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饶某进行辩护案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饶某进行辩护案缩略图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饶某进行辩护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委托;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辩护

【业务类别】

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9年12月26日

【法院名称】

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袁金成

【律师事务所名称】

上海建纬(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2019年5月8日17时许,被告人程某经被告人杜某、饶某帮忙联络,驾驶D3XXX6长安铃木牌轿车拉载杜某、饶某前往本市新市区铁路局公园附近向被告人潘某购买毒品。

被告人潘某以850元每克的价格向被告人程某、杜某、饶某贩卖3包白色晶体,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民警从被告人潘某处查获20000元毒资,另有5500元尚未转账,在被告人程某驾驶的轿车内查获3包白色晶体。经称量,共计净重30.192克,经鉴定,送检所有检材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案发后,被告人潘某、杜某、饶某、程某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代理意见】

律师代理饶某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饶某非法持有毒品罪以及量刑建议均没有异议。本案被告人已经针对指控罪名及量刑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适用认罪认罚制度,对此没有异议。

二、本案属于典型犯意引诱犯罪,应从轻处罚。饶某本身并无毒品犯罪的想法,由于陈某要求帮忙联系毒品,才出于给朋友帮忙的心态,联络卖家。根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部分法院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六条特勤介入案件的处理问题规定:“行为人本没有实施毒品犯罪的主观意图,而是在特勤引诱和促成下形成犯意,进而实施毒品犯罪的,属于‘犯意引诱’。对因犯意引诱实施毒品犯罪的被告人,根据罪行相适应原则,应当依法从轻处罚”。据此规定,饶某应从轻处罚。

【判决结果】

法院一审判决:

一、被告人潘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二、被告人杜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三、被告人饶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四、被告人程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五、扣押的甲基苯丙胺30.192克、犯罪工具手机四部予以没收。

六、扣押的车辆和毒资25500元由扣押机关负责依法处理。

【裁判文书】

被告人潘某明知是毒品而贩卖甲基苯丙胺30.192克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依照我国刑法规定,应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杜某、饶某、程某无视国家法律,共同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30.192克,三名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依照我国刑法规定,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存在,指控的罪名及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潘某、杜某、饶某、程某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资源认罪认罚,本院在量刑时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杜某曾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刑法,刑罚执行完毕后,又犯非法持有毒品罪,系毒品再犯,本院从重处罚。辩护人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信。

【案例评析】

一、居间介绍人在毒品共同犯罪中的认定

本案中,饶某是由于朋友(买家)的请求而做出的帮忙联络卖家的行为,其本身没有毒品犯罪的犯意。而且饶某朋友购买毒品的目的就是自己吸食,并无贩卖故意。依据2015年5月18日《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第二条第(二)项“共同犯罪认定问题”的规定:“居间介绍者受贩毒者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购毒者的,与贩毒者构成贩卖毒品罪的共同犯罪;明知购毒者以贩卖为目的购买毒品,受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贩毒者的,与购毒者构成贩卖毒品罪的共同犯罪;受以吸食为目的的购毒者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贩毒者,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一般与购毒者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共同犯罪”。据此规定,饶某行为应和其朋友一起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的共同犯罪。

二、本案属于典型特勤引诱犯罪

本案中饶某本身并没有非法持有毒品的犯罪意图,是在其朋友邀请下实施,而其朋友在本案中属于特勤人员,因此本案属于典型特勤引诱案件。根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部分法院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六条的规定,“行为人本没有实施毒品犯罪的主观意图,而是在特勤引诱和促成下形成犯意,进而实施毒品犯罪的,属于‘犯意引诱’。对因犯意引诱实施毒品犯罪的被告人,根据罪行相适应原则,应当依法从轻处罚。”因此,本案被告人饶某应当按照非法持有毒品罪从轻处罚。

三、认罪认罚制度的适用

本案在侦查终结移送给检察院审查起诉时,对饶某移送的罪名是贩卖毒品罪。案件到检察院机关后,辩护律师积极和检察官联络,在征得饶某同意的前提下向检察官提出认罪认罚要求,同时对涉嫌罪名进行进一步说明。审查起诉后经退侦一次,最终和检察官就罪名达成一致,认定饶某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在罪名确定后对量刑做了沟通,确定一年半刑期。本案在审查起诉阶段针对罪名的有效沟通以及对认罪认罚制度的适用,对本案之后的庭审程序简化奠定了基础。

【结语和建议】

本案涵盖了罪名辩护以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作为辩护律师在本案审查起诉阶段就充分发挥刑事辩护的作用,纠正了侦察机关移送时不恰当的罪名,对之后适用认罪认罚制度以及简化庭审程序起到关键作用。

通过让被告人通过放弃部分诉讼权益,参与到量刑问题的决定过程中,依法获得从宽处罚的裁判结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