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基因格司法鉴定所对DNA个体识别当事人的法医物证鉴定

四川基因格司法鉴定所对DNA个体识别当事人的法医物证鉴定缩略图

四川基因格司法鉴定所对DNA个体识别当事人的法医物证鉴定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2月21日15时许,江西吉安籍男子刘某某酒后与朋友去到某足浴按摩,刘某某单独在6号房间由技师蒲某对其按摩,在按摩期间刘某某对蒲某强行抚摸隐私部位,并强行与蒲某发生性关系。委托方委托本所对其提供的12份检材进行DNA检测,并与蒲某、刘某某的DNA进行同一性比对。

【鉴定过程】

一、检材处理和检验方法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GA/T383-2014《法庭科学DNA实验室检验规范》提取上述检材的DNA,采用AGCU EX20 系统人类荧光标记STR复合扩增试剂(中德美联公司)进行复合PCR扩增,用ABI 3730XL遗传分析仪(AB公司)进行毛细管电泳和基因型分析。

二、检验结果

1.本次检测中,3号检材蒲某阴道擦拭棉签3枚(AAA17003095-X3)、4号检材蒲某宫颈口血样分泌物擦拭棉签1枚(AAA17003095-X4)、6号检材蒲某内裤(AAA17003095-X6)、8号检材床单提取疑似血痕(AAA17003095-X8-2)、9号检材枕套疑似血痕(AAA17003095-X9)的STR基因座分型一致;8号检材床单提取毛发(AAA17003095-X8-1)、11号检材刘某某左手擦拭棉签2枚(AAA17003095-X11)的STR基因座分型一致;5号检材刘某某阴茎擦拭棉纱布1块(AAA17003095-X5)、7号检材卫生纸(AAA17003095-X7)、10号检材十刘某某指指甲(AAA17003095-X10)的STR基因座分型一致;12号检材刘某某右手擦拭棉签1枚(AAA17003095-X12) 未得到有效的STR基因座的基因分型结果。

2.将3号检材蒲某阴道擦拭棉签3枚(AAA17003095-X3)、4号检材蒲某宫颈口血样分泌物擦拭棉签1枚(AAA17003095-X4)、5号检材刘某某阴茎擦拭棉纱布1块(AAA17003095-X5)、6号检材蒲某内裤(AAA17003095-X6)、7号检材卫生纸(AAA17003095-X7)、8号检材床单提取毛发(AAA17003095-X8-1)、8号检材床单提取疑似血痕(AAA17003095-X8-2)、9号检材枕套疑似血痕(AAA17003095-X9)、10号检材刘某某十指指甲(AAA17003095-X10)、11号检材刘某某左手擦拭棉签2枚(AAA17003095-X11)的STR分型数据分别与1号检材蒲某血样(AAA17003095-X1)、2号检材刘某某血样(AAA17003095-X2)的STR分型数据交叉比对。

【分析说明】

D3S1358等19个基因座均是人类遗传标记,具有人类种属特异性和组织同一性,联合应用可以进行同一性认定,计算其累计个体识别概率大于1-2.8241×10-23。

(一)综合上述检验结果分析,1号检材蒲某血样(AAA17003095-X1)与3号检材蒲某阴道擦拭棉签(AAA17003095-X3)、4号检材蒲某宫颈口血样分泌物擦拭棉签(AAA17003095-X4)、6号检材蒲某内裤(AAA17003095-X6)、8号检材床单提取疑似血痕(AAA17003095-X8-2)、9号检材枕套疑似血痕(AAA17003095-X9)在D3S1358等已检基因座的基因型相同,似然率(LR)为8.0310×1025(见表一)。

(二)综合上述检验结果分析,1号检材蒲某血样(AAA17003095-X1)与8号检材床单提取毛发(AAA17003095-X8-1)、11号检材刘某某左手擦拭棉签(AAA17003095-X11)在FGA、D12S391、D5S818、AMEL、D6S1043、D18S51、D21S11、vWA、D19S433、Penta D、CSF1PO、TH01、TPOX、Penta E、D16S539、D7S820、D13S317基因座的基因型不同(见表二)。

(三)综合上述检验结果分析,2号检材刘某某血样(AAA17003095-X2)与3号检材蒲某阴道擦拭棉签(AAA17003095-X3)、4号检材蒲某宫颈口血样分泌物擦拭棉签(AAA17003095-X4)、6号检材蒲某内裤(AAA17003095-X6)、8号检材床单提取疑似血痕(AAA17003095-X8-2)、9号检材枕套疑似血痕(AAA17003095-X9)在FGA、D12S391、D5S818、AMEL、D6S1043、D18S51、D21S11、vWA、D19S433、Penta D、CSF1PO、TH01、TPOX、Penta E、D16S539、D7S820、D13S317基因座的基因型不同(见表三)。

(四)综合上述检验结果分析,2号检材刘某某血样(AAA17003095-X2)与8号检材床单提取毛发(AAA17003095-X8-1)、11号检材刘某某左手擦拭棉签(AAA17003095-X11)在D3S1358等已检基因座的基因型相同,似然率(LR)为4.5704×1024(见表四)。

(五)综合上述检验结果分析,5号检材刘某某阴茎擦拭棉纱布(AAA17003095-X5)、7号检材卫生纸(AAA17003095-X7)、10号检材刘某某十指指甲(AAA17003095-X10)在D13S317等基因座的STR分型一致,为混合分型。在每一个STR基因座,1号蒲某血样(AAA17003095-X1)、2号刘某某血样(AAA17003095-X2)的基因座分型均能在5号检材刘某某阴茎擦拭棉纱布(AAA17003095-X5)、7号检材卫生纸(AAA17003095-X7)、10号检材刘某某十指指甲(AAA17003095-X10)的基因座分型中找到(见表五)。

(六)本次检测中,12号检材刘某某右手擦拭棉签(AAA17003095-X12)未能得到检材的有效STR基因座的基因分型结果。

【鉴定意见】

1.本次鉴定中,对委托方提供的12份检材进行了DNA鉴定,其中11份检材得到有效的STR分型结果,12号检材刘某某右手擦拭棉签未检出有效STR基因座的基因分型结果。

2.将检出的11份检材的STR分型数据进行交叉比对,具体比对鉴意见如下:

(1)依据现有资料和DNA分析结果,在排除同卵多胞胎及其他外源干扰的前提下,支持3号检材蒲某阴道擦拭棉签、4号检材蒲某宫颈口血样分泌物擦拭棉签、6号检材蒲某内裤、8号检材床单(床单上提取疑似血痕)、9号检材枕套疑似血痕检出的DNA为蒲某所留。

(2)依据现有资料和DNA分析结果,在排除同卵多胞胎及其他外源干扰的前提下,支持8号检材床单(床单上提取毛发)、11号检材刘某某左手擦拭棉签检出的DNA为刘某某所留。

(3)依据现有资料和DNA分析结果,不排除5号检材刘某某阴茎擦拭棉纱布、7号检材卫生纸、10号刘某某检材十指指甲检出的DNA为蒲某和刘某某所留。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