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证实务 正文

通过中国委托公证人顺利解决香港遗嘱继承法律适用问题公证案例

通过中国委托公证人顺利解决香港遗嘱继承法律适用问题公证案例缩略图

通过中国委托公证人顺利解决香港遗嘱继承法律适用问题公证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22日,当事人杨某来到东莞市东莞公证处,申请办理位于东莞市XXX的不动产继承公证,并提供了在香港的中国委托公证人处办理的《声明书》等相关证明材料。

公证员对杨某提供的相关材料进行了审核,基本情况如下:一、被继承人孙某为香港人,于2012年2月在香港去世,其遗留有位于东莞市XXX的不动产一处;二、被继承人孙某的父亲孙大某健在,母亲何某于2016年11月去世,配偶是杨某,还有一个子女杨小某(未成年);三、被继承人孙某于2012年2月17日在香港的律师所立有一份遗嘱,声明以香港为永久居留地并希望本人遗嘱根据香港法例解释,并将其所有财产(包括上述财产份额)在扣除本人所欠债项、殓葬费及遗嘱管理的开支及遗产税项后无条件的给予及遗赠给杨某,该遗嘱已经香港高等法院认证;四、当事人杨某要求按照遗嘱继承上述的不动产,并称这是其妻子孙某生前的遗愿,他要按照其妻子的遗愿来办理相关的事宜。

该遗嘱继承公证涉及如下几个问题:一、被继承人为香港人,而遗产是位于东莞市的不动产,在法律适用上需明确应按照中国内地抑或香港的法律来继承;二、被继承人生前立有遗嘱,该遗嘱的效力也需明确应该按照内地还是香港的法律来认定;三、被继承人孙某的子女杨小某未成年,继承遗产时涉及到中国内地继承法中的“必留份”,即未成年子女的生活保障问题。

通过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办理该遗嘱继承公证关键即在于解决中国内地和香港之间的法律适用(详见《公证书》第六点)。该继承案件所涉及的内地法律,我们可以直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的规定;关于遗嘱是否有效的问题,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公证处建议当事人通过中国委托公证人出具《声明书》、《法律意见书》等公证文件来对相关的法律问题进行解释。通过中国委托公证人这一渠道,解决两地的法律适用问题,使涉及港、澳当事人的相关公证事宜得到顺利解决。

中国委托公证人制度设立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香港居民回内地处理民事、经济法律事务所需公证证明的问题。随着香港与内地民事、经济和其他交往的不断增多,两地人民对于公证的需求量也日益增多,需求种类也更加丰富和多样化。香港和内地之间法律制度不同,办理公证证明所依据的法律法规、办证程序和效力也不相同,中国委托公证人制度不仅可以确保香港发往内地使用的公证文书真实、合法,还可以解决内地和香港不同社会制度和法律体系下的法律适用以及两地之间公证文书相互使用的问题,为内地和香港民众处理民事、经济事务提供了便捷有效的法律服务,有力地维护了两地居民的合法权益。

【公证书格式】

公   证   书


(XXXX)XXXX字第XX号

申请人:杨某,男,XXXX年XX月XX日出生,香港居民身份证号码:XXXX,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号码:XXXXX,现住香港。

被继承人:孙某,女,XXXX年XX月XX日出生,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号码:XXXX,生前住香港。

公证事项:继承权

申请人杨某因继承被继承人的遗产,于二〇一七年X月X日向我处申请办理继承权公证。

本处向申请人告知了继承公证的法律意义、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和继承人申办公证的权利义务。申请人承诺所提供的材料真实无误,并承诺提供的材料如有虚假或有重大遗漏,对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返还继承的财产,并愿承担法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的规定,我处对申请人提交的权利证明及相关证据材料进行了审查核实,并对申请人及有关人员进行了询问,现查明如下事实:

一、被继承人孙某于二〇一二年XX月XX日在香港死亡。

二、申请人杨某向本处申请继承被继承人遗留的不动产一处,位于东莞市XX镇(街)XXXX的不动产,《房地产权证》编号:粤房地证字第XXXX号,《房地产权共有(用)证》编号:粤房地共证字第XXXX号,建筑面积:XXX平方米。该不动产实属被继承人孙某与配偶杨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之共有财产,各占二分之一份额。

三、被继承人孙某的配偶是杨某,其只有子女一人:杨小某,除此之外无其他子女。被继承人孙某的父亲是孙大某,母亲何某已于二〇一六年XX月XX日死亡。

四、据杨某称,被继承人生前未与他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但于二〇一二年XX月XX日在香港XX律师事务所立有遗嘱,且该遗嘱为被继承人生前所立的最后一份有效遗嘱,该遗嘱已经香港高等法院认证。被继承人孙某在上述遗嘱中表示将上述不动产中属于其本人份额之产权遗留给杨某所有。

五、现杨某表示要求继承被继承人的上述遗产。

六、就杨某提出的遗嘱继承申请,因被继承人孙某为香港人,而其遗产又位于广东省东莞市,因此,首先要解决法律的适用问题,才能办理相应的继承手续。现就具体法律适用问题分析如下: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九条: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问题,参照适用本规定。被继承人孙某为香港人,因此,涉及其遗产的继承应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应法》。

2、《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应法》第三十六条:不动产物权,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六条:中国公民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遗产或者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外国人的遗产,动产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外国人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遗产或者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中国公民的遗产,动产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外国订有条约、协定的,按照条约、协定办理。被继承人孙某遗留的不动产位于东莞市,因此上述遗产的继承,应当适用中国内地的法律。

3、《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应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遗嘱效力,适用遗嘱人立遗嘱时或者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被继承人孙某是香港人,并且根据申请人杨某提供的经公证的《声明书》显示:被继承人孙某生前在香港立有遗嘱,在该遗嘱中,孙某声明以香港为永久居留地并希望本人遗嘱根据香港法例解释,并将其所有财产(包括上述财产份额)在扣除本人所欠债项、殓葬费及遗嘱管理的开支及遗产税项后无条件的给予及遗赠给杨某。因此,被继承人孙某所立遗嘱的效力应适用香港的法律。

4、被继承人孙某所立的上述遗嘱已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认证为有效遗嘱。并且,根据申请人提供的由中国委托公证人及香港律师甲出具的《有关:XX办理国内不动产继承声明》的法律意见书显示:香港法例中并无规定立遗嘱人必须预留必要份额给予其未成年子女;并且,如果遗嘱经香港高等法院认证有效的情况下,杨某可以依据遗嘱继承立遗嘱人的遗产。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九条所规定的遗嘱应当对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问题,杨某称:虽然孙某在遗嘱中没有为其未成年的女儿杨小某保留一定的遗产份额,杨小某现在也没有劳动能力,但其作为杨小某的父亲暨法定监护人,既有义务也有能力抚养杨小某,保证给杨小某提供必要并且足够的生活来源,并专门办理了承诺书公证【公证书编号:(2017)粤莞东莞第XXX号】。

依据上述事实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应法》的规定,被继承人孙某的上述遗产继承应当按照其在香港所立的遗嘱办理,故被继承人孙某死亡时遗留的上述合法财产由杨某一人继承。

附:(2017)粤莞东莞第XXXXXX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东莞市XX公证处

公证员

XXXX年XX月XX日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