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湖南凯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澳洲企业InternationalPropertyExchangeCentrePtyLtd(ACN159914922)的投资并购案

律师代理湖南凯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澳洲企业InternationalPropertyExchangeCentrePtyLtd(ACN159914922)的投资并购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湖南凯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澳洲企业 International Property Exchange Centre Pty Ltd (ACN 159 914 922)的投资并购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IPREX公司是根据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法律于2012年8月14日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注册成立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截止本并购案发生的2016年7月,其共有5名股东,均为澳大利亚籍贯的自然人和公司,其中自然人股东1名,公司法人股东有4名;已发行股份共计2000股。主要经营范围有:房地产经营开发、房地产经纪服务等,合作伙伴及客户地域已涵盖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英国等国家和地区。凯创公司基于IPREX公司先进的经营理念及盈利模式,想通过股权并购得方式实现国际资源的对接、整合,以推进自己的全球战略布局。整个并购流程如下:

1、2016年5月,凯创公司与IPREX公司实际控制人Micheal经过多次接洽,达成初步并购意向;

2、经过前期准备,凯创公司董事长和本律师一行4人于2016年7月28日启程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展并购谈判、现场考察、签约的议程,此行在澳洲期间共9天的时间,以草签正式并购协议结束。

3、我方人员回国后,经过一系列协议的往返定本邮件确认,双方代表于2016年8月17日在中国长沙完成最后签约。

4、2016年9月,目标公司完成在墨尔本的公司注册变更登记手续,完成此次并购的法律程序。

5、2016年10月,凯创公司对目标公司的投资款支付到澳洲公司账上,实际履行了作为并购方的出资义务。

6、截止2017年4月,以澳洲的目标公司作为母公司,在英国、美国先后登记设立了全资子公司,并启动了加拿大子公司的筹备工作。

【争议焦点】

焦点1:交易架构设计和股权重组是本并购案双方有利害冲突的争议焦点,也是律师全面参与解决的环节。和大多数英美法系国家一样,IPREX公司也是只认股份数,不设定注册资本金的,而且每次新发行股份的价格也不一定相同,这就造成凯创公司在并购谈判时没有公允价格做参照。    

2、焦点2:协议的形式:在国内增资扩股一般只需要签订一份《增资扩股协议》。但澳大利亚公司法规定公司股本发生变化时需要签订两套协议,一份是shareholders agreement(股东协议),一份是share issue agreement(股份发行协议),两套协议偏重的权利义务内容各有侧重点,前者基本注重股东的构成、股东根据公司法享有的权利义务、股份本身附随的权利义务;而后者偏重股权结构、出资时间和方式等等内容。

【律师代理思路】

律师代理思路:1、基于此,经过双方充分磋商,本律师提出将并购方案从最初的凯创认购原有股东股份的方式改为认购目标公司新增发的股份,增大目标公司的股份总数,以凯创公司认购后持有目标公司股份数超过总股份数的50%,而且新增股份的定价就按目标公司上一会计年度每股净资产加上凯创方认可的增值部分。而且,为以防出现额外的负担义务,中方还在当地仔细咨询了会计师、税务师,本律师全程参与谈判并为凯创方主导法律部分的谈判。2、既考虑根据澳洲公司法的规定,又要照顾到中方委托人的习惯,本律师建议根据中国《公司法》的规定和操作管理制作并签订一套并购协议(中英文);同时考虑到目标公司在澳洲墨尔本注册及变更登记,双方按照澳洲公司法规定将根据中国公司法签订的那套协议分拆成两个部分作为澳洲协议的版本进行签订(英文),并购双方均认可。

【案件结果概述】

双方按计划议程完成了中方并购目标公司的法律尽调、协议签订、股权交割、澳洲公司变更登记等手续。并以中方并购后的公司作为母公司在中国境内、英国境内、美国境内注册成立投资子公司。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中国公司法和澳洲公司法存在很大区别,首先在篇幅上,中国公司法全文共218条,澳大利亚公司法为一系列法案组成,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补充,有关公司事无巨细的内容都有规定,因此可谓浩如烟海、难以尽述。例如,对于股权的约定有很大不同,中国公司法强调“同股同权”,澳大利亚公司法则没有强制性规定,这就是为什么本案中IPREX公司的历史沿革中出现了数次增资扩股但每次新股认购价格完全不同、甚至同一时期新股认购价格都相差很大,这在中国公司法和中国企业来看是非常难以理解的。

【案例评析】

涉外法律事务的处理一定要了解、遵循东道国家的法律法规、商业习惯、国际惯例。若是按我国的商业和法律思维处理本宗并购案而不知道变通的话,则第一个落地环节即股权机构设计就会遇到很大障碍,因为按我国的思维方式是公司现有的股本一般是约定好每股一元,但本案中目标公司已发行的股份数前后历经数次、每次价值不同、价格不一样,若是中方思维不变还是要收购已发行股份的话则双方可能无法在收购价格上达成一个共识,我方一定会认为有失公允,而外放一定会认为我方不遵循澳洲商业习惯。

【结语和建议】

所以,在澳洲现场谈判时发现问题后,本律师积极与客户进行磋商沟通、深入交换意见,才最后以增发新股、协议定价的方式解决了并购的第一步法律程序,也才有了IPREX被中方并购后迅速扩张、扩大经营的现状。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