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李**2018年中国巡回演唱会承办投资合同纠纷案

律师代理李**2018年中国巡回演唱会承办投资合同纠纷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李**2018年中国巡回演唱会承办投资合同纠纷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贵州**传媒有限公司与李**独家经纪公司北京****传媒有限公司签署了《李**2018年中国巡回演唱会合约书》(下称“演唱会合约”),约定双方合作举办“李**2018年中国巡回演唱会”合计八场,贵州**传媒有限公司负责每场演唱会的报批、宣传、落地执行并承担全部的节目制作费、落地执行成本等,北京****传媒有限公司负责提供经过排练的演唱会八场。

经北京****传媒有限公司同意,贵州**传媒有限公司引入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同举办全部八场演唱会,并签署了《李**2018年中国巡回演唱会承办投资合约书》(下称“承办投资合约”),该承办投资合约约定,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承担90%投资并享有同比例的权益,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担10%投资并享有同比例权益;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八场演唱会的公安、文化及消防报批,落地执行,并先垫付每场演唱会落地执行成本,每场演出落地执行成本包括场地使用费、舞美制作硬体运输、宣传陈本、报批所需开支、公关费用、执行费用、安保费用、艺人及团队差旅接待费用、保险等费用,不得超过人民币400万元,演唱会门票收入统一进入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指定账户保管,具体操作方式为: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票务代理公司签署协议,约定全部门票收入款在扣除每场垫付的落地成本后,支付至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指定账户,如不能直接支付至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指定账户的,可以先汇入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账户,再转入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指定账户;每场演唱会的赞助收入在扣除相应代理费及接洽成本后由各自先行收取,最终纳入相关演出场次的收入,并按双方投资比例进行结算分配。双方还约定,每场演唱会结束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该场演唱会的全部成本及收入结算工作,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保证在结算期内将贵州**传媒有限公司应分配收入全部支付到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指定账户。

各方根据“演唱会合约”及“承办投资合约”的约定,成功举办了2018年3月31日成都场和2018年4月29日上海场的演唱会,每场演唱会,均由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票务代理公司签署“票务代理协议”,并由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接收了该两场演唱会的全部门票款及赞助收入。但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未按照“承办投资合约”约定及时进行票房款的分配,为此,双方产生了一些分歧。

依据“演唱会合约”及“承办投资合约”的约定,2018年5月26日将举办深圳场演唱会,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为了提前收回成本,在该场演唱会举办之前,未获贵州**传媒有限公司书面同意的情况下,将该场演唱会的全部权益(包括门票款收入、广告赞助收入)打包转让给大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并承诺该场演唱会的可销售门票不少于一万张,但李**独家经纪公司从观众和粉丝角度出发同意可售门票数量为7000余张。一方面,该场演唱会门票的销售数量无法达成一致;另一方面,该场演唱会权益的转让未获得贵州**传媒有限公司及独家经纪公司的书面同意。因此,各方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相互向对方发送了法律函件。

为解决巡回演唱会后续场次门票款的回收问题,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提出,后续场次演唱会将由其与票务代理公司、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三方协议,在协议中约定由票务代理公司将门票款直接汇入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指定账户。但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声称票务代理公司只能与演唱会的报批单位签署“票务代理协议”,不同意签署三方协议让贵州**传媒有限公司直接回收门票款,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还看准了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没有成熟的落地执行团队的弱点,威胁不再做演唱会的落地执行工作,并不配合交接,如由贵州**传媒有限公司负责具体的落地执行工作,贵州**传媒有限公司需垫付后续每场演唱会的落地执行成本,但后续每场演唱会的报批工作已经由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委托其他方操作,已无足够的时间进行变更。

至此,贵州**传媒有限公司与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出现双方向对方诉讼并终止巡回演唱会的风险。

【争议焦点】

为了解决贵州**传媒有限公司与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巡回演唱会已经产生的问题并为后续场次演唱会的顺利举办,维护各方合法权益,需要对各方就合约的履行情况进行评估、对落地执行的操作及成本的垫付进行调整,对每场演唱会门票款及赞助收入的分配进行修正。作为主要投资方的贵州**传媒有限公司,特委托湖南众望归律师事务所对整个项目进行风险评估、提出解决方案并协助执行。

