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受法院委派就当事人遗产分割调解达成具有法律效力调解协议案

律师受法院委派就当事人遗产分割调解达成具有法律效力调解协议案缩略图

律师受法院委派就当事人遗产分割调解达成具有法律效力调解协议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09年9月7日,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9)武民初字第1374号《民事调解书》载明:原告文某英与五被告鲁某义、鲁某荣、鲁某军、鲁某美、鲁某林之父鲁某群,于1999年7月结婚;2007年鲁某群死亡,原告诉请要求分得遗产价值40000元;经法院主持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并制作民事调解书结案;调解协议约定诉争的位于某学校的房屋由五被告共同所有等内容。

2010年9月22日,五兄妹(即上述案件五被告)就上述民事调解书约定共有的房屋遗产分割达成协议,约定由上述遗产房屋作价10万元,由五人平均分割,并由鲁某军向其余四人每人支付2万元后,即由鲁某军一人取得该遗产房屋的全部产权。同日,鲁某军付讫上述遗产分割款后,其余四人均出具收到鲁某军给付房屋转让款2万元的收据。

2018年4月2日,鲁某军到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提交诉请鲁某义、鲁某荣、鲁某美、鲁某林履行遗产分割协议并协助办理遗产房屋不动产登记的民事起诉材料。武陵区人民法院向湖南德有常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工作室发出委派调解函。

湖南德有常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工作室接受鲁某军的调解申请后,指定律师调解员吕舒承办,并由实习律师唐铭键协助办理。

【争议焦点】

1.八年前五方达成的分割遗产协议并已由鲁某军支付约定转让款,在房屋所在地房价现已大幅上涨情况下,其余四方是否能放弃该遗产房屋的所有权,而由鲁某军一人继承并独自享有该遗产房屋的不动产权?

2.若经律师调解达成协议,能否据此申请并由法院依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

3.若经法院对律师调解协议作出确认决定,在调解被申请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律师调解协议时,申请人能否比照法院对人民调解协议作出的确认决定,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律师代理思路】

1.本案被申请人较多,争取全部接受律师调解,增加调解成功可能性。

律师调解员吕舒接案后,提供打电话、发送手机短信等方式,告知四被申请人到本所驻法院律师调解工作室办理律师调解确认手续。在得知被申请人鲁某林现居住于长沙,不便来常德接受律师调解,并表示可委托其兄鲁某义为代理人参加调解活动时,在征得鲁某义的同意后,律师调解员吕舒和律师调解员助理唐铭键赴长沙找到鲁某林,当面签署了授权委托书并经代理人鲁某义确认接受代理,从而解决了调解程序障碍,增加了调解成功的可能性。

2.以遗产有价、亲情无价说服四被申请人继续履行八年前达成的遗产分割协议。

因2009年9月法院制作的涉及本案争议房屋的民事调解书经明确由五方共同所有,未明确该房屋的具体坐落及其被继承人所办房屋所有权证的具体登记信息,也未明确共有种类或按份共有的各自享有份额,且各方当事人在2010年9月各方达成的遗产分割协议又没有涉及四被申请人协助申请人办理涉案房屋所有权登记的义务及其履行义务时限,加之近年来该房屋地段房价已大幅上涨,涉案房屋价值也已随之大幅增加,故需要由各方当事人确认是否同意继续由申请人鲁某军一人继承以及是否需要再支付遗产分割转让价款。

经律师调解员分别给被申请人释明在达不成律师调解协议情况下,申请人向法院起诉后,法院可能支持申请人确认各方2010年9月达成的上述遗产分割协议效力,并认定被申请人均负有履行协助申请人办理涉案房屋不动产权的合同附随义务,涉案房屋不动产权将确认归申请人所有,而届时因此造成兄妹感情裂痕将难以修补。在律师调解员以“遗产有价、亲情无价”的纠纷解决思路说服下,各方均同意继续履行八年前达成的遗产分割协议,继续由申请人鲁某军一人继承涉案房屋且不再支付遗产分割转让价款,从而就律师调解协议基本内容达成一致,也使协议具有民事合同性质。

3.在律师调解协议中体现各方自愿共同申请并由法院作出依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决定内容。

在达成律师调解协议基本权利义务内容后,是否需要在协议中体现各方愿意共同将协议提交法院作出司法确认决定,将可能影响法院接到司法确认申请后是否能顺利作出确认协议效力的决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规定,当事人可以向律师调解工作室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申请确认律师调解协议效力,但未规定是需经当事人共同申请还是申请人一方申请即可,故为增加法院在律师调解工作试点期间无先例可循和无具体规定可操作的顾虑,进一步说服各方当事人同意在律师调解协议中写入各方同意由申请人一方或各方共同向法院提出司法确认申请的内容,为事后法院实际上认为需要由各方当事人共同申请司法确认提供了协议依据。

