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委托为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告人拉某进行辩护案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告人拉某进行辩护案缩略图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告人拉某进行辩护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受委托;妨害公务罪;被告人;辩护

【业务类别】

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20年2月12日

【法院名称】

岗巴县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汤杰、其美仁增

【律师事务所名称】

江苏天茂(日喀则)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8年12月2日,定结县多布扎乡某某村与岗巴县直克乡某某村发生了一起草场纠纷,当日多布扎乡某某村村民扣留了直克乡7只绵羊。2018年12月4日凌晨,定结县、多布扎乡两级工作组在多布扎乡某村村委召集村两委班子成员,要求归还被扣留直克乡7只绵羊。当日上午被告人拉某(多布扎乡某村村委主任)向村民传达上级领导要求归还直克乡绵羊时遭到村民反对,甚至受到被告人南某等村民的言语威胁,被告人拉某无奈下通知村民每户派一人自行向县长说明。

2018年12月4日上午11时许,定结县县委副书记、政府县长和多布扎乡委书记等人在定结县公安民警的陪同下,来到多布扎乡某村德康商店门前,向该村群众做思想教育工作,但村民们各说其道完全不予听从县长的教育,反而往县长方向起哄和推搡,导致场面一片混乱,为了控制现场,执勤民警向个别村民喷洒催泪器,村民们顿时产生敌意,向县长和公安民警方向仍石头,被告人拉某也向公安民警方向扔了3块石头,被告人南某、平某、边某及部分村民继续扔石头追赶工作人员,并用石头砸坏政府公务用车。

2018年12月14日,被告人拉某因涉嫌妨害公务、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定结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定结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月6日批准逮捕。定结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6月8日向定结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9年7月18日定结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2019年7月29日,定结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本案,被告人拉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拉某不服定结县人民法院判决,向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2019年8月29日,日喀则中级人民法院书面审理本案,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并发回定结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2019年10月30日,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移送岗巴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11月28日,岗巴县人民检察院向岗巴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20年1月9日岗巴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天茂(日喀则)律师事务所律师接受被告人拉某的委托,依法参加庭审,为被告人拉某提供刑事辩护。

【代理意见】

拉某辩护律师提出辩护意见认为:

一、公诉机关指控拉某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证据严重不足,公诉机关提交的言词证据存在重大瑕疵

1.被告人拉某多次回想犯罪事件的发生过程,始终坚持认为并未参加、实施砸车一事,而且四名同案犯均未见到过拉某实施砸车。其次,公诉机关除了两份证人证言外,无其他任何实物证据证实拉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的事实。例如:拉某有无用石头砸汽车、是否砸到汽车、砸到汽车造成的财物损失有多少、砸汽车的石头在哪等等。

2.证人巴某作为多布扎乡人民政府副乡长其与本案犯罪事件受害方存在行政隶属关系,系本案利害关系人;而证人白某与拉某平时工作、生活上存在较大过结,其证言不可避免地具有主观性。

3.本案当中公诉机关提供的两份证人证言无法与五名被告人供述相互印证,且无其他证据能够佐证拉某参与、实施砸车一事。加之本案当中证人拉某次仁、顿珠、久白、米玛顿珠、次平等其他证人均未看到过拉某参与、实施砸车一事,反而证人拉某次仁的陈述拉某阻劝其实施扔石头行为。

综上,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仅凭两份证人证言指控被告人拉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事实不够清楚,证据不够确实、充分,不能作为被告人拉某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定案根据。

二、本案不构成共同犯罪

(一)共同犯罪成立条件

1.主体条件二人以上。

2.主观条件:共同故意。共同故意又包括两个内容:各共犯人均有相同的犯罪故意;各共犯人之间具有意思联络。

3.客观条件:共同犯罪行为。指各共犯人都实施了符合同一犯罪构成的行为,而且各共犯人的行为在共同故意支配下相互配合、相互协调、形成一个整体。在发生了危害结果的情况下,各共犯人的行为作为一个整体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也意味着各共犯人的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二)本案中五名被告人没有共同犯罪故意,则不能成立共犯

