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为唐山某有限公司破产提供法律服务案

律师为唐山某有限公司破产提供法律服务案缩略图

律师为唐山某有限公司破产提供法律服务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唐山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是中外合资的生产型企业,是北京炼焦化学厂搬迁重建项目,曾被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列为京津唐经济合作示范项目。厂区面积达200多万平方米,职工2000多人。2016年1月7日,某公司以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唐山中院”)申请破产清算。2016年2月16日,唐山中院依法裁定受理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某公司破产案历经了破产清算、清算转重整、招募选定重整方、制定重整计划草案、对重整计划草案表决、与未通过表决的债权人协商、重整计划草案再次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现已进入重整计划执行阶段。

在破产清算转重整过程中。管理人团队通过充分调查了解,获悉各方均希望某公司能够进行重整,某公司股东表示某公司作为当地较有代表性的企业,其破产是由于多种因素促成。如某公司的议事规则不完善,导致许多事项无法决议通过,阻碍公司发展,并且自2012年开始,煤炭市场低迷,也是导致某公司经营困难资不抵债的原因。在债权申报过程中,一些债权人向管理人表达希望某公司能够重整,并且有多家较大债权人以及社会第三方向法院提出对某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但对于经债务人申请破产清算且已经进入清算程序的企业,能否依据债权人或者其他社会第三方的申请转为重整程序,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

鉴于此,管理人团队就该案能否转入重整程序在法律上进行了研究,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宣告债务人破产后可以申请和解或者重整,但参照《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法律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三款规定的立法精神和法律原则举重以明轻,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审理企业破产案件为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对人民法院“充分发挥重整和和解程序挽救危困企业、实现企业持续经营的作用,保障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的要求,同时借鉴经济发达地区成功案例,解决了该项目程序转换中所遇到的法律问题。最终,经过与法院多次论证并向上级法院有关专家咨询,多方征询当地政府、破产企业、部分债权人的意见,初步确定虽然某公司已经提出破产清算申请,但转换成破产重整程序是在法律实践中可以实现的。

除了做大量的法律分析外,管理人团队还在实践中进行创新,在唐山某有限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向全体参加会议的债权人征求关于破产程序转为重整程序的意见,经投票表决,95%以上的参会债权人同意程序转换。在尚未被宣告破产的情况下,对其进行重整以恢复生产经营,有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实现各方利益共赢。且开创了唐山市中外合资企业依法破产重整成功的先河。

【争议焦点】

1、在债务人申请破产清算程序开始后,多数债权人及社会各界认为债务人尚有重整希望并表示愿意参与重整的,债权人是否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由清算转入重整? 

2、在破产案件中如何加强利用府院联动机制?      

【律师代理思路】

1、进行法律论证。《企业破产法》对上述问题规定并不明确。管理人团队进行法律论证,经过审慎分析,认为在某公司尚未被宣告破产的情况下,对其进行重整以恢复生产经营,有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有利于挽救破产企业实现各方利益共赢,程序转换不违反现行法律规定,符合《企业破产法》立法本意。              

充分征求债权人意见。经征求出席第一次债权会议的债权人意见,95%以上比例的债权人表示同意债务人由破产清算转为重整程序,至此,开启了某公司破茧重生的大门。

2、破产案件一定要加强与政府的沟通,获得当地政府的配合,充分发挥府院联动的作用。 为了审慎选定重整方,管理人采取两轮评选的方式来确定某公司的重整方。组成了由债委会成员、法院、相关政府部门、行业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并且由市检察院和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监督评审工作。           

【案件结果概述】

1、2017年5月22日,唐山中院裁定对某公司由破产清算转入破产重整。

2、2018年8月22日,唐山中院裁定批准某公司破产重整案《重整计划》。

3、2018年11月22日、23日,完成了第一期偿债工作。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七十条规定,“债务人或者债权人可以依照本法规定,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对债务人进行重整。    

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的,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后,在宣告债务人破产之前,债务人或者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

《破产法》第七十条第二款规定“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的”,那么是否限制了债务人申请破产清算时对本条的适用呢?管理人认为没有限制。债务人申请的破产清算案件,债务人、债权人和符合法定条件的股东(以下称“相关方”)应当拥有后续重整申请权。

首先,从立法本意出发,管理人认为相关方应拥有后续重整申请权。《破产法》在第七十条第一款规定了债务人和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破产重整后,在第二款再次赋予债务人发起破产重整程序的权利,其立法本意和目的是为了强调清算程序与重整程序的转换,而不在于是谁首先发起的破产清算程序。

其次,该条款是为了强调在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时,对相关方尤其是债务人破产路径选择权的弥补,并不是为了限制或禁止债务人自己申请破产清算后,债务人申请破产重整的权利。

【案例评析】

一、债权人申请的破产清算案件,债权人可以拥有后续重整申请权。

首先,《破产法》没有禁止性规定限制债权人的后续重整申请权。《破产法》第二条和第七条的规定类似于“总则”,第七十条的规定类似于“分则”,总则对分则由统领的作用。

其次,从第七十条第二款的立法宗旨和本意看,没有限制或剥夺债权人的后续重整申请权。《破产法》第七十条的目的之一是为倡导重整制度的适用仍允许债务人及其出资人有权申请债务人重整。该条款的立法目的并不涉及债权人在此种情形下有无重整权申请,更不是限制或者剥夺在此种情形下债权人申请重整的权利。

最后、从维护全体债权人利益的立法宗旨出发,不应限制或剥夺债权人的后续重整申请权。破产案件中的各个债权人都是独立的民事主体,都有表达各自独立意志的权利,都有依法申请选择破产程序的权利,换言之,每个债权人不应因其他债权人行使了破产清算申请权就丧失自己的重整申请权。

二、债务人申请的破产清算案件,债务人、债权人和符合法定条件的股东(以下称“相关方”)应当拥有后续重整申请权。

首先,《破产法》在第七十条第一款规定了债务人和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破产重整后,在第二款再次赋予债务人发起破产重整程序的权利,其立法本意和目的是为了强调清算程序与重整程序的转换,而不在于是谁首先发起的破产清算程序。

其次,该条款是为了强调在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时,对相关方尤其是债务人破产路径选择权的弥补,并不是为了限制或禁止债务人自己申请破产清算后,债务人申请破产重整的权利。因为债权人启动的破产清算程序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债务人选择破产程序路径的权利。在实务中,有些破产清算案件是由于债权人对企业实际经营状况和前景不甚了解,在债务人出现资不抵债状况时便申请破产清算,但实际上债务人有可能经过新的投资者资金的注入、市场行情回暖或其他原因能够恢复生机,而债权人可能无法获得或知晓这些信息。如果限制或剥夺这种情况下相关方的后续重整申请权,显然不利于债权人利益最大化,也与破产重整制度的立法本意相违背。

【结语和建议】

在债务人申请破产清算程序开始后,债权人向人民法院申请由清算转入重整的法律依据,建议通过司法解释或者立法的途径予以完善

另外,债权人在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申请重整也存在一些现实问题,例如:破产重整程序耗时长、成本高,如果债务人对于重整不积极,很难完成重整计划草案的制定并推进重整计划的实施;债权人作为公司的“外部人”,对债务人的了解不够充分,以及不同债权人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对破产程序可能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可能导致重整申请并不能真正时全体债权人或多数债权人受益等,建议在司法解释中针对不同情况进行更加细化的规定。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