4.在律师调解协议中明确法院作出司法确认决定后,若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作为律师调解试点期间的主要依据,并未规定法院对律师调解协议作出司法确认决定后,若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而对调解协议的司法确认决定可以在此情况下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规定,目前的法律依据仅限于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程序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的规定,故为了增加案结事了的实际解决纠纷可能性,一方面取得各方当事人同意在律师调解协议中体现各方自愿共同申请并由法院作出依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决定内容,一方面通过积极向法院及司法行政机关寻求对司法确认决定申请强制执行立案的支持,达到了在有被申请人不同意履行经司法确认的律师调解协议的情形发生时,申请人鲁某军得以据此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立案成功。

【案件结果概述】

1.经律师调解员实施上述调解思路,并分别向各方当事人发出律师调解协议拟订稿内容,几经修改定稿后,各方于2018年4月25日在湖南德有常律师事务所驻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律师调解工作室签订如下主要内容的《律师调解协议》:

(1)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9)武民初字第1374号《民事调解书》的调解协议所称的“双方所争议的常德某学校的房屋”,是指申请人鲁某军与被申请人鲁某义、鲁某荣、鲁某美、鲁某林五人的共同被继承人鲁某群遗产中,坐落于常德市武陵区三岔路城西街居委会某某号房屋(房屋所有权证号某某号,以下简称遗产房屋);

(2)申请人鲁某军一人继承并独自享有该遗产房屋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由申请人鲁某军依法申请该遗产房屋的不动产权登记并取得不动产权证;

(3)被申请人鲁某义、鲁某荣、鲁某美、鲁某林等四人均放弃对该遗产房屋的全部继承权利;

(4)由申请人鲁某军或双方共同申请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确认本调解协议效力;

(5)人民法院对本调解协议作出确认决定后,若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6)申请人与四被申请人之间就该遗产房屋的不动产权继承不再有任何争议,本案纠纷就此了结;

(7)本协议书经各方当事人签名即生效,并由湖南德有常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工作室据此制作《律师调解协议书》送达各方当事人收执。

2.上述《律师调解协议》签订后,律师调解员协助各方共同申请法院确认其效力,并已由法院作出司法确认决定送达各方。申请人鲁某军于2018年5月7日给律师调解员吕舒和助理唐铭键律师送来上书“为民解忧解难 服务堪称一流”的锦旗以示感谢。

3.司法确认决定作出后,律师调解员协助申请人鲁某军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立案执行后,法院向各被申请人发出执行通知。在执行通知限定的履行期内,各方再次发挥“遗产有价、亲情无价”的和解理念,律师调解员协助各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法院向不动产登记机构发出协助执行通知,申请人鲁某军现已顺利办讫涉案房屋的不动产权。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同时,该法第十五条规定“继承人应当本着互谅互让、和睦团结的精神,协商处理继承问题。遗产分割的时间、办法和份额,由继承人协商确定”。本案各方当事人均系鲁某义子女,有权继承该遗产房屋。被申请人鲁某义、鲁某荣、鲁某美、鲁某林等四人均放弃对该遗产房屋的全部继承权利,而由申请人鲁某军一人继承并独自享有该遗产房屋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符合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国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导致物权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生效时发生效力”,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的规定向律师调解工作室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申请确认律师调解协议效力,以确认由申请人鲁某军取得该遗产房屋的不动产权证是有法律依据的。

【案例评析】

随着房地产价值不断增大,房地产在公民财产中的价值比重越来越大,房屋作为遗产继承的价值也随之日益增加,遗产分割因此发生纠纷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多。如能通过律师调解处理该类纠纷,可以充分发挥律师在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中的专业优势、职业优势和实践优势,达成律师调解协议则将最大限度地既不伤及亲情,又能及时息诉解讼,达到有效化解矛盾纠纷,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社会效果。

【结语和建议】

本案的律师调解过程,表现了律师调解员在制度框架内创新工作方式方法的理念和积极探索的工作主动性。本案的律师调解结果,达到了调解申请人的调解请求目的,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正能量评价,彰显律师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和体现社会价值的职能定位,为本地的律师调解试点工作提供了可复制的成功经验。

鉴于我国律师调解制度尚在试点期间,诸如当事人向法院申请确认律师调解协议效力时,是否需经当事人共同申请还是申请人一方申请即可,以及法院对律师调解协议作出司法确认决定后,若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对方当事人可以可以据此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在申请强制执行后能否参照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程序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的规定立案执行等问题,尚需在律师调解制度层面加以明确规定,以利健全诉调对接工作机制,增强当事人对选择律师调解方式有法律强制力保障的可预期性,同时为律师事务所和律师接受相关委托代理或参与矛盾纠纷化解时,主动告知当事人优先选择调解或其他非诉讼方式解决纠纷提供更充分的法律依据,丰富中国特色的多元化纠纷解决体系制度规范。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