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安宁医院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中心对谢某作案时精神状态和刑事责任能力的法医精神病鉴定

海南省安宁医院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中心对谢某作案时精神状态和刑事责任能力的法医精神病鉴定缩略图

海南省安宁医院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中心对谢某作案时精神状态和刑事责任能力的法医精神病鉴定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被鉴定人谢某,男,1996年12月出生。2016年7月6日17时40分许,被鉴定人谢某在琼中县第一集贸市场附近的一家杂货店内购买了2把水果刀,然后持刀将路人陈某某捅伤。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公安人员发现谢某言行异常,于是提请进行精神疾病司法鉴定。

【鉴定过程】

(一)调查所见

1.据被鉴定人谢某的父亲谢某某2016年7月12日反映:“谢某幼时发育正常。读书到高中二年级后,像变成另外一个人,逐渐开始躲避人,不想见人,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封闭自己。对父母也不理不睬,不跟同学来往。怀疑同学想害他,欲跟同学打架。行为越发反常,在家里把房间门反锁不出来,时不时在阳台对外吼叫:‘啊、啊’或谩骂:‘操你妈的,你想害我……我要打死你’。还用锻炼用的铁制哑铃去砸楼上楼下邻居家的门,警察也曾出过警,但他不承认是他砸的,还说是楼上的人干的。2016年6月12日独自离家到海口玩,几天几夜都不跟父母联系。案发的前几天,他曾对朋友说他想自杀。每天在家不停地骂人,都是骂粗话和难听的话。称爸妈想害死他,我设圈套不让他办成身份证,我掌控他的一切要害死他,连我安排朋友跟他玩也是要玩死他等。案发那天,我陪他去买鞋后,他说他要去逛一下后就自己离开,后来就发生了捅人的事件。他的表哥和表姐有精神病史。”

2.据被鉴定人谢某的同学汪某某2016年7月12日反映:“我跟谢某是同学也是邻居。他平时性格内向,以前没有什么异常。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他怀疑同学联合起来要坑他,当时我们同学都没有在意。高二年级时感觉到他明显异常,那时他不跟同学交际,走路都是低着头,学习成绩明显下降。经常跟同学发生冲突、骂同学,同学们都不再理睬他。上课时他坐在后排时不时发出怪声。平时跟我讲话经常讲不到一块,我说东他说西,没有主题。班里的同学都觉得他不正常。”

3.据被鉴定人谢某的同监室在押人员张某某2016年7月12日反映:“谢某进来有3、4天,他经常一个人自己笑。我们跟他聊天时,他称我们是他爸爸派来玩他的,他的思想、做的事都被别人控制了,他的一切被他老爸掌控,他干什么都是有套路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背后肯定有阴谋,如他叠被子、洗澡、吃饭等,背后都是阴谋,是他老爸的阴谋,他活在世上,他身体和思想都是别人的。谈及他案情时,他说他用刀捅的那个人(被害人陈某某)是黑社会的,是上天选中他去捅那个人的,之前那个人(被害人陈某某)暗示他‘你来捅我咯’‘你来捅我咯’,他才去捅的。我们感觉他精神有问题。”

