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制造枪支罪犯罪嫌疑人郑某进行辩护案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制造枪支罪犯罪嫌疑人郑某进行辩护案缩略图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非法制造枪支罪犯罪嫌疑人郑某进行辩护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郑某非法制造枪支一案,由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以下简称延平分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延平分局于2017年4月28日受理调查,2017年4月28日立案侦查。犯罪嫌疑人郑某于 2017年4月28日被延平分局抓获到案。郑某涉嫌非法制造枪支一案,现己侦查终结。

经延平分局依法侦查明,证实犯罪嫌疑人郑某有以下犯罪事实:

郑某于2014年在网上通过QQ购买了秃鹰气枪零部件、后分四次在延平区亿发商贸城附近的一个物流公司取得零部件后将该零部件带至延平区八一路某号某大厦某公司其自己办公室内进行组装,组装好后将该枪支藏在公司的仓库内。后于2015年郑某某再次通过QQ购买了疑似军用步枪一把,并分三次延平区亿发商贸城附近的另一个物流公司取得,取得枪支后同样在延平某号某大厦某公司自己办公室内进行组装,然后将该枪支藏在公司的仓库内。同年,郑某还在南平南高速路口购买一把弓弩,并将其藏在公司的仓库内。2016年郑某再次通过上网购买左轮手枪一把,后该左轮手枪被快递直接邮寄到其公司。郑某将该左轮手枪藏在其办公室的柜子中。

2017年4月7日,延平分局民警在办理严某非法持有枪支案时,持警官证、搜查证在延平区八一路某号某大厦某公司的仓库内收到“秃鹰”气枪一把、疑似军用步枪一把、在其办公室柜子里搜出疑似左轮手枪一把。后民警持传唤证将严某、郑某传唤至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执法办案中心接受调查,经询问,郑某如实供述了其非法制造枪支的事实。后延平分局将“秃鹰“气枪编号为2017H0163-001、疑似军用步枪编号为2017H0163-002、疑似左轮手枪编号为 2017110163-003送南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进行鉴定。2017年4月28日,“ 经南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鉴定书,编号:南公刑鉴[2017] 580 号。鉴定意见:送检的秃鹰“气枪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非军用枪支、送检的疑似军用步枪是利用电能发射弹丸的非军用枪支、送检的疑似左轮手枪不是枪支。

以上事实有犯罪嫌疑人郑某的供述、犯罪嫌疑人严某的供述, 现场搜查笔录及照片、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扣押决定书及清单、南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南公刑鉴[2017] 580号》鉴定书等证据证实。   

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郑某的其行为己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涉嫌非法制造枪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条之规定,现将此案移送审查起诉。

【争议焦点】

送检的2017H0163-002疑似军用步枪是否存在扣押后修复再鉴定的情况。

【律师代理思路】

郑某辩护律师发表辩护意见认为:

若能证明送检的2017H0163-002疑似军用步枪存在扣押后修复再鉴定的情况,那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二款:“个人或者单位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罪定罪处罚:(一)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军用枪支一支以上的;(二)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以上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的规定,郑某非法制造枪支的行为尚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故代理律师向检察院提交的《法律意见书》一份,具体分析了郑某犯罪情节存在的问题。

