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代理上海明唐XX公司破产债权清偿案

律师代理上海明唐XX公司破产债权清偿案缩略图

律师代理上海明唐XX公司破产债权清偿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3年4月15日上海明唐XX公司(以下称明唐公司)与贵州宏亿昱XX公司(以下称宏亿昱公司)签订《借款协议书》,约定:明唐公司在2013年4月15日至2014年4月18日,提供170万元的借款给宏亿昱公司,月利息按照2.5%计算,同时明唐公司需将本金100万元以银行转账方式打入宏亿昱公司指定账户:贵州昱鸣XX公司(下称昱鸣公司)、开户行为建设银行玉屏支行、账号52001686636052503371。协议签订后,2013年4月9日明唐公司按约将100万元借款打到《借款协议书》约定的账户上。后宏亿昱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向明唐公司还款付息,经明唐公司多次催要,2014年3月、2015年1月,宏亿昱公司先后承诺于2014年5月15日、2015年1月16日前一次性支付明唐公司本金及利息,但均未兑现。

2016年3月16日,玉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受理了债权人提起对宏亿昱公司的破产申请,并指定了破产管理人。接到申报债权通知后,明唐公司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继而特别授权委托贵州锦江河律师事务所(指派姚元勋、晏红芬律师)代理其债权申报、清偿事项(含代领清偿款项)。在2016年10月8日第三次债权人会议上,明唐公司收到管理人制作的普通债权表及权利义务告知书,告知其不予认可上海明唐公司的债权及诉权,理由是宏亿昱公司与明唐公司虽然签订了借款协议,但是明唐公司是将借款100万元打入了昱鸣公司的账户,而没有打入宏亿昱公司的账户,宏亿昱公司没有实际收到上海明唐公司的借款,不应清偿。

【争议焦点】

明唐公司与宏亿昱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后,明唐公司将借款本金100万元打入宏亿昱公司指定的昱鸣公司账户的行为,能否认定为明唐公司已经履行了向宏亿昱公司履行了交付借款的义务,宏亿昱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律师代理思路】

本案的主要法律依据为:《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依照本法规定清理债务。 第四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应当确定债权人申报债权的期限。债权申报期限自人民法院发布受理破产申请公告之日起计算,最短不得少于三十日,最长不得超过三个月”。第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管理人收到债权申报材料后,应当登记造册,对申报的债权进行审查,并编制债权表。”第五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债务人、债权人对债权表记载的债权无异议的,由人民法院裁定确认”,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债务人、债权人对债权表记载的债权有异议的,可以向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规定,“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视为具备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关于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的生效要件:(五)出借人以与借款人约定的其他方式提供借款并实际履行完成时”。

据此,代理律师确定受托事项的代理思路为:一是力争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后由管理人直接认可,二是如管理人仍不能直接认可,通过起诉确认债权。通过第一思路实现委托人的债权可避免诉累,是上选之策,但要先摸清管理人不予认可的原因,然后提供与债权相关的其它资料,与管理人和破产法院深入交换意见,才有机会实现委托目的。即使未被采信,亦可为第二思路打下基础。

为此,代理律师在委托人已提交《借款协议书》、银行转款凭证的情况下,又收集并向破产管理人、破产法院提供了下列债权相关凭证、判例:1、昱鸣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以证实昱鸣公司与宏亿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二者为关联公司;2、刘大成与张雷民间借贷纠纷案鄂东宝城(2015)民初字第00083号民事判决书,丛萍与丛建宁民间借贷纠纷案(2015)威民四终字第56号民事判决书,以证实出借人将借款付至借款人指定的第三人,其债务人是借款人而非第三人。同时代理律师将明唐公司把借款打到宏亿昱公司指定的昱鸣公司账户的行为涉及的法律关系进行分析并向破产管理人提交书面意见:(一)明唐公司与宏亿昱公司存在借贷关系,在此法律关系下明唐公司负有交付约定数量借款的义务,宏亿昱公司负有按时还本付息的义务。明唐公司将借款打入宏亿昱公司指定的第三人昱鸣公司账户,视为已经完成交付义务,至于宏亿昱公司是否从昱鸣公司取得借款,则属于宏亿昱公司与昱鸣公司的另一层法律关系,即委托关系;(二)宏亿昱公司与昱鸣公司之间存在委托关系,昱鸣公司受宏亿昱公司委托代为收款,昱鸣公司收款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宏亿昱公司承担,如果昱鸣公司没有将收到的借款交给宏亿昱公司,宏亿昱公司可以依据双方之间形成的委托关系向昱鸣公司主张权利,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可知,在委托授权的范围内,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与第三人签订的合同尚且只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根据举重以明轻原则,委托人与第三人签订借款合同,让受托人代为收款,那么还款义务应当由借款人承担。经多次交换意见后,破产管理人认可代理律师的观点,但从谨慎的角度考虑,仍表示不能直接认定系债权。代理律师感觉到是破产法官的观点不一所致,多方与破产法官交流,均未能得到支持。最后,代理律师启动了第二思路的解决程序。

