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代理国外企业申请广州法院对俄罗斯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案

中国律师代理国外企业申请广州法院对俄罗斯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案缩略图

中国律师代理国外企业申请广州法院对俄罗斯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本案中,申请人外国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为一家俄罗斯注册成立的公司,被申请人中国公司(以下简称“乙公司”)为一家在我国注册成立的公司。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07年5月16日签订买卖合同,约定由乙公司向甲公司供货,甲公司依约付款,但乙公司未依合同规定供货。甲公司依据合同约定向仲裁庭提起仲裁申请,仲裁庭已经依法作出生效裁决:乙公司应赔偿甲公司欠款38,478.45美元及甲公司提请仲裁的费用5,448.00美元。该裁决与2011年1月27日送达乙公司,乙公司否认收到仲裁相关法律文书及通知。

甲公司根据《纽约公约》的相关规定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广州中院”)提出承认与执行俄罗斯仲裁庭作出的98/2010号裁决(下称“裁决”)的申请,并委托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代理此案。广州中院受理了该案件,并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查明。庭审中,被申请人代理人以未收到合适通知为由要求法庭拒绝承认与执行该裁决,在甲公司代理律师指出证据文件中有仲裁庭送达相关开庭通知、仲裁员任命及仲裁裁决的快递文件后,被申请人以中国对邮寄送达作了保留为由要求法庭不予承认和执行。最终合议庭要求申请人对送达证据予以公证认证并提供俄罗斯联邦国际商事仲裁法庭的仲裁规则以确认该仲裁裁决符合程序。

因公证这些证据需要时间较长,合议庭于2012年11月5日以裁定形式允许申请人撤回申请、待材料齐备后再行申请。经与当事人商量,申请人撤回了申请,按法院的要求准备了材料后于2013年1月24日重新申请承认与执行,广州中院受理后再次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21日开庭审理,庭审中,被申请人代理人仍拒不承认裁决,甚至对其此前在庭审中确认的事实也不予承认,但又无法拿出相应的证据证明其主张。甲公司代理律师在庭后提交的代理词对该案进行了全面的剖析, 要求法庭作出承认与执行的裁定。最终,广州中院于2013年12月3日作出终审裁定:对98/2010号裁决予以承认与执行。2013年12月终审裁定下达,2014年初该仲裁裁决得到执行。

【争议焦点】

1.该仲裁裁决是否存在被撤销的理由;

2.中国在海牙公约中对邮寄方式的保留是否适用本仲裁。

【律师代理思路】

已经有超过150多个缔约国的《1958年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国际公约》(《纽约公约》)对于撤销或不予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有严格的规定。中国作为《纽约公约》的缔约国,严格恪守公约规定,履行公约义务。最高人民法院专门为此建立了逐级报告制度,要求对涉外仲裁裁决一方当事人的立案申请如不予批准的,或对涉外仲裁裁决决定不予执行或拒绝承认的,须报所在地高级人民法院审查,高级人民法院同意的,须报最高人民法院。由此可见,对于涉外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有着十分严格的标准。因此,代理人严格遵照外国仲裁裁决在中国承认与执行的程序,准备材料。围绕上述争议焦点,提交经公证认证的仲裁庭关于仲裁及仲裁庭组成的通知,仲裁裁决送达及被申请人签收的证据证明该仲裁裁决的作出完全符合《纽约公约》的规定,应予承认与执行。同时提交了俄罗斯联邦国际商事仲裁庭的经公证认证的仲裁规则,证明邮寄送达符合仲裁规则,从而排除了中国在《海牙规则》对邮寄送达保留的适用。

【案件结果概述】

广州中院裁定承认与执行俄罗斯仲裁裁决,该裁定顺利地得到执行。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一)涉及的法律法规

本案涉及的法律法规主要有: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1958年联合国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国际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2年修订)第283条规定: “国外仲裁机构的裁决,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承认和执行的,应当由当事人直接向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其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按照互惠原则办理。”即我国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法律渊源为条约依据和互惠原则。从目前掌握情况看,我国法院尚无适用互惠原则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案例。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条约分为两类: 一是我国与其他国家签订的民商事司法协助协定。我国目前与比利时、法国、保加利亚、埃及、匈牙利、韩国等53多个国家签订了双边民商事司法协助条约,包含了相互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的条款。(由于《纽约公约》成员国和地区已高达156个,覆盖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因此绝大部分双边司法协助协定中相互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的内容直接规定双方应当根据《纽约公约》相互承认和执行在对方境内作出的仲裁裁决。)二是我国参加的《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多边国际公约》。我国于1986年12月2日加入《纽约公约》,在加入公约时作了两项保留声明: 一是互惠保留声明,即我国只在互惠的基础上对在另一缔约国领土内作出的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适用该公约。二是商事保留声明,即我国仅对按照我国法律属于契约性和非契约性商事法律关系所引起的争议适用该公约。我国立法上并未将公约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内容转化为国内法,司法实践中采取直接适用相关公约的模式。最高法院1987年4月10日发布的《关于执行我国加入的<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通知》第4条规定,该公约与我国民事诉讼法有不同规定的,按该公约的规定办理。