一、根据犯罪嫌疑人郑某的供述:“仿真军用步枪的电源始终没有寄给我过,组装好枪后我就一直没有用过”、“这把步枪我没有组装过,我买来的时候就是一把枪整个寄过来,后面又寄了弹夹和背带,这把枪不需要组装。我买来以后发现这把枪没有电池,无法使用,组装以后也没有用过,我也不知道这把枪到底还有没缺什么东西”,这说明郑某购买的仿真军用步枪是没有配备电源的,郑某收货后也没有自行配备电源,因此,被公安机关查获、扣押的仿真军用步枪是没有电源的。但是,在南公刑鉴[2017]580号《南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书》中附件二的“照片五:电池情况”可知,送检的疑似军用步枪却配有电池,显然该送检的检材与犯罪嫌疑人郑某一直供述的仿真军用步枪没有电源这一事实不符。据犯罪嫌疑人郑某反映,涉案的疑似军用步枪,存在被扣押后曾拿到许文军(电话号码:18550981833,在延平区上洋附近有开设射击场)处进行修复,修复后再进行鉴定的情况,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四十条:“公安机关应当为鉴定人进行鉴定提供必要的条件,及时向鉴定人送交有关检材和对比样本等原始材料,介绍与鉴定有关的情况,并且明确提出要求鉴定解决的问题。”的规定,公安机关向鉴定人送检的检材应当是原始材料,而本案送检的检材显然不是被扣押的原始材料,而是经过修复的材料,辩护人对送检的疑似军用步枪这一对象有异议,也对这把疑似军用步枪能够成枪的标准存在质疑,请检察院对该事实认真核实,还犯罪嫌疑人郑某一个公道。

二、根据犯罪嫌疑人郑某的供述:“因为我喜欢这些东西,气枪是用来打鸟玩的,仿真步枪和左轮手枪拿来观赏的。”可知,犯罪嫌疑人郑某是为了满足自己娱乐、观赏、收藏之欲才买枪,且该仿真步枪没有配备电源,根本不能使用,也从未使用过,社会危害性低。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一、对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持有、私藏、走私以压缩气体为动力且枪口比动能较低的枪支的行为,在决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以及如何裁量刑罚时,不仅应当考虑涉案枪支的数量,而且应当充分考虑涉案枪支的外观、材质、发射物、购买场所和渠道、价格、用途、致伤力大小、是否易于通过改制提升致伤力,以及行为人的主观认知、动机目的、一贯表现、违法所得、是否规避调查等情节,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确保罪责刑相适应。”的规定,请检察院充分考虑到犯罪嫌疑人郑某的动机目的是娱乐观赏收藏,且涉案枪支致伤力极低、一贯表现良好的情节,慎重考虑,从宽处理。

综上,犯罪嫌疑人郑某是以娱乐观赏收藏为目的制造枪支,社会危害性低,且行为人是初犯,却有悔罪表现,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因此,辩护人认为郑某非法制造枪支的犯罪情节轻微,没有造成不良后果,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建议对郑某做不起诉处理。

【案件结果概述】

检察机关依法对郑某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1、《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四十条:“公安机关应当为鉴定人进行鉴定提供必要的条件,及时向鉴定人送交有关检材和对比样本等原始材料,介绍与鉴定有关的情况,并且明确提出要求鉴定解决的问题。”

解读:结合本案,公安机关向鉴定人提供的检材和比对样本应当是原始材料,即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取得的第一手材料,不得进行过修复、添附、加工等。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涉及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对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持有、私藏、走私以压缩气体为动力且枪口比动能较低的枪支的行为,在决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以及如何裁量刑罚时,不仅应当考虑涉案枪支的数量,而且应当充分考虑涉案枪支的外观、材质、发射物、购买场所和渠道、价格、用途、致伤力大小、是否易于通过改制提升致伤力,以及行为人的主观认知、动机目的、一贯表现、违法所得、是否规避调查等情节,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确保罪责刑相适应。”

解读:结合本案,在追究涉及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案件的定罪量刑问题上,不仅要考虑涉案枪支是否在两支及以上,还应当考虑行为人购买的用途、行为人的目的动机。

【案例评析】

本案主要是辩护律师发现送检的仿真军用步枪存在问题,与被扣押时没有电源的状态不一致,竟而对该仿真军用步枪被鉴定为枪支的鉴定结论有异议,致使该仿真军用步枪被认定为枪支证据不足。

同时,辩护律师还提出了郑某是以娱乐观赏收藏为目的制造枪支,且涉案枪支致伤力极低等主客观情况,最终检察机关综合考虑后给予郑某不起诉处理。

【结语和建议】

辩护律师应当多从证据出发,在证据中寻找突破口,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使该有问题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打破原来的证据链。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