【案件结果概述】

(一)2016年12月8日玉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黔0622民初第618号民事判决书确认:明唐公司对宏亿昱公司享有借款债权本金100万元,利息698124元。管理人没有上诉,判决生效。

(二)代理律师参加2016年12月26日第四次债权人会议,公布的债权表确认了明唐公司享有的债权为1698124元,同时公布的分配方案确定宏亿昱公司破产债权清偿比例为30%,即明唐公司实际清偿数额为510624元。

(三)2017年1月18日,管理人将明唐公司实际清偿的债权510624元打入代理律师账户,代理律师当日将该款存入明唐公司账户。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严重资不抵债的,债权人可以申请破产,破产程序启动后,债权人只能先在破产法院确定的债权申报时间内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并提供能证明债权真实存在的证据材料,管理人通过审查后对债权人申报的债权作出确认或者不予确认,记录于债权表供债权人会议审查。如果对债权表确认的债权有异议的,可以通过向人民法院起诉确认债权,但是对债权审查方式没有具体明确的规定,这容易造成管理人审查债权过于保守,大量债权进入诉讼程序,浪费司法资源。

同时,本案涉及民间借贷纠纷,出借人是否履行了交付借款的义务,是决定借款人是否还款的关键因素。通常情况下,出借人一般是将借款直接支付给借款人,但是有时基于双方的特别约定或者客观环境的制约,出借人也会将借款交给借款人指定的第三人,如果出借人将借款交付给借款人指定的第三人,能否认定出借人已经向借款人履行了交付借款的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对此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以致这一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常常存在争议,同案不同判的结果也时有发生。2015年9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视为具备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关于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的生效要件:(五)出借人以与借款人约定的其他方式提供借款并实际履行完成时”,也只是作为兜底条款规定了自然人之间其他约定交付借款的方式,而没有将其他组织列入其中。司法实践中也只能根据当事人的约定,适用“意思自治原则”来解释,因此出借人将借款交付给借款人指定的第三人时,要注意保留借款人指定交给第三人的证据,否则要求借款人还款将存在举证困难。

【案例评析】

宏亿昱公司是玉屏侗族自治县第一家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公司,该公司破产清算的债务为六千多万元,破产财产最终拍卖价为二千万元,债权清偿比例较低。管理人在确认债权的过程中,出于自我保护,对债权确认掌握的尺度过于严格,很多债权需通过诉讼确认。同时,由于明唐公司多次催还借款,债务人多次承诺和保证后仍然没有偿还,以致明唐公司向公安部门报案,双方矛盾较大。加之宏亿昱公司破产债权清偿比例偏低,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稍微处理不当将会影响社会稳定。

代理律师介入本案后,积极引导当事人理性处理问题,全面收集债权真实存在的证据以及相关材料,深入分析明唐公司将借款打入昱鸣公司账户的行为性质,多方提供相关判例作参考,最终明唐公司的债权才得以确认和按照比例清偿,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债权人合法权益和社会稳定。

【结语和建议】

1.在破产债权清偿领域,律师有很大的市场前景。异地债权人通过本地律师代理,介入破产程序,对债权人实现债权确认清偿,可行性强、效率性高、效果较好。

2.律师要切实帮助委托人实现债权确认清偿,需做好充分准备债权凭证相关依据、熟练运用破产法律及相关规定。

3.《企业破产法》及配套规定不全面,影响管理人充分行使职权,浪费司法资源,急需完善。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