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为中资企业跨境收购全球高水平电子制造企业—某国内集团公司收购法国2个公司和突尼斯1个公司的股权提供法律服务案

律师为中资企业跨境收购全球高水平电子制造企业—某国内集团公司收购法国2个公司和突尼斯1个公司的股权提供法律服务案缩略图

律师为中资企业跨境收购全球高水平电子制造企业—某国内集团公司收购法国2个公司和突尼斯1个公司的股权提供法律服务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H集团(中国)联合G公司(香港)等四方,间接或直接通过在法国新设特殊项目公司A-SPV(法国)的形式,全资收购英国某公司旗下位于法国的2个公司B1公司(法国)、B2公司(法国)和位于突尼斯1个公司T公司(突尼斯)(简称“三个目标公司”)的100%股权。三个目标公司均为全球高水平电子制造企业。

本项目此次收购工作自2014年9月正式立项,通过一系列的工作和审批程序,最终于2015年5月中旬之后不久进行了交割。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受H集团(中国)的委托,就交易中的相关问题提供了法律服务。

【争议焦点】

1.本案交易结构复杂,涉及10多个交易主体,需要协调各交易主体之间的关系;

2.本案涉及多个不同法域法律规范的协调适用,这些法域包括中国、卢森堡、法国、突尼斯、香港等法域;

3.本案涉及多种合同协议,包括一致行动协议(含对赌条款)、约束性报价函、股份收购协议、新设特殊目的公司(SPV)股东协议、章程、贷款合同、担保合同、反担保协议、与两个管理层公司有关的承诺协议和股份退出协议等。需要相关合同协议内容有效衔接,保持一致,避免冲突和歧义。

【律师代理思路】

律师就本案为客户提供服务的目的是防止、控制有关的法律风险,主要体现在交易架构的设计、法律文件的合规审核以及履行合法审批手续等方面。

在交易架构的设计上应考虑,根据中国、东道国、相关第三国(或地区)和欧盟的法律以及国际双边、多边条约的规定,有关当事人(如特殊目的公司)的设立是否合法、合规,有关避税方法是否合法,有关主体是否能取得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是否能避免或减少有关风险(如被征收的风险、汇兑风险等)、是否有相应的救济手段(如是否可以进行投资仲裁)等等。

在法律文件合规审核方面,主要考虑审核下列文件:意向书、保密协议、收购方之间的出资人协议、其他中介机构(如对国际律师事务所、财务顾问公司等)与客户之间的聘用协议(聘用函)、股权收购协议、目标企业股东协议、章程、特殊目的公司的股东协议、章程、贷款协议、贷款担保协议、出售方的担保协议(函)等。

在履行合法审批手续方面主要考虑,是否能通过东道国的国家安全、环保等审批,是否能通过中国、东道国、第三国(地区)和欧盟的反垄断审查,是否能通过中国的发改委、商务、外汇管理和有关专业管理部门的审批、备案,是否能通过中国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审批,是否还需要本项目的特别审批程序等。

律师主要工作:

律师受H集团的委托,从2015年初至9月期间,根据中国法律和有关国际条约等规定,从防控风险的角度,为H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提供了法律服务。律师服务内容主要如下:

1.就客户H集团上级单位与G公司等单位签订的备忘录进行审核,并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

2.审核法律尽职调查报告(英文),提出风险及防控建议,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3.审核劳动尽职调查报告(英文),提出风险及防控建议,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4.就收购项目涉及的法律问题(如工会、财产权属证明、反垄断审批、环保、新设公司形式等)与欧洲的律师和其他法务人员通过电话会议进行讨论(会议语言为英文);

5.多次审核修改约束性报价函(英文),对报价函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6.多次审核修改股份收购协议(英文),对该协议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7.就上述股份收购协议的重要附件之一卖方履约担保问题提供法律意见,并就有关的银行保函(英文)提出修改意见;

8.起草并多次修改客户与G公司(财务投资人)之间的出资及一致行动协议(包括对赌条款),多次与客户和/或G公司一起就该协议开会讨论,就该协议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

9.就四方投资人为新设特殊项目公司A-SPV(法国)而拟签署的股东协议提出审核修改意见(英文),对该协议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10.对新设特殊项目公司的章程提出审核修改意见(英文),对该协议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11.就上述章程与股东协议冲突的问题,多次与客户开会讨论,并与欧洲法务人员进行书面沟通(用英文);

