足以认定借款系漆某个人行为,还款也是其个人行为。

二、被上诉人不符合表见代理关于的主客观要求,漆某个人借款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领域民商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纪要》第八条规定:关于合同相对人善意且无过失主观要件的认定:

(一)表见代理构成的客观要件和主观要件,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的两大要件,合同相对人在证明代理表象充分性的同时,一般也证明了自身善意及无过失的程度,即合同相对人在不知道项目经理无代理权方面不存在疏忽或者懈怠,并为此承担举证责任;

(二)对合同相对人主观上是否善意无过失的认定,应采客观认知标准,包括知道或者根据市场规则、生活常识可以推定的应当知道。原则上不认可因个体认知能力不同的差异性。

从借款整个过程来讲本案漆某的借款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不符合表见代理主客观要求:

借款之前,漆某并没有向被上诉人出示南昌一建授权,也未出示过其他与上诉人有关的材料,客观上没有足以使其相信被上诉人有权代表上诉人的客观表象,被上诉人作为一个从事建筑行业十几年的商业人士,主观上如果认为是代表上诉人借钱,就必须进行审查,其具有核实的义务。况且,被上诉人陈述其并不认识上诉人,那么从未打过交道的上诉人作为南昌的国有企业怎么可能持公章到绍兴向毫无往来的被上诉人借500万元巨款?被上诉人没有尽到注意义务,明显存在疏忽懈怠。

漆某出具借条之时,被上诉人只听他人说过漆某是上诉人上海分公司负责人,并没有去查实,本就不应相信,况且上诉人上海分公司注册经营地址在松江区,借条却是在闵行区出具。审批单与借条中漆某的签名完全不一样,连上诉人的名字也是不一样的。在出现这种客观存疑的情况时,被上诉人应当预见漆某并不能代表上诉人,表见代理要求的客观权利表象出现动摇。

在借款之后,被上诉人从未联系、催促过上诉人,其一直是与漆某联系,还款也是催促漆某,漆某确实也还了一部分钱。所以由此可以看出,还款方面也是与上诉人毫无关系的,被上诉人甚至都从未向上诉人主张过,这足以表明其主观上并非认定是上诉人借款,也不是善意无过失的。

三、上诉人有理由收取漆某的500万元,并未因被上诉人行为而获得利益

上诉人对上海漆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拥有债权,一审中上诉人已经对此举证证明。案外人漆某在当时是上海漆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审中上诉人也已经对此举证证明。

上诉人要求上海漆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依约归还借款是正当、合法的,漆某从被上诉人处借款用于归还上诉人,对此上诉人并不知情也无法控制,上诉人并没有因被上诉人的行为而获得利益。

【判决结果】

二审判决撤销浙江省上虞市人民法院(2016)浙0604民初3024号判决。

【裁判文书】

法院认为,根据涉案证据材料以及当事人的陈述,可以确定案外人漆某既非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也非上诉人的职员,其以上诉人名义在借条上加盖的印章经鉴定为非上诉人备案印章,且未得到上诉人的授权,上诉人亦明确表示不予追认,因此,漆某无权代表上诉人,被上诉人主张漆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就此其应当举证证明。因案已查明借条出具时漆某持有印章并提供了上诉人的银行账号,于此本院亦认为被上诉人已经完成了举证证明漆某行为当时存在有权代理客观表现形式要素的义务。根据表见代理的认定规则,被上诉人尚应就其在漆某出具的借条当时主观上系善意其无过失地相信漆某有代理权承担证明责任,对此双方当事人各执一词。故本案二审争议焦点即为被上诉人在借条出具时是否为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漆某有代理权。