(二)我国依照公约承认和执行裁决的程序

对于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条件,《纽约公约》做了统一规定,为了获得对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公约要求申请人提供:(1)经正式认证的裁决书正本或经正式证明的副本;(2)属公约范围的仲裁协议正本或经证明的副本;(3)如果上述裁决或协议不是用被请求承认和执行所在国的正式文字制成,请求的当事人应为这些文件提供被申请国正式文字的译本。译本应由官员或经宣誓的翻译人员或外交、领事代表证明。对于进行认证和证明的手续在何地办理,依何国法律办理,公约均未作规定。对此我国法律以及司法解释也未作规定,在实践中,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64条关于发生在域外的事实和证据,要求公证机关的公证和认证的规定,对于当事人向我国法院请求承认和执行的裁决,当事人必须提供由我国驻仲裁地国家使领馆对裁决书正本的认证。对于需要证明的仲裁协议和裁决书副本,则应有仲裁地公证机关的公证和我国驻当地使领馆的认证。这些内容是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条件,如果当事人向法院申请时不具备这些条件,应由当事人进一步提供,如果提供不了或者不予提供,则可不予立案,但不得以上述理由裁定不予承认和执行,因为上述原因不构成公约规定的拒绝承认和执行的法定理由。依照《纽约公约》的规定,承认执行的程序依据被申请地国家的法律。向我国申请的承认和执行案件,适用中国的程序法。我国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和国内仲裁裁决的费用是一样的,执行的程序也和执行国内案件相同,即法院依据《纽约公约》的规定对裁决予以承认和执行时,按照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作出裁定,该裁定是我国法院的法律文书,同我国的其他司法文——判决书、裁定书等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如果当事人不执行,则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执行程序予以强制执行。

(三)可拒绝执行的程序性条件及其法院的审查

关于承认与执行仲裁裁决的条件,国际公约及各国的国内法通常都是以否定的方式加以规范,即规定法院可以拒绝承认和执行一项外国仲裁裁决的理由和条件。根据《纽约公约》第5条,拒绝承认与执行仲裁裁决的理由可以分为两类,一是需由被申请执行人证实的理由,主要包括当事人无行为能力或仲裁协议无效;仲裁违反正当程序;仲裁员越权;仲裁庭的组成或仲裁程序违反当事人的协议或仲裁地法;裁决尚无约束力以及裁决已经被撤销或停止执行。二是法院依职权主动审查而拒绝承认和执行的理由,主要有两项,争议事项不具有可制裁性,承认和执行裁决将违反法院地的社会公共利益。本文主要就《纽约公约》第5条第一款对仲裁庭的组成和仲裁程序不符问题进行简要探讨。

依照《纽约公约》第5条第一款第4项的规定,如果当事人证实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程序与当事人之间的仲裁协议不符,或在当事人没有协议时,不符合仲裁地国法律的,承认及执行地国法院可以拒绝承认和执行该项裁决。此项条件也是各国国内法普遍认可的条件之一,颇具争议的是,仲裁庭的组成或仲裁程序,是依据当事人之间的协议还是仲裁地法来判断,两者哪个更优先?按照《纽约公约》的规定,在仲裁庭的组成与仲裁程序上,当事人之间的协议优先于仲裁地法,仲裁地法只起辅助和补充的作用。这体现了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当然,当事人的约定不得与仲裁地国家的强制性规则相抵触。但是,也有法院认为,仲裁庭的组成和仲裁程序只要与仲裁地法相符,即使与当事人的约定不一致,也可以执行。笔者认为,我国法院在审查此项时,如果仲裁庭的组成和当事人约定的仲裁程序相符合,则可以裁定强制执行。

【案例评析】

本案是广州中院负责审理的一起典型的涉外案件,合议庭法官对域外法律的查明、案件关键点的把握、与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相关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的理解、以及在最终的裁定中之说理都颇见功力。如前所述,被申请人认为该仲裁申请存在仲裁庭的组成与仲裁规则不符、因中国对邮寄送达的保留而致送达不合适等程序性拒绝承认与执行的理由。但经法院查明,《俄罗斯工商会国际商事仲裁院(ICAC)规则》规定适用邮寄送达的方式给予通知,仲裁庭的组成也符合(ICAC)规则关于任命独任仲裁员审理案件的规定,因此,被申请人提出的拒绝承认与执行的理由被一一驳回,最终也作出了对该裁决予以承认与执行的公正裁定。

【结语和建议】

本案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俄罗斯的仲裁裁决在中国得到承认与执行,昭示了中国司法机关对《纽约公约》等国际公约规定义务的履行是严肃认真的,对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是积极的,有利于提升中国公正司法的形象和外国投资者的信心。此案对我国社会的启示在于:

1.中国企业应尊重契约精神,坚持有约必守,言必信,行必果。不要误判中国司法机关对履行国际公约义务的严肃性和公正性;

2.认真对待合同等法律文书,在签约之前应该全面检视合同条款及自身的履约能力,以避免因对合同条款的误解或对自身履约能力的缺乏了解而致违约;

3.重视对争议解决条款的设计和谈判,尽全力争取在中国进行仲裁或在香港、新加坡进行仲裁;

4.一旦相对方提起仲裁或诉讼,中国企业应该积极应诉,以避免缺席裁决造成被动。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