12.就客户上级单位为下属企业H3公司因本项目借款与银行签署的担保合同提出审核修改意见(英文),对该合同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13.客户上级单位的上述担保有一部分是代YS公司做的担保,盈科所律师对YS公司向客户上级单位提供的反担保的反担保协议进行审核并提出修改意见;

14.受客户委托,对上述提供反担保之补充反担保的公司进行资信调查,并出具调查意见;

15.就H3公司(卢森堡)的管理层人员设立的管理层公司M1-SPV(卢森堡)与客户之间的《承诺协议》(COMMITMENT AGREEMENT)和《股份退出协议》(PUT OPTION AGREEMENT)多次提出审核修改意见(英文),对该两个协议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并对协议中文译本校对(说明:根据中国国资委有关规定,管理层公司不能持有下属公司股份,但可以持有本公司或上级公司的股份,故H3公司管理层人员设立的管理层公司M1-SPV(卢森堡)持有H2公司股份);

16.就法国新设特殊目的公司的管理层人员设立的管理层公司M2-SPV(法国)与客户之间的《承诺协议》(COMMITMENT AGREEMENT)和《股份退出协议》(PUT OPTION AGREEMENT)多次提出审核修改意见(英文),对该两个协议出具正式法律意见书,并对中文译本校对。

【案件结果概述】

本项目此次收购工作自2014年9月正式立项,陆续完成了非约束性报价、技术、商业、人力、法律、财务及税务尽职调查、约束性报价以及股权收购协议谈判等工作,同时完成了股权交易架构、投融资方案确定。2015年2月中旬获得H集团上级单位正式批复同意该收购项目;5月初完成中国发改委的备案工作;5月中旬完成中国商务部备案。随后项目通过了境外反垄断审查,从金融机构获得贷款资金,并进行了交割。

H3公司CEO 和管理层代表均表示将再接再厉,确保收购共管期平稳过渡和成功交割。管理层代表表示公司工会和全体员工欢迎新的股东,工会很快认可和接受了此次股东变更,对加入H集团大家庭充满期待,这在法国是不常见的。

此次收购可使H3公司完善产业结构,提高产业链控制能力,促进H3公司战略规划的落实;有利于H集团借鉴目标公司高水平的产品制造经验,提高H集团相关产业的制造工艺、质量管理与成本控制水平,增强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带动H集团相关产业的协同发展。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案例评析】

1.中国执业律师出具法律意见或建议,应依据中国(大陆)法律或参加的相关国际条约或有关国际惯例,不能根据其他法域的法律出具意见,否则律师可能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本项目有很多合同协议适用的法律各不相同,如约束性报价函适用卢森堡法律、股份收购协议适用的是法国法律、担保合同适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因此应注意不同合同协议涉及同一问题时,适用法律的协调,避免产生矛盾。

3.因有150多个国家地区参加了纽约公约,涉外协议在选择争议解决方式时通常选择仲裁,但应注意每个协议应根据具体情况选择争议解决方式。例如,本项目的贷款担保协议中的担保人我们客户H集团是一个在世界各地都有财产的大企业,在与担保权人银行谈判中具有优势地位,且担保人违反担保协议的可能性较大,故律师建议客户选择担保人所在地的法院诉讼作为争议解决方式,这样能减少担保人财产通过可能的仲裁裁决被在世界各地执行的可能性。

4.对赌协议(条款)在很多并购交易都存在,应注意的是,依据中国有关司法实践股东之间签订该协议有效,但若目标公司对其股东作出对赌承诺则无效。

5.在国际交易中,担保是很常见的,应注意分别从担保人和担保权人角度分别考虑,根据担保的理赔/索赔条件、期限、金额等因素确定担保方式。本项目中股份卖方可向买方提供银行见索给付保函和保险两种担保,买方最终选择了见索给付保函,因为相对保险,见索给付保函虽然担保时间短、金额小,但索赔容易。

【结语和建议】

跨境并购是一项复杂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的因素,需要各方面的专业人员参与,需要有关参与人员的沟通协调,以避免或减少各种风险,这应引起充分的关注。据有关统计,中国企业以往境外投资失败率比较高,这与风险防控不足有关。因此建议,中国企业在进行跨境投资前和过程中加强风险防控,特别是法律风险防控,重视法律专业服务的价值与作用。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