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犯罪嫌疑人肖某某进行辩护案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犯罪嫌疑人肖某某进行辩护案缩略图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犯罪嫌疑人肖某某进行辩护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委托;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犯罪嫌疑人;辩护

【业务类别】

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20年1月17日

【法院名称】

冷水江市人民检察院

【代理律师姓名】

苏备峰

【律师事务所名称】

湖南湘都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肖某某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林地)一案,由冷水江市林业局移送至娄底市森林公安局,娄底市森林公安局于2019年03月08日立案侦查。

经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肖某某有下列犯罪事实:2001年至2012年2月,肖某某为黄泥采石场法人代表、负责经营黄泥采石场。2012年至今,黄泥采石场与禾青石灰厂达成整合协议,采取一证两矿的方式分两个采区经营(原黄泥采石场采区和禾青石灰厂采区,各自生产经营独立,财务独立,企业使用黄泥石灰厂的名称,双方界限清楚,无争议)。犯罪嫌疑人肖某某为禾青石灰厂(原黄泥采石场采区)负责人,经营禾青石灰厂(原黄泥采石场采区)至今。娄底市森林公安局于2019年1月14日聘请娄底市林业调查设计队对禾青采石场非法占用林地面积进行了技术鉴定, 1.2009年之前非法占用的面积因无卫星影像图等相关证据资料,已无法查证。2.禾青石灰厂(原黄泥采石场采区)至今,非法占用毁坏林地面积共计3.6292公顷,其中商品林地1.8005公顷,防护林地1.8287公顷。3.对于采石场采石毁坏的林地,禾青石灰厂在我立案侦查前,依照冷水江市林业局要求,做了绿化治理方案,在林业局工作人员指导下实施了第一期绿化工作,复绿面积共计0.2818公顷(4.2亩)。

2019年8月8日,娄底市森林公安局认定肖某某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移送娄底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娄底市人民检察院指定冷水江市人民检察院受理本案。

【代理意见】

通过阅卷和现场勘查,认为肖某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名成立与否的关键焦点之一是涉案土地是否属《刑法》所保护的对象“林地”,如果认定为“林地”属实,那么,在数量上是否达到刑事追诉标准;焦点之二是肖某某行为性质是否符合《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据此,本辩护人向公诉机关提交了三组共二十五份证据并认为:.侦查机关指控肖某某犯罪实不清、证据不足,且其行为性质与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犯罪构成不符,其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名不成立。

【判决结果】

2020年1月17日,冷水江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冷水江市森林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肖某某占用林地的行为是否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其占用林地的亩数是否能够认定、造成林地是否大量毁坏,均不符合起诉条件。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肖某某不起诉。

【裁判文书】

冷检公诉刑不诉[2020]3号湖南省冷水江市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

【案例评析】

一、关于本案的事实

1.禾青石灰厂所占用的土地不是宜林荒地,非《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所保护的对象“林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二)》(以下简称刑法修正案二)为了惩治毁林开荒和乱占滥用林地的犯罪,切实保护森林资源,将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修改为:“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行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将林地纳入刑法直接保护的范畴,体现了国家对林地资源保护和生态环境安全的高度重视。为了保障《刑法修正案二》的贯彻实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林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5]15号)(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林地用途,在非法占用的林地上实施建窑、建坟、建房、挖沙、采石、采矿、取土、种植农作物、堆放或排泄废弃物等行为或者进行其他非林业生产、建设,造成林地的原有植被或林业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修正案二》规定的数量较大,造成林地大量毁坏,应当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一)非法占用并毁坏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数量分别或者合计达到五亩以上;(二)非法占用并毁坏其他林地数量达到十亩以上;(三)非法占用并毁坏本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林地,数量分别达到相应规定的数量标准的百分之五十以上;(四)非法占用并毁坏本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林地,其中一项数量达到相应规定的数量标准的百分之五十以上。且两项数量合计达到该项规定的数量标准。”此规定对破坏林地资源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客观要件做了较详细的解释,解决了司法实践中认定该种犯罪较长时间法律依据缺失的困局。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对《解释》第一条的适用上还存在诸多困惑,尤其是在对林地的认定上,由于刑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都没有给出具体规定,关于“何为林地”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见仁见智,影响了《刑法修正案(二)》的实施,不利于对这类犯罪行为的打击。既然《解释》对不同用途的林地数量分别进行了不同量的规定,可见立法者根据不同种类的土地存在用途上的不同体现在刑法的保护力度也就不同。据此,本辩护人认为,林地不仅是一个生物学、资源学上的概念,必须有可量度性和可操作性,应有其具体的衡量标准,否则在司法实践中就难以适用。虽然《森林法实践案例》对林地概念做了一定的界定,但是只是一个概括性的规定,据此,依《森林法实施条例》有关林地的概念,结合《土地利用概括分类》和《技术规定》有关林地认定标准,《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所保护的对象“林地”应当是有林地,并非荒地,根据《森林资源规划设计调查主要技术规定》有林地是指:林地连续面积大于0.06712M3 /公顷,郁闭度0.20以上(指林地的垂直投影面积与林地面积之比)就本案而言,冷水江市禾青石灰厂所占用地虽被政府界定为林地,但依黄泥村村主任潘某某证言:“采石的山之前上面是芦苇灌木,没有什么树。”(见侦查2卷第8页)肖某富证言:“没采石之前上面有点松树,主要是芦苇、灌木。”(见侦查2卷第86页)。段某华(7组组长)证言:“山上没什么树,就是一些杂草和灌木。”(见侦查卷第10页)。本辩护人获取的冷水江市禾青黄泥采石场现场照片等证据可见,冷水江市禾青石灰厂黄泥采石场进行采石的矿区覆盖的土层上生长的全是杂草、杂木。并没有形成法律意义上的“林地”。勉为其难可归属为宜林荒地范畴,而宜林荒地显然不属于《刑法》所保护的对象,只归属行政调查的范畴。

