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为河北宣化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提供法律服务案

律师为河北宣化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提供法律服务案缩略图

律师为河北宣化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提供法律服务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河北宣化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宣工”)始建于1950年,是河北省机械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河北省机械化行业的重点龙头企业。

2017年5月,河北宣工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向河钢集团有限公司(“河钢集团”)、天物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俊安(辽宁)实业有限公司、中嘉远能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交易对方”)收购了其合计持有的四联资源(香港)有限公司(“四联香港”或“目标公司”)100%股份并同时募集配套资金(“本次重组”或“本次交易”),配套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PMC铜矿二期项目建设,涉及交易总金额约为56亿元人民币。

本次交易的目标公司四联香港为河钢集团连同其他交易对方设立的海外持股平台。2012年12月,河钢集团联合天物集团有限公司、俊安集团有限公司和中非发展基金有限公司组成了中方联合体,与南非工业发展公司(“IDC”)一同组成了中国-南非联合体,收购力拓集团和英美集团合计持有的南非上市公司Palabora Mining Company Limited(“PMC”)约74.5%股份,交易对价约4.8亿美元,是当年中国企业海外自然资源并购十大案例之一,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为本次并购交易提供了全程法律服务。

完成上述控制权收购后,联合体向PMC公司的社会公众股东发出了私有化收购要约,最终于2013年成功私有化PMC公司并将其从南非约翰内斯堡交易所退市。本次交易的支付对价采取了跨境并购贷款及收购方自有资金相结合的方式,总交易金额约6.68亿美元。

此后,经由河钢集团领导的中方团队成功管理和运营,本项目成为中国企业并购非洲资产项目中少有的并购后实现成功整合的案例。为了给PMC铜矿二期项目筹集发展资金,充分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平台,维护股东利益,中方联合体筹划将PMC公司注入A股上市公司,实现优质资产与资本市场对接,并于2017年5月顺利完成了本次重组项目。

上述重组完成后,中方联合体有关方直接持有上市公司河北宣工的股份,而河北宣工持有PMC公司控股权,实现境外优质资产成功与境内资本市场对接。

【争议焦点】

本次交易的交易结构复杂,法域跨度较广,涉及法律问题众多。为了顺利实现海外资产的重组,需要从中国证券市场及境外资产所在地的双重监管要求出发,对标的资产进行全面核查,并就其中存在的法律问题进行评估并提供了解决方案,保障了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顺利完成。

【律师代理思路】

(一)本次重组的方案论证

由于跨境交易涉及多个法域,包含多个参与主体,一个好的交易结构和融资架构,对节省税收成本、防控海外投资的法律风险、减少交易过程所需的审批环节、降低收购方的资金成本、协调平衡交易参与方的利益诉求方面均具有重要意义。从中国证监会及我国其他政府部门关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监管角度出发,本次重组的方案特点在于:

根据中国证监会关于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规定,结合本案的情况和委托人的要求,在设计重组方案之前,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项目组与其他中介结构就本次重组是否触发借壳上市标准进行了充分论证。在重组方案论证和实施过程中,中国证监会于2016年6月17日发布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并于2016年9月8日正式实施。根据最新《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2016年修订)第十三条的规定,“上市公司自控制权发生变更之日起60个月内,向收购人及其关联人购买资产,导致上市公司发生以下根本变化情形之一的,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应当按照本办法的规定报经中国证监会核准:(一)购买的资产总额占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前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会计报告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达到100%以上;……(五)为购买资产发行的股份占上市公司首次向收购人及其关联人购买资产的董事会决议前一个交易日的股份的比例达到100%以上;(六)上市公司向收购人及其关联人购买资产虽未达到本款第(一)至第(五)项标准,但可能导致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发生根本变化;(七)中国证监会认定的可能导致上市公司发生根本变化的其他情形。”

本案中,律师就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是否发生变更以及是否触发重组上市作出了详细的法律分析。

1.2015年股权划转未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在2015年股权划转前,河北宣工的直接股东为河北宣工机械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宣工发展”),宣工发展为河北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有限公司的独资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河北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北省国资委”)。

2015年5月19日,河北省国资委将河北国控所持宣工发展100%国有股权划转给河钢集团持有。就本次国有股权无偿划转事项,参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的理解和适用――证券期货法律适用意见第1号》的有关规定,并根据委托人提供的有关证明资料,宣工发展2015年划转已按照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和河北省人民政府有关规定的程序决策通过。

2.本次交易未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根据本次交易方案,本次交易完成后河北宣工股份变化情况为:(1)考虑募集配套资金所发行的股份:河北宣工本次交易发行股份上限为454,728,961股,其中向河钢集团发行151,414,333股。据此计算,本次交易完成后,河北宣工的总股本为652,728,961股,其中河钢集团持有河北宣工151,414,333股,占总股本的23.20%,宣工发展持有河北宣工70,369,667股,占总股本的10.78%,河北国控持有河北宣工21,611,100股,占总股本的3.31%。(2)不考虑募集配套资金所发行的股份:河北宣工本次交易发行股份上限为250,004,555股,其中向河钢集团发行151,414,333股。据此计算,本次交易完成后,河北宣工的总股本为448,004,555股,其中河钢集团持有河北宣工151,414,333股,占总股本的33.80%,宣工发展持有河北宣工70,369,667股,占总股本的15.71%,河北国控持有河北宣工21,611,100股,占总股本的4.82%。

