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某某建设有限公司某某分公司顾某阳诉其劳动争议一审诉讼案

律师代理某某建设有限公司某某分公司顾某阳诉其劳动争议一审诉讼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代理;劳动争议;一审 【业务类别】 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9年2月14日 【法院名称】 嵊州市人民法院 【代理律…

律师代理某某建设有限公司某某分公司顾某阳诉其劳动争议一审诉讼案

案例内容
【检索主题词】

律师;代理;劳动争议;一审

【业务类别】

民事

【法院判决时间】

2019年2月14日

【法院名称】

嵊州市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

马梦园

【律师事务所名称】

浙江齐蓝诚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原告顾X阳于2017年11月27日进入某某建设有限公司某某分公司某某恒大未来城二期工程项目部从事质量员工作,后改为安全员工作。

2018年8月13日,因与工地现场负责人叶某龙发生口角冲突,叶某龙口头提出辞退原告,原告顾某阳遂起诉至法院要求某某建设有限公司某某分公司支付其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65000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0000元,并支付未缴纳社会保险单位部分的社保费用的补贴5700元,以上合计90700元整。

【代理意见】

律师代理用人单位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代理人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双方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只有在构成的框架下才需要进一步讨论被告双倍工资、补交社保、经济赔偿金的成立与否。

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点规定,劳动关系的建立应当同时包含以下要素,即:1、涉案双方主体资格是否适格;2、单位的规章制度是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是否接受单位管理并从事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3、劳动者提供的劳动属于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此外,在劳动关系的认定上还应当结合工资支付、社保记录等拼争综合判断。

结合以上审判要素,具体到本案,实际上,原告并非被告之员工,原告是由实际施工人招录,与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或事实劳动关系。具体理由如下:

首先,虽然原告递交了包含原告签名和有被告单位盖章的多份工程联系单,工程微信群聊截图等以此来证明其是受被告招聘在项目部工作。但应当注意到涉及到被告盖章的材料中,所盖的章并非公章,而是项目部“技术资料专用章”,且该章亦刻写“与经济无关”等字样,从该章的用途分析,无法直接证明原告顾某阳系被告员工。退一步而言,即使是所盖的章是公章,也不能直接证明原告是被告的员工。

其次,从调查核实原告的工资支付渠道、领款凭证、工资结算申请表以及原告自行出具的承诺书可以发现,支付原告工资的主体是实际施工人叶某龙,给原告安排工作内容的亦是实际施工人叶某龙,原告在本质上接受的是叶某龙的管理,根本不受被告任何规章制度的约束。

再者,从被告另行调取的原告社会保险参保情况可以看出,其在项目部工作期间,个人社保一直由案外人浙江某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为其缴纳。故而,原告自称其系恒大未来城安全员的说法无法成立,因为安全员是需要持证上岗的(即社保应当缴纳在工作单位)。可以说,原被告之间既没有劳动关系的外观,也没有劳动关系的实质,更从未有任何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

【判决结果】

法医一审判决驳回原告顾某阳的诉讼请求。

【裁判文书】

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被告间是否存在着劳动关系或事实劳动关系。劳动关系的实质系用工单位的用工意愿与劳动者的劳动意愿相互结合而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

原告既未提供其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书面劳动合同,也未证明被告对其提供的劳动进行了管理,双方并未形成事实劳动关系。被告虽然系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其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的自然人,与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并不当然形成劳动关系或事实劳动关系。劳动关系是否成立,仍应以书面劳动合同或法定情形下双方是否存在用工意愿和劳动履行结合的事实来予以认定。现原告的日常工作并非接受被告的管理,其报酬也不是由被告支付,其社会保险也不是由被告缴纳,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或事实劳动关系,故原告要求被告按照劳动关系再支付90700元报酬,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评析】

本案中,原告的诉讼请求之所以不被支持,除了其自身证据不够充分外,关键在于被告对其主张的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提供了有力证据。一系原告自称是项目安全员,但在安监局的备案表中,涉案项目的安全员名单中并没有原告,且原告的社保缴纳在另一建筑公司。二系实际施工人支付原告的工资记录记载清楚,且原告曾自认班组成员,也承认其工作内容都是由实际施工人安排,进一步证实了被告抗辩的可信度。

该案件通过从劳动关系构成要素入手,辅以相应证据,以构建劳动关系必备要素点作为中心,对案件争议焦点展开陈述和论证,结合事实综合判定了双方之间并不存在构建劳动关系的意愿。

【结语和建议】

虽然明确禁止违法转包、分包,但在实践中,出于各种因素的综合考量,大量建设工程领域都存在着上述情况,即将工程发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再由自然人招录小工,或由其下面的包工头自行招用工人。

在工伤保险领域上虽然对建筑行业有特殊规定,允许建筑工人单独参加工伤险。但在本质上,劳动关系界限的不清晰极容易导致建设单位陷入劳动关系确认以及引发的双倍工资、补交社保的风险之中。

鉴于此,在源头上建议将工程发包给有主体资格的单位进行施工,在实际施工人的角度上,在招录工人和支付相关工资时都应当保存好相应资料,避免法律风险。

首页
律师微信
律师电话
搜索
微信扫一扫在移动端查看网站

微信扫一扫
在移动端查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