2.侦查机关指控禾青石灰厂(黄泥采石场)非法占用、毁坏林地面积共计3.692公顷缺乏基本依据。

首先,侦查机关认定禾青石灰厂(黄泥采石场)非法占用、毁坏林地面积共计3.6292公顷的依据,来源于娄底市林业调查设计队的“技术鉴定”,但娄底市林业调查设计队并没有鉴定资质,况且,他与侦查机关均隶属于娄底市林业局,不排除其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嫌疑。其调查结论不具有合法性。

其次,根据冷水江市国土局关于增加开采深度的行政许可及2017年11月27日国土测绘采制平面图等相关证据,冷水江市禾青石灰厂(黄泥采石场)自2015年至今,其开采方式为纵向开采,其标高从原有的215米已降为195米。据此,娄底市林业调查设计队所做的调查结论是不客观的。

二、关于本案的定性

1.肖某某承包经营采石场所需的“五证一照”齐全。占用林地的行为主观上不能认定为“非法占用”。

首先,冷水江市大小采石场数十家,其经营活动始于70年代,但到目前为止,行政机关对采石场的管理普遍存在只办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环评、税务、工商等“五证一照”的情况,之所以存在此种状况,是由于社会发展和政策管理等综合原因造成的。不是采石场及经营者能够克服和解决的,况且涉案土地实际上是长满杂草、杂木的荒山,山上找不到一颗有用的树。作为采石场经营者的肖某某也一直认为涉案地雷神岭为荒地,更不知该地被登记为林地。相反,这种管理现状很大程度上是行政机关造成的。

其次,依法律体系,我国林地管理实行的是国土部门统一管理和林业管理部门专业管理的模式,而国土部门是采石场用地的法定审批机关,肖某某作为采石场的经营者依照国土部门规定程序申请并办理相应证照。同时缴纳了“环境治理备用金”。而“环境治理备用金”与林业部门对占用林地所需缴纳的“森林植被恢复费”系同种费用。故肖某某理所当然认为已取得国土部门核发的“采矿许可证”许可范围内土地的合法使用权。因此,肖某某依国土部门规定依法缴费并取得“采矿许可证”后经营采石场。其占用土地的行为在主观上不能认定为刑法意义上的“非法占用”。

2.肖某某登记经营的采石场虽占用了一定的山林土地。但行为不符合《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非法占用林地罪所应当具备的客观要件。

依法释[2000]14号第三条及法释[2005]15号第一条的规定,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客观上必须同时具备四个要件:一是违反了国家土地管理法规。二是非法占用林地,改变土地用途。三是占用林地数量较大。四是造成林地严重毁坏。

综合本案现有证据已充分证明,肖某某经营采石场完全遵循了国土部门的规定办理了采矿许可证并缴纳了相关费用,故违反土地管理法规一项显然不能成立。其二采石场经营对土地用途的改变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上述第一点意见可说明:非法占用林地一事至少存有争议,依存疑时有利于行为人原则,依法不能认定肖某某有非法占用林地的行为。其三,基于侦查机关认定占用林地的数量所依据的证据即娄底市林业局林业调查设计队的“调查报告”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不能作为认定本案定案依据。故肖某某所经营的采石场是否占用林地数量较大与否尚不能下结论。其四,林地是森林和林木生存的载体,林地的严重毁坏是指:林地上的植被毁坏后无法恢复或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其林业生产用途。依现起诉意见书查明:“禾青石灰厂在我局立案调查前,依冷水江市国土局要求制定了复垦方案,并交了复垦押金216000元,还按冷水江市林业局要求,做了绿化治理方案,在林业局工作人员指导下实施了第一期绿化工作,复绿面积共计0.2818公顷(4.2亩)”之事实可充分证明:肖某某经营的采石场在客观上没有造成林地严重毁坏。

【结语和建议】

从刑事辩护律师的角度来看,广义的无罪辩护不止包括审判阶段的无罪判决,还包括审判阶段判决的免予刑事处罚,通过有效沟通促成的侦查阶段撤销案件,审查起诉阶段的不予起诉。而实际上广义的无罪辩护在客观上很大程度的维护了当事人的权益和实现了程序正义。就本案而言,鉴于肖某某承包经营的采石场持续经营时间己过十年之久,虽然没有取得林地许可,但办理了国土、安监、工商、税务等手续,且相关费用亦据实缴纳,当地其他十余家采石场均存在与之相同情形。由此,本辩护人收集了三组共25份证据,确定了从涉案事实和法律的适用方面进行辩护的思路,并决定将辩护重心放在审查起诉阶段。通过提交证据、律师意见书和与公诉部门沟通的形式,全面表达辩护意见。公诉机关对此非常重视,经二次退补反复讨论最终完全采纳了辩护意见,至此本案成功取得无罪结果,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本辩护人通过承办该案件认为:

1.在现实生活中,用合法手段取得农(林)地的使用权,但是非法的使用农(林)地,对此,《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的刑罚目的如何实现?其意义又何在?这个问题值得立法者重视。

2.刑事辩护律师的工作重点宜放在审查起诉阶段,应全面收集证据并充分阐述意见,不要考虑因提前辩护导致造成辩护人的权利受损,如此,既节约了司法资源,且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较侦查和审判阶段更能得到有效的维护。

深入开展森林法的宣传教育,加强公民使用林地许可意识。

国土和林业行政职能部门应加强沟通和工作对接,避免权限不清,管理重叠。

完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衔接。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