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法院指定与会计师联合组成管理人参与民营企业庄吉集团合并重整案

律师受法院指定与会计师联合组成管理人参与民营企业庄吉集团合并重整案缩略图

律师受法院指定与会计师联合组成管理人参与民营企业庄吉集团合并重整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2月27日分别裁定庄吉集团有限公司、温州庄吉集团工业园区有限公司、温州庄吉服装销售有限公司重整,并于3月30日指定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浙江韦宁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联合担任管理人。庄吉集团有限公司、温州庄吉集团工业园区有限公司、温州庄吉服装销售有限公司、温州庄吉服装有限公司(以下合称“庄吉服装系公司”),为民营企业庄吉集团旗下的四家关联公司。庄吉集团因运营庄吉服装品牌而闻名全国,由于投资造船业失利而陷入债务危机,牵连其服装业务。

管理人接受指定后,考虑到庄吉服装系公司为同一实际控制人下的关联企业,且核心资产均为庄吉服装品牌及相关资产,在债权申报期限和债权人会议等破产程序中采取合并方式进行,并将庄吉服装系公司核心资产集合招募重整投资者,最终成功引进重整投资者,确定了庄吉服装系公司合并重整,部分由投资者承接,部分清算的重组模式,使得无形资产变现价值高达8000余万元。该案申报债权19亿余元,经由重整,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从0.65%提升至至少5%,实现资产价值最大化,维持延续了庄吉民族品牌,获得债权人的一致认可。

2015年12月24日,庄吉服装系公司重整计划获得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2016年3月29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庄吉服装系公司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

【争议焦点】

该案重整计划草案表决过程中,因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事宜,设置出资人组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庄吉集团共有17名出资人,因出资人对企业进入破产不满,导致未能投票通过重整计划草案。在出资人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情况下,法院能否批准重整计划。

【律师代理思路】

重整计划草案经由庄吉服装系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表决,对债务人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组、职工债权组、税收债权组、普通债权组均已表决通过,因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重整计划草案设置出资人组进行表决,经再次表决,出资人组仍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鉴于该等情形,管理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向法院申请批准庄吉服装系公司重整计划草案。

律师管理人认为,重整计划草案存在下列情形,符合法院批准的条件:

1、对债务人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组已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2、职工债权组、税收债权组已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3、普通债权组已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4、本重整计划草案对于出资人权益的调整是公平、公正的。从以上出资人反馈意见看,虽然出资人对公司重整诸多不满,更多的是对于公司破产不能保证小出资人权益的不满,该等意见仅仅是从其自身利益考虑提出的片面意见,且无实际重整操作建议,如按照其意见行事,将极大损害债权人的利益。管理人认为,破产重整程序,其目的是平衡各方利益,最大限度内维护好债务人的权益,在公司明显资不抵债情况下,出资人的权益清零是必然的结果。

同时,参照其他国家和地区关于股权调整的法律规定,该重整计划草案通过应无障碍。我国台湾地区公司法第三百零二条第二款规定“公司无资本净值时,股东组无表决权”,实践中的解读是股东行使表决权需以公司有净资产为前提。若公司有净资产,则股东对公司清偿债务后之剩余财产仍有受益之权益,当然具备在关系人会议上行使表决权的实体权利支撑;若公司没有净资产,则股东仅能出席关系人会议,而不得于该会议上行使表决权,更遑论可以为重整计划之受益人。韩国《公司重整法》对在公司资不抵债情况下的股份削减规定了确定的比例,当公司资不抵债时,公司股份的一半将强制性消灭。美国法院在判定股东对破产重整公司的控制权时常常采用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资不抵债”标准,认为如果公司处于资不抵债状态时,股东没有控制权。

管理人认为,破产重整程序,其目的是平衡各方利益,最大限度内维护好债务人的权益,在公司明显资不抵债情况下,出资人的权益清零是必然的结果。庄吉服装系公司的重整计划草案表决,在其他债权人都表决通过同意的情况下,作为对企业破产应承担责任的出资人基于自身利益的自私考虑不同意重整计划草案,不应当作为否决该重整计划草案批准的理由,否则按照法律规定,重整计划草案无法通过,公司重整转为清算,将极大损害债权人的利益,也不符合我国《破产法》的立法本意。

5、重整计划草案公平对待同一表决组的成员,并且所规定的债权清偿顺序不违反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

6、债务人的经营方案具有可行性。

【案件结果概述】

2015年12月24日,庄吉服装系公司重整计划获得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2016年3月29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庄吉服装系公司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七条 部分表决组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可以同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表决组协商。该表决组可以在协商后再表决一次。双方协商的结果不得损害其他表决组的利益。

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表决组拒绝再次表决或者再次表决仍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但重整计划草案符合下列条件的,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批准重整计划草案:

(一)按照重整计划草案,本法第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所列债权就该特定财产将获得全额清偿,其因延期清偿所受的损失将得到公平补偿,并且其担保权未受到实质性损害,或者该表决组已经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二)按照重整计划草案,本法第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所列债权将获得全额清偿,或者相应表决组已经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三)按照重整计划草案,普通债权所获得的清偿比例,不低于其在重整计划草案被提请批准时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或者该表决组已经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四)重整计划草案对出资人权益的调整公平、公正,或者出资人组已经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五)重整计划草案公平对待同一表决组的成员,并且所规定的债权清偿顺序不违反本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

(六)债务人的经营方案具有可行性。

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重整计划草案符合前款规定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裁定批准,终止重整程序,并予以公告。

重整计划草案对出资人权益调整是否公平、公正,需要在充分保障出资人程序权利的基础上做出,如出资人不同意重整计划的理由与重整计划的合法性、公正性无关,则管理人可根据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七条依法向法院申请批准重整计划。

【案例评析】

本案是人民法院运用破产重整制度维持企业运营价值,保全知名品牌的典型案例。庄吉服装系公司运营的庄吉品牌是一个屹立20年不倒的民营品牌,即便是在庄吉集团陷入债务危机后,该品牌的经营也未曾中断,庄吉西服一直被全国的消费者所喜爱。人民法院在受理庄吉服装系公司重整后,重点推进庄吉服装品牌及相关资产的投资者引进工作。基于庄吉服装系公司间的关联程序较高,且重整核心资产一致的情况,人民法院在分别受理该等公司重整案件时,即确定了指定同一管理人、同一合议庭主审、同步开展债权申报和债权人会议的审理模式。随着后续调查的深入,庄吉服装系公司之间在资产、负债、人员、组织机构等方面高度混同的现象,且共同拥有庄吉服装品牌及相关资产等重整核心资产。基于此,在人民法院的指导下,管理人制定了四家公司联合重整、公平清偿四家公司全体债权人的重整方案。同时,为了避免重组收益等税务问题,对于重整投资者无意愿接盘的企业和资产在重整计划中列明清算方案,有序退出市场。经由重整,普通债权人清偿比例从0.65%提升至5%以上,该重整方案获得了债权人会议通过,但出资人组因大部分出资人对企业陷入债务危机启动破产重整存有异议无法表决通过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对此,人民法院认为,四家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且不能清偿到期债务,重整计划对出资人权益调整为零并不违反公平公正原则,根据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批准重整计划。

【结语和建议】

对具有重整价值的民营企业启动重整,灵活运用重整机制,维持企业营运价值,保全民族品牌,对受金融危机影响陷入困境的民营企业拯救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