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死亡职工魏某某近亲属罗某某、毛某某、魏某诉贺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行政诉讼案

律师代理死亡职工魏某某近亲属罗某某、毛某某、魏某诉贺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行政诉讼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死亡职工魏某某近亲属罗某某、毛某某、魏某诉贺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行政诉讼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代理;死亡;职工;近亲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行政诉讼

【业务类别】

行政诉讼

【法院判决时间】

2019年9月19日

【法院名称】

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白杰德

【律师事务所名称】

广西众望(富川)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魏某某生前系广西壮族自治区烟草公司贺州市公司的合同制员工,在该公司的驻点信都专卖管理所从事客户经理岗位工作,对信都镇的卷烟零售户提供客户服务。信都专卖管理所位于贺州市八步区信都镇东和社区金星商贸城,所承租的房屋共有四层,一楼为办公场所,二至四层为食堂和宿舍区。魏某某平时星期一到星期五在信都专卖管理所上班,吃饭,住宿则在该所二楼,2018年10月16日,魏某某作为客户经理白天按照制定走访客户任务,自行驾驶自有车辆走访管辖客户,晚上18时10分所有人员在驻点二楼食堂就餐,当晚魏某某并没有值班安排。2018年10月17日8时10分许,魏某某被同事发现斜躺在二楼公用卫生间,呼之无反应,当时卫生间灯亮着,排气扇运转,水龙头处于排水状态,同事立即拨打120和110电话,经医生抢救无效于9时10分宣布死亡。贺州市公安局信都派出所民警经现场勘查,排除他杀。

发生事故后,魏某某家属罗某某、毛某某、魏某于2018年10月30日向贺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提出对魏某某认定为工伤的申请,贺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受理和调查取证后认为:魏某某不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因此,认为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应当认定为工伤和第十五条其他视同工伤的情形,并于2018年12月27日作出贺人社工不认字(2018)3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罗某某、毛某某、魏某不服,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代理意见】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之内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根据上述规定,死亡时间、工作岗位、工作时间,是确定能否认定视同工伤的三个必备要素。在本案中,魏某某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已确定,各方没有异议,但如何界定其工作岗位和工作时间,是本案争议的焦点,根据庭审调查的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魏某某死亡不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遭受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也不符合第十五条第一项视同工伤的情形,故魏某某死亡不符合工伤的认定,理由如下:

一、魏某某发生事故的时间不是工作时间。

发现魏某某发生事故的时间是2018年10月17日上午8点10分左右,当天下大雨,所有员工都还未开始上班,当时魏某某倒在卫生间,处于洗澡状态,不可能处于工作状态,也不是工作时间。从魏某某死亡的情形看,烟草公司所在的信都专卖所没有在2018年10月16日安排魏某某加班或要求其值夜班,10月16日魏某某白天工作到18点,于18点左右统一与其他员工共进晚餐,从 20点左右上楼休息到17日上午8点10发现其倒在二楼卫生间的时间属于休息时间,连最后发送微信的时间也是在20点左右,故其发生事故的时间不是工作时间。

二、魏某某发生事故时并不在工作岗位。

所谓不定时工作制,也叫无定时工时制,它没有固定工作时间的限制,是针对因生产特点、工作性质特殊需要或职责范围的关系,需要连续上班或难以按时上下班,无法适用标准工作时间或需要机动作业的职工而采用的一种工作时间制度。适用该制度需要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

虽然魏某某与烟草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实行的是不定时工作制,但在实际的工作中魏某某实行的是固定的工作制度并非不定时工作制,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证实:

1.原告提供的《贺州市城区烟草专卖局(营销部)印发《内部管理办法》》中规定的就餐时间显示:信都专卖管理所的所有员工有统一用餐时间,即早中晚三餐都在管理所用餐,中午也安排有休息时间,魏某某工作时间相对固定。

2.根据《客户经理驻点服务管理规定》第十一条“客户经理实行定时驻点…驻点服务结束后,应于当天下午18时前回到所在部门报到”的规定,作为客户经理的魏某某在信都管理所工作有明确的工作时间,对其每天下班时间也有要求,事实也证明魏某某在完成当天的工作任务后,于当天18点回到了信都管理所,并于当天20点左右上二楼宿舍休息,没有存在加班情形。