【律师代理思路】

一、 梳理各方签署的全部协议及法律函件

查阅了贵州**传媒有限公司与李**独家经纪公司北京****传媒有限公司签署的“演唱会合约”及相关的补充协议、贵州**传媒有限公司与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署的“承办投资合约”及双方往来的函件和邮件、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大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署的权益转让协议、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票务代理公司的代理协议、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其他方签署的委托报批协议等。

询问了贵州**传媒有限公司相关人员,对整个巡回演唱会项目的情况作了充分的了解。

二、 确定各方违约的情形及争议焦点

根据对案件的梳理情况,发现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存在如下两点重大违约:

1、 未经贵州**传媒有限公司及北京****传媒有限公司的事先书面同意,将深圳场演唱会的整体权益转让给第三方,事后亦未获得书面追认;

2、 未按照“承办投资合约”约定及时分配每场演唱会收入给贵州**传媒有限公司。

关于该案件的争议焦点:

1、 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声称将深圳场演唱会的整体权益转让给第三方获得过贵州**传媒有限公司相关人员的同意,但没有贵州**传媒有限公司书面同意;

2、 关于每场演唱会门票款的回收方,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声称票务代理方不同意将门票款支付给非该场演唱会的文化、公安、消防的报批方,因此不同意由其与贵州**传媒有限公司、票务代理公司签署三方协议,但经查,已经举办的几场演唱会,存在票务代理公司与文化、公安、消防的报批方及第三方签署三方协议的情形;

3、 如由贵州**传媒有限公司负责巡回演唱会后续场次的落地执行,并承担落地成本、直接回收门票款,则需要撤销原文化、公安、消防的报批方及报批,委任新的报批方或至少需要重签协议,时间已不充足。

三、 提出解决方案并协助方案的执行

《合同法》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经分析,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确属构成违约,应依据《合同法》承担违约责任,但如果发生诉讼或激烈的对抗,巡回演唱会的剩余场次将无法进行,各方均会遭受损失,无一方获利。

从各方往来的法律文件、邮件内容看,仅为对落地执行、门票款及赞助收入款的分配、与第三方的合作方式及沟通出现了问题,并非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因此建议由巡回演唱会举办的核心单位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贵州**传媒有限公司直接谈判协商,就争议焦点进行磋商,达成一致并签署补充协议。

【案件结果概述】

经过连续14个小时的艰苦谈判,双方最终达成补充协议,对所有争议的焦点内容达成如下一致意见:

1、 双方对已经执行完的巡回演唱会场次的门票款及赞助收入的分配金额及分配时间达成一致,确定成为补充协议的条款;

2、 双方确定巡回演唱会的后续场次由贵州**传媒有限公司负责落地执行并承担落地执行成本的垫付,门票款及赞助收入由票务代理公司直接支付至贵州**传媒有限公司指定账户,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对落地执行进行全力协助;

3、 贵州**传媒有限公司免除广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违约责任,并出具必要的文件。 

后,双方根据补充协议约定,顺利执行了“李**2018年中国巡回演唱会”后续场次的全部演出,双方亦进入到互相配合、盈亏共担的合作氛围。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无。

【案例评析】

依法成立的合同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违约方应依法承担违约责任。但在商业交易中,需要精准分析承担违约责任的商业成本。

本案中,巡回演唱会是系列场次,每场执行过程中均可能出现违约的情形,如果就该场违约情形严格依法追究违约责任,将会造成后续场次无法顺利举办,各方的利益终将受到损害,因此,需要依法捋顺各方法律关系、权利义务、商业利益的基础上,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对已经扭曲的法律关系、权利义务、商业利益以磋商的方式进行矫正,不失为一个共赢的法律解决方案。

【结语和建议】

参与商业活动的每个主体均可能会签署各类合同,合同的谈判、签署、变更、履行等均可能存在风险,应当尽早的让专业律师提供帮助,合同一旦签署生效,应该严格恪守合约精神,认真执行。

作为专业的律师,在提供法律服务时,应该多维度思考,除了考虑诉讼方案外,还需要考虑非诉方案,除了考虑当事人的利益最大化外,还需要考虑交易整体的利益和成本,以促进商业交易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增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