(二)检查所见

1.体格检查:神清,发育正常,营养中等,神经系统检查未见异常。

2.精神检查:意识清,定向力佳,衣着尚整,步入检查室。接触交谈合作,应答切题,注意力集中。问:“你觉得学校的生活如何?”答:“老是觉得有同学骂我,说我的坏话。”问:“你的这些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答:“高一上学期开始的,在2013年感觉到的,我看到同学打喷嚏、吐痰和咳嗽,就感觉到他们在骂我,挑逗我。”问:“同学为什么这样对你?”答:“觉得我好欺负,或是觉得我做了肮脏的事。”问:“平时有什么声音影响你吗?”答:“今年1月份我经常听到周围有人敲地板的声音,还有咳嗽、吐痰的声音。”问:“你听到的这些声音从哪传来?”答:“周围邻居。感觉是专门针对我的,还听到周围人讨论、议论我。有用海南话讲的,也有用普通话说的,感觉是在议论我。”问:“你听到的这些声音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答:“初三暑假就开始听到了,那时我告诉爸爸妈妈,他们都不相信,还对我咳嗽,但他们又说没有咳嗽。”问:“你心里想的事不说出来,别人能知道吗?”答:“知道。”问:“请你举例说明?”答:“我捅了人,你们就知道,是你们叫我去捅的。”问:“平时有什么让你觉得不安全的吗?”答:“好像街上的人都叫我去打他们,我害怕伤害他们后遭他们报复。在家里也不安全,感觉老爸老妈在逼我,逼我离家出走……这些也是今年6月份感觉到的。”问:“你睡眠怎么样?”答:“以前很正常,最近的4月份到6月份睡不好。玩手机上网时感觉有人在骂我,我吃安眠药也是被逼得去死的,以其被逼去死,不如我自己吃安眠药没有痛苦的去死的好。”问:“你这次捅人是什么时候?”答:“7月6日。”问:“你说说捅人的过程?”答:“那天去买鞋就感到要捅人的冲动,感觉是有人叫我去捅人,这是个套路,让我生气……(懊恼地自语)你们为什么要让我去捅他。”问:“你认识被你捅的那个人吗?”答:“不认识,感觉到有人叫我说:‘你随便捅一个人,什么人都可以’。(自语)你们为什么不叫我去抢劫?为什么要叫我去捅人?抢劫比伤害人都要好,我不想伤害人。”问:“你是事先计划好就想捅人的吗?”答:“没有,是那天有人逼我去捅人的。”问:“你为什么要买2把刀?”答:“为了防卫,这是个套路,我怕捅他之前他先把我搞死,我不想被人捅死。”问:“你想捅死他吗?”答:“不是,这是个圈套,是被逼的。”问:“你有精神病吗?”答:“没有。”问:“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捅人)?”答:“是被逼的。”情感反应迟钝,无自知力。

【分析说明】

(一)精神状态评定分析:

根据调查发现,被鉴定人谢某自就读到高中二年级后,像变成另外一个人,逐渐开始躲避人,不想见人,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封闭自己。不跟同学来往,怀疑同学是想害他,欲跟同学打架。行为越发反常,把房门反锁不出来,时不时在阳台对外吼叫,还用锻炼用的铁制哑铃去砸楼上楼下邻居家的门。2016年6月12日独自离家到海口玩,几天几夜不跟父母联系。案发的前几天,每天在家不停地骂人,骂粗话。称爸妈想害死他,爸爸设圈套不让他办成身份证,爸爸掌控他的一切要害死他,爸爸安排朋友跟他玩也是要玩死他等。案发被关押于看守所期间,常一个人自己笑。称监室里的人是他爸爸派来玩他的,他的思想、他做的事被别人控制了,一切被他老爸掌控,背后肯定有阴谋。说他用刀捅的那个人(被害人陈某某)是黑社会的,是上天选中他去捅那个人的,那个人(被害人陈某某)暗示他才去捅的。

精神检查发现,意识清,定向力佳,衣着尚整,步入检查室。接触交谈合作,应答切题,注意力集中。存在言语性幻听、关系妄想、被害妄想和被洞悉感等。情感反应迟钝,无自知力。

综合上述分析,被鉴定人谢某符合CCMD-3《中国精神障碍分类及诊断标准》(第三版)中精神分裂症之诊断。

(二)刑事责任能力评定分析:

被鉴定人谢某在本次作案时正处于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期。问及其本次案发情况,称:“那天去买鞋就感到要捅人的冲动,感觉是有人叫我去捅人,这是个套路,让我生气……(懊恼地自语)你们为什么要让我去捅他。”“不认识,感觉到有人叫我说:‘你随便捅一个人,什么人都可以。’(自语)你们为什么不叫我去抢劫?为什么要叫我去捅人?抢劫比伤害人都要好,我不想伤害人。”反映其本次作案与精神症状直接有关。根据《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1),被鉴定人谢某由于受病理性精神活动的影响,丧失了对本次作案行为的实质性辨认能力,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谢某在本次作案时患有精神分裂症,对本次作案无刑事责任能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