因此,不论是否考虑募集配套资金所发行的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河北宣工直接控股股东由宣工发展变更为河钢集团,实际控制人仍为河北省国资委,未导致河北宣工控制权发生变更。

如前述,本次交易前,宣工发展为河北宣工第一大股东,河钢集团为河北宣工间接控股股东,河北省国资委为河北宣工的实际控制人。本次交易完成后,不论是否考虑募集配套资金所发行的股份,河钢集团由河北宣工的间接控股股东变为直接控股股东,河北宣工实际控制人仍为河北省国资委。

据此,本次交易不会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构成重组上市。

(二)本次重组涉及的政府审批

根据《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2009年修订)》第二十七条“本章所称外国投资者以股权作为支付手段并购境内公司,系指境外公司的股东以其持有的境外公司股权,或者境外公司以其增发的股份,作为支付手段,购买境内公司股东的股权或者境内公司增发股份的行为。”第二十八条“本章所称的境外公司应合法设立并且其注册地具有完善的公司法律制度,且公司及其管理层最近3年未受到监管机构的处罚;除本章第三节所规定的特殊目的公司外,境外公司应为上市公司,其上市所在地应具有完善的证券交易制度。”就本案而言,在四联香港股权重组前,四联香港的原直接持股股东均为中方联合体在境外设立的持股公司,若参照上述规定,则本次重组可能会适用境外股东以其持有的境外公司股份作为支付手段购买境内上市公司增发的股份,审批复杂程度会相应增加。

此外,根据《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商务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外汇管理局2005年第28号令)的规定,外国投资者以股权并购境内公司应报送商务部审批。……如果被并购企业为境内上市公司,还应根据《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办理相关手续。据此,涉及外国投资者战略投资上市公司的需经商务部审批且对外国投资者规定若干特别要求。

经与委托人以及其他相关方(即四联香港其他三名股东)的沟通与分析,综合考虑重组方案的有关因素后,在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之前,委托人连同其他交易对方通过向其各自的境内关联主体进行股权转让/划拨的方式,对标的公司进行重组,将委托方及其他有关方通过境外持股公司持有的标的公司股份同步划转、转让给其各自的境内关联企业,从而一方面简化了持股结构,另一方面简化了审批流程。

就上述重组前的股权结构调整中涉及的国有股权划转,根据《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划转管理暂行办法》(国资发产权[2005]239号)第十五条规定“企业国有产权在所出资企业内部无偿划转的,由所出资企业批准并抄报同级国资监管机构”,但《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划转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条同时规定“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向境外划转及境外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办法另行制定”。根据我们的法律研究和查询,目前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尚未出台和制定有关办法。律师随即对市场上的公开案例进行检索,并发现实践中存在央企将其持有的境外公司股权通过无偿转让的方式转给境内公司的案例(即: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曾于2006年无偿受让中国电子产业工程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的中国电子集团(BVI)控股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但查询到的其他案例十分有限。

律师据此与委托人就前述情况进行沟通,国有企业通过跨境划拨方式进行股权重组并不为法律所禁止,且实践中也存在先例,因此具备操作的可行性。但考虑到有关国资监管部门并未出台和制定有关办法及操作细节,且可公开查询到的类似案例有限,律师建议委托人在项目开始操作前就前述事项与河北省国资委进行了沟通确认。

【案件结果概述】

2017年6月28日,中国证监会向河北宣工核发《关于核准河北宣化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向河钢集团有限公司等发行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批复》(证监许可[2017]1036号),河北宣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批复如下:

(一)核准河北宣工向河钢集团有限公司发行151,414,333股股份、向天津物产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发行62,501,139股股份、向俊安(辽宁)实业有限公司发行24,827,607股股份、向中嘉远能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发行11,261,476股股份购买相关资产。

(二)核准河北宣工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04,724,406股新股募集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配套资金。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案例评析】

本次重组的主要标的资产为南非最大的精铜生产商,通过PMC控股子公司进行运营。PMC成立于1956年,为南非最大的铜矿、蛭石矿开采及生产企业之一。早在2012年,金诚同达曾作为首席律师,代表河钢集团、天津物产集团有限公司、中非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和俊安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南非国有企业Industrial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of South Africa Ltd共同收购了由力拓集团和英美资源持有的PMC控股权,并后续成功实现PMC的私有化,从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成功退市。PMC经河钢集团为首的联合体收购控制权并退市后,成为中国企业在非洲收购项目中业绩最为突出的成功案例之一。

本次重组标的金额大(总金额约为56亿元人民币),涉及法域广(至少包含中国、中国香港、南非、毛里求斯、新加坡、美国、英国等法域),时间跨度长(自2012年PMC私有化开始前后历时近6年),交易结构复杂,不仅响应了“一带一路”的倡议,是落实中国与非洲国家国际产能合作、实现优势产能“走出去”的一项重大成果,也是国内企业推进国际化战略、优化资源布局的重要举措,实现了从全球战略、海外收购、资源整合到资本运作的完整历程。

【结语和建议】

该项成功案例表明,在一般的跨境交易中,不同的交易结构往往会直接影响交易审批复杂程度、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交易风险防控完备度以及后续资本运营需求。建议中国企业在跨境交易中,重视交易结构的设计,借助法律工作者的作用对交易进行提前论证和安排,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