1.同时犯不成立共同犯罪。同时犯是指二人以上同时以各自行为侵害同一对象,但彼此之间无意思联络的情况。

2.先后故意实施相关犯罪,彼此没有主观联系的,不成立共同犯罪。

综上,结合本案犯罪事实和情节,五名被告实施犯罪行为之前无意思联络,五名被告系先后实施犯罪行为,彼此没有主观联系,不符合共同犯罪的构成要件。

三、被告人拉某依法应当、可以从轻、减轻的情节

1.被告人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小,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现。

2.被告人无主观上的恶意妨害公务,仅仅是希望县人民政府公平公正的彻底解决草场纠纷,其主观上系维护村集体利益。

3.被告人拉某任职多布扎乡念孜村村长期间鞠躬尽瘁,工作成绩突出,曾获得过各种先进优秀表彰。

4.被告人长期坚持在基层工作,积劳成疾、重病缠身。被告人的配偶在家待业系文盲,3个子女需要抚养教育,父母年迈多病需要照顾。

辩护人详看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发现五名被告人是文盲半文盲,其中教育学历最高的是初中文化。辩护人通过仔细研判被告人笔录等资料,发现五名被告人皆是本份、憨厚、莽撞的农牧民,全部都没有犯罪前科,主观恶意极小,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有真诚悔罪表现。

综上所述,被告人拉某犯罪情节较情,能够主动配合组织,如实交待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且被告人自愿认罪、悔罪,没有再犯危险,经对其社区矫正,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同时,基于“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罪责相适”的原则,因此,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被告人拉某的犯罪主观恶性极小、犯罪情节显著轻微、没有造成国家经济损失的案情,务必考量多布扎乡某村和直克乡放牧习惯及草场争议的历史缘故,请人民法院依法对其适用缓刑。

【判决结果】

2020年2月12日,岗巴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拉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三个月。

【裁判文书】

本院认为,被告人拉某等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拉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指控事实补充其他证据,公诉机关没有补充其他证据,对两份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和证明力进行阐明,本院认为仅有两份证人证言且不能相互印证,不能充分证明被告人拉某实施了故意毁坏财物的犯罪事实,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拉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

对于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仅凭两份证人证言指控被告人拉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事实不够清楚,证据不够确实、充分,不能作为被告人拉某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定案根据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本案系共同犯罪案件,五名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当,本院对此不分主、从犯,本案中五名被告人归案后及庭审中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具有酌情从轻处罚情节。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性,社会影响及危害性等量刑方面结合案情应依法从严惩处,对五名被告人均不适用缓刑。

【案例评析】

1.根据公诉机关掌握的现有证据和被告人拉某本人的供述和辩解,被告人拉某符合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指控拉某涉嫌妨害公务罪的罪名不提出异议。

2.鉴于第一次(定结法院)庭审中,公诉机关指控认为被告人拉某在本案中起到组织带头作用,辩护人从案件整体的角度考虑,决定首先以本案是否构成共同犯罪及被告人拉某在本案中是否起到组织带头作用的问题作为辩护工作的切入点进行着重辩护。其次,根据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掌握的有关证据,对被告人拉某是否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问题进一步辩护。最后,主要根据律师收集的量刑方面的证据,为拉某罪轻辩护。

3.在岗巴法院第二次庭审中,辩护人主要以拉某是否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问题作为主要辩护内容进行辩护。辩护人具体分析认为:公诉机关仅有的两份证人证言只能证明被告人拉某在案涉汽车方向扔石头,而无法证明拉某仍的石头是否砸到汽车、石头砸到汽车哪个部位等等,加之两位证人证言的客观性存在合理怀疑之处。因此,公诉机关指控拉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证据存在重大瑕疵,无法证明拉某实施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事实。

4.在量刑方面,辩护人以拉某无犯罪前科、归案后如实供述全部罪行,悔罪表现、主观恶性小,并结合律师收集的量刑方面的证据,最后进行罪轻的辩护。

【结语和建议】

作为辩护律师,只有全面了解案件事实和具体细节,深入研判证据材料,才能正确找准辩护方向;在确定辩护方向、制定辩护策略过程中,律师还要分清辩护工作的主从关系,兼顾案件整体和细节的衔接,这样才能形成一套缜密的辩护思路。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