3.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社部发(2016)29号】第五条“职工因工作原因驻外,有固定的住所,有明确的作息时间,工伤认定时按照驻地当时正常工作的情形处理”的规定,因魏某某在信都管理所的工作有固定住所,有明确的作息时间,故魏某某的工伤认定也按应当照信都专卖管理所的工作情形认定,而不能对工作岗位无限地进行扩大解释,不能简单地认定魏某某在宿舍的卫生间洗澡也是工作的合理延伸,因此,魏某某发生事故时并不在工作岗位。

三、魏某某死亡不是在工作时间内发生。

烟草公司的工作区和生活区是分开的,魏某某发生事故不是在工作区域,而是宿舍卫生间洗澡的时间,不能认定魏某某在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其同事的证人证言及被告工作人员对覃某某的调查笔录中均显示,结合烟草公司提供的值班登记表,魏某某在10月16日晚上20时后是上楼休息的,不存在加班、值班的情形,不是工作的时间,所以,魏某某死亡不是在工作时间内发生。

综上,魏某某死亡时不在工作时间内,也不在工作岗位上,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也不符合第十五条第一项视同工伤的情形,不应认定为工伤。

【判决结果】

法院一审行政判决:驳回罗某某、毛某某、魏某的诉讼请求。

【裁判文书】

案号:(2019)桂1102行初21号《行政判决书》                

本院认为,魏某某是否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是本案争议的焦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之内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根据上述规定,死亡时间、工作时间、工作岗位是确定能否认定视同工伤的三个必备要素。在本案中魏某某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已确定,各方没有异议,但如何界定其工作岗位和时间,是本案争议的焦点。魏某某死亡不应认定为视同工伤。理由:一是魏某某死亡时间是在晚上或者早上的休息时间,其当时不是在工作,不是工作时间。从魏某某死亡的现场看,2018年10月16日晚,魏某某18时左右在饭堂吃饭,20时左右回宿舍休息,10月17日早上8时10分左右魏某某被同事发现倒在宿舍卫生间时,其光着身子斜躺在地上,卫生间的灯亮着,排气扇运转,热水器花洒和水龙头处于排水状态,同事呼之无反应,其死亡不属于在工作时间内死亡。二是魏某某与第三人广西壮族自治区烟草公司贺州市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魏某某实行的是不定时工作制度,即魏某某在工作时是工作时间,其在休息时是休息时间。魏某某事发当日在白天完成每天的回访客户服务后,晚上回到驻点吃过晚餐后休息,当晚未安排值班,符合劳动合同约定。因此,不能认定为魏某某在宿舍区洗澡、休息是工作时间或者工作时间的合理延伸。三是魏某某死亡不是在工作岗位。魏某某死亡时不是在工作,而是在二楼宿舍区卫生间洗澡过程中倒在地上,不能认为魏某某在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劳动合同约定魏某某实行的是不定时工作制,并不能改变和否定魏某某死亡时是正在卫生间洗澡、休息的事实。因此,魏某某死亡时不在工作时间内,也不在工作岗位上,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视同工伤的条件,也不应认定为视同工伤。因此,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护。至于原告的诉讼请求,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并依法予以驳回。

【案例评析】

    本案为工伤行政确认案,案件最大的争议点是实行不定时工作制下,员工在宿舍并在休息时间死亡,是否应当认定为工伤?对于是否属于工作状态,代理律师认为,关键是看该员工死亡时是否在工作时间的范围。我国立法尚未有明确的关于工作时间的认定,但根据2012年5月8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特殊工时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六条“本规定所称工作时间,是指作业时间、准备与结束时间、各类宽放时间和非劳动者个人原因造成的且劳动者处于待命状态的非生产工作时间、停工时间的总和”的规定,本案魏某某死亡是在卫生间洗澡时,不具备工作的时间,也不在工作岗位,因此,法院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结语和建议】

    行政诉讼中律师代理被告方时除了要重视行政行为的程序正当性、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之外,还应注意是否存在时效及主体资格的问题,否则,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不规范行政就很可能被撤销或被确认违法,结果将会给行政机关带来很多不稳定的因素。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