被上诉人自认从事建筑方面的工作已有10来年,从常理而言应当对建筑行业比较熟悉且应当具备相当的商业风险意识,且其还自认案涉借款发生之前与漆某是不认识的,与上诉人之间也没有经济往来,故其理应对漆某有无代理权更加谨慎注意。但从被上诉人的举证情况分析,首先,本院认同一审法院对上诉人上海分公司、江西省建工集团公司上海分公司、江西省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企业年检信息的评析,仅以通信地址、联系电话一致尚不足以认定漆某系上诉人上海分公司实际负责人,且改写信息仅为被上诉人事后核查所得,不符合表见代理认定规则中关于行为当时这一事件要件的要求,即不能用于判断被上诉人在借条出具当时主观上是否为善意且无过失的依据。同理,上海紫光物联科技基地及上海桑达传媒有限公司翻新生产及辅助用房工程的承建信息、上诉人公司账户流水、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6)赣0103民初454号民事判决书网络打印件均为被上诉人在本案诉讼过程核实所知,当然也不能作为印证其已尽谨慎注意义务的依据,且上诉人公司账户流水反映的仅为资金流转这一客观情况,与本案争议事实的审查并无实质关联。其次,被上诉人据以证明其在借条出具当时对漆某身份做了必要、谨慎的审查,依据主要在于一份项目部合同(协议)审批表,其称彼时漆某当场出示了该审批表以及上诉人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因营业执照显示上诉人法定代表人为姜云鹏,与漆某并非同一人;审批表载明发包方为南昌市第一建筑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上诉人名称不一致,其他内容亦不能直接反映与上诉人之间存在何种关系,且该审批表没有加盖任何印章,从常理而言真实性就不能够确定,故仅凭该两份材料根本不足以认定被上诉人主观上的善意与无过失。况且,被上诉人只有单方关于漆某当场出示材料的陈述,这与前述公证书所载漆某的声明矛盾,在无其他有效证据支撑该陈述的情况下,此单方陈述难以被采信,因此一审关于漆某向被上诉人出示过该份审批表的认定存在不当。再次,被上诉人虽然已举证证明漆某行为当时具备有权代理客观表象,但按其陈述,其当时审核了漆某出示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那么其理应知晓漆某并非上诉人法定代表人,依前述评析,审批表本身存在诸多不能证明漆某与上诉人之间身份关系的纰漏,由此被上诉人尚应进一步就该有权代理客观表象即持有印章、提供账号行为之合法来源、合理原因作必要、谨慎的审核,其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的陈述一方面仅具单方性,且与漆某的证言相左,另一方面也不能达到善意、无过失的程度。据上评析,法院认为被上诉人就其主张表见代理举证不足,依法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就被上诉人所述的款项流转问题,因被上诉人提起本案诉讼的请求权基础为民间借贷债权,故其应当就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合意承担结果意义上的证明责任。现其举证不足以证明与上诉人之间存在直接有效的借贷合意,如前所述被上诉人亦不能举证证明漆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而能从法律意义上约束上诉人,上诉人亦不予追认,被上诉人收到的还款也系案外人漆某所为,缺乏与上诉人之间的法律关联。至于500万元款项进入上诉人账号后的流转,并非本案讼争法律关系的审理范畴,且上诉人主张系与漆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漆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之间因存在借款等法律关系而有权自行支配,该主张属于对被上诉人诉请的反驳,在被上诉人尚不能就其本案诉请举证证实请求权基础存在的前提条,上诉人无需对其反驳主张承担终局的证明责任,况且其已然提交了漆某证言及相关借款合同等初步的证据材料,该初步的举证行为更进一步降低了被上诉人所举证据的证明力。因此被上诉人就其诉请缺乏证据支撑,依法应予驳回。

综上,南昌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二审法院予以支持。因此,判决撤销浙江省上虞市人民法院(2016)浙0604民初3024号判决。

【案例评析】

民间借贷合同从定义的角度来讲是借出者把一定数量的货币或实物交付借用人所有,借用人在约定期限内负责归还同等数量的货币或同种类、品质、数量的实物而约定订立的合同。民间借贷合同是非要式合同,它不以履行一定方式为必要。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的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

无权代理是指在没有代理权的情况下以他人名义实施的民事行为的现象。可见,无权代理并非代理的种类,而只是徒具代理的表象却因其欠缺代理权而不产生代理效力的行为。无权代理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包括表见代理和表见代理以外的无权代理。狭义的仅指表见代理以外的无权代理。在中国,无权代理一般指后者,即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所进行的代理。

表见代理是指被代理人的行为足以使善意第三人相信无权代理人具有代理权,基于此项信赖与无权代理人进行交易,由此造成的法律后果强行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表见代理中,虽行为人无代理权,因本人与行为人之间具有某种事实上或法律上的联系,使相对人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行为人是本人的代理人,具有代理权。表见代理的构成要求本人对无权代理发生主观上有过错,相对人对此无过错。这两点共同构成表见代理成立的特殊主观要件,缺少其中任何一项都不能构成表见代理。表见代理发生法律效力的情形,一是在第三人主张表见代理的情况下,代理行为的法律效果直接归谁于被代理人,被代理人承担该法律后果后,合同相对人有权向代理人主张损害赔偿。二是如第三人主张无权代理,表见代理在没有代理权这一实质特征上同于无权代理,按照有关无效民事行为的规则来处理。注意第三人主张表见代理,本人予以否认的,有本人举证,举证不能,表见代理成立。

无权代理,行为人不仅事实上不具备任何代理权,而且表面上也没有令相对人确信其有代理权的充足理由。无权代理只要本人无过错,相对人无论是否有过错都可成立,即使在本人有过错相对人同时有过错的情况下,仍属狭义无权代理。无权代理发生法律效力的情形有两种。一是本人追认。《民法通则》第66条规定:“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行为,只有经过被代理人的追认,被代理人才承担民事责任。”二是视为无权代理人本人同意。《民法通则》第66条规定:“未经追认的行为,由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

【结语和建议】

本案中,审批表本身存在诸多不能证明漆某与上诉人之间身份关系的纰漏,由此被上诉人尚应进一步就该有权代理客观表象即持有印章、提供账号行为之合法来源、合理原因作必要、谨慎的审核,其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的陈述一方面仅具单方性,且与漆某的证言相左,另一方面也不能达到善意、无过失的程度。因此,被上诉人就其主张表见代理举证不足,依法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