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为中青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境外投资提供法律服务案

律师为中青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境外投资提供法律服务案缩略图

律师为中青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境外投资 提供法律服务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中青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发展”)为香港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电子信息类等高端制造业,于2005年在香港设立中青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下称“中青香港”),作为专门从事全球化投资业务和管理境外资产的平台。

2009年,根据公司发展战略,拟战略收购总部位于德国A公司的汽车零部件板块,包括研发、专利、渠道与全球布局的生产线,主要资产为美国B公司、德国C公司、瑞士D公司及捷克、南非、巴西、马来西亚和中国的子公司。由于方案设计是以通过美国双审为方向的多架构方案,导致被美国相关安全机构特别关注,依据客观情况,主动放弃收购。

2013年初,中青香港再次启动收购,并由中国、香港、德国、英国、美国律师组成国际律师服务团队,由中国律师为法律团队牵头人,统筹投资法律服务。经过近二年时间的收购方案设计、融资方案设计、法律论证、国际关系论证、法律、财务与商务尽职调查、可行性论证、资产剥离、合同起草与多轮谈判,交割等工作,事实豁免美国国家安全审查的基础上,通过欧盟、德国等国家的反垄断及交易审查批准等,最终于2015年完成收购。除马来西亚子公司,基于无法逾越的法律障碍、存在重大法律风险放弃收购外,其他资产均完成控制权收购,合计交易对价3.5亿欧元,其中现金支付2亿欧元,股权置换锁定价值1.5亿欧元。

【争议焦点】

1.交易涉及美国、欧盟、德国、香港、英国、马来西亚、南非和中国法律,整体交易时间跨度长,涉及不同的法律体系,涉及不同国家的交易批准,还要面对美国和欧盟的反垄断和安全审查,法律关系特别重大复杂;

2.收购涉及全球领先和前沿的研发与生产技术、高端产品等,涉及欧盟和美国等多国的反垄断、安全审查与交易批准;

3.此前未事先主动进行敏感性申报,本次收购会引起欧盟、美国等国家安全和反垄断审查等机构的重点关注问题;

4.引进利于本次收购并长期合作的战略投资人问题;

5.德国A公司实际控制人与股东在转让条件的苛刻限制问题;

6.交易方案的设定优化与资产剥离问题;

7.工会组织谈判与运营和研发团队稳定问题;

8.涉及多国交易批准问题;

9.基于分步实施现金和股权置换交易的特殊性、交易周期长、存在不确定性问题。

【律师代理思路】

战略布局、内外统筹,整体推进,分步实施。

(一)收购母公司转化为分别收购子公司股权,在低层级层面进行商业性交易,淡化交易的敏感度,降低直接收购A公司股权导致的交易不确定性

(二)引进全球知名并与美国、欧盟等国家具有良好政商关系背景的美国知名家族基金(以下简称“家族基金”)、中东某国主权基金(以下简称“主权基金”)作为战略投资人,以利于交易涉及的各类审查与批准、收购成功后整合与发展

(三)确定中国律师在国际法律服务团队提供全程法律服务中的主导地位

(四)根据中国律师提供法律论证事项的四级目录,组织境外各家中介机构提供德国、欧盟、美国等国家涉及国际关系、公司治理、收购、工会与劳工、反垄断与安全审查、交易批准等十六项重大事项,以及外国投资规制体系的专项法律论证报告书

(五)经多次现场与视频会议讨论、反复沟通,确定阶梯型的一揽子收购计划、控制权收购非全额股权收购、现金与股权支付非全额现金支付、分步推进、整体实施

(六)在美国设立中青香港拥有控制权的目的公司E,依据瑞士法律在瑞士设立中青香港拥有控制权的目的公司F各方确认:E和F为从事收购和运营及相应权利义务的承受人,运营团队由中青香港负责委派或全球招聘,家族基金与主权基金仅占有少数非执行董事席位,并从事实性出发,豁免任何对中青香港和追溯至中青发展的不利行为与法律后果

(七)E和F作为收购主体,先行收购A公司美国子公司B的和瑞士子公司D研发机构的控股股权

(八)B公司剥离涉及美国国防机构的所有业务和主办雇员,渠道分离、财务分离、全部业务文件分离等。须承担的违约责任在完成收购的情形下由A公司承担,反之由目的公司E承担。家族基金、主权基金与E、F、A、B和中青香港分别签署合同,指导和协同剥离事项,不可撤销的承担通过或豁免对本次交易国家安全审查的义务,反之不可撤销的承担全部直接或间接损失。包括完整保留E公司非国防性质的政府采购合同能够继续履行的义务。同时,家族基金负责协调或通过交易多国批准的程序

(九)根据中国律师拟定的法律尽职调查五级目录,境外各家中介机构对位于德国、美国、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子公司进行穿透性法律尽职调查

(十)先行完成收购位于瑞士的D公司的交易谈判,同期推进对B公司的收购

(十一)择机分别推进南非、捷克和中国国内子公司的收购工作

(十二)依据香港法律与合理性原则,以股权置换加现金方式,引进其他战略投资人,推进中青发展层面的股权重组

【案件结果概述】

经过与A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律师和商业顾问团队半年多的艰苦谈判,合作方之间签署了排他性收购合同书。A公司及实际控制人认可并同意收购方的收购方案,放弃反向分手费的要求,给予收购方完整的收购方权益,配合前置的各类非商业性谈判,全面有条件配合收购方的尽职调查与营商环境调查工作,给予不限制的但须90天内完成法律与财务尽职调查,给予可能面临的收购交易各项审查与批准的有效配合,收购方有权根据交易中的突发或影响收购方战略目标的情形做出放弃收购全部或部分标的资产的权利,分项收购再行商讨和签订具体分项交易合同等。

为此,收购方同意支付锁定排他性交易的定金1亿欧元支付至共管账户,该笔定金在收购方分项收购完成时作为当期交易价格支付给A公司,放弃收购时作为一年期借款支付给A公司的香港关联公司,以香港关联公司,以及在中国国内关联公司的股权作为具有优先权的还款质押担保。

在此基础上,收购工作全面推进。本次交易最终取得了欧盟与各国的各项批准。其中,更是豁免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审查。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鉴于此次收购是收购境外企业,收购行为全部发生在境外,适用法律均为境外法律,在此不再进行相关法律解读。

【案例评析】

本案是境外投资战略性收购全球领先的前沿技术、成功豁免美国安全审查的少有案例。在收购过程中,需要面对错综复杂的不同法律冲突、商务冲突和政商关系冲突,更要面对基于不同文化背景导致的内部与外部的激烈冲突,需要律师具备大局观、前瞻性,制定出可行的交易方案,力促国际投资的成功。

【结语和建议】

在“一带一路”已经成为新时期全球化建设可行性方案的国际环境下,中国企业“走出去”、“引进来”,对全球高科技与前沿技术领域的国际投资中,经常面临来自于发达国家的各类保护主义的审查。当今各国对于高新技术领域国际交易与外国投资,也在进一步强化本国利益的保护,此种情形下,技巧性的法律、商务安排和优化的交易方案尤为重要。

境外律师基于文化和普通法系背景下的执业习惯与执业理念,在法律、商务思维、文化传统等方面存在差异,与中国国内委托人之间沟通不畅。很多境外投资的风险更是源于直接委托境外律师造成的。

随着中国律师国际化视野、商务能力、多学科背景的提升,中国律师驾驭和解决中国企业走出去中面临的各种文化和法律冲突能力不断增强,正日益履行起为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保驾护航的责任和担当。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