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泰和司法鉴定中心对王某肠切除伤残等级法医临床鉴定

宁夏泰和司法鉴定中心对王某肠切除伤残等级法医临床鉴定缩略图

宁夏泰和司法鉴定中心对王某肠切除伤残等级法医临床鉴定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伤者王某,男,现年30岁,回族。 2016年11月11日19时许,康某驾驶宁A XX号轻型普通货车,沿XX区XX街由西向东行驶至XX街与XX路“T”交叉路口处左转弯时,与沿XX街由东向西行驶王某驾驶两轮摩托车相撞,两轮摩托车被撞倒后滑向路南,又与沿XX街由西向东行驶丁某驾驶的宁C XX号轻型普通货车相撞,造成摩托车驾驶人王某受伤,三车不同程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

【鉴定过程】

(一)病历摘要:

宁夏XXX总医院普外科住院病历摘要:

王某,男,现年29岁。入院日期:2016年11月12日,出院日期:2016年11月28日,住院16天,入院检查:心律82次/分,呼吸20次/分,血压122/79mmHg。神志欠清楚,发育正常,营养良好,表情痛苦,强迫仰卧位,平车推入病房,精神极差,查体合作。头颅无畸形,鼻部可见一长约3cm头皮创口。两侧瞳孔等大正圆,对光反射灵敏。脊柱及四肢无畸形,右上肢见一长约10cm的伤口已包扎。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专科情况:腹部平坦,右侧腹股沟区见一长约20cm皮肤破裂,全腹硬,全腹压痛阳性,反跳痛阳性,腹肌紧张,肠鸣音弱。

辅助检查:经医院胸腹部CT检查报告单示:1.肝周、腹腔内、肠管间多发游离气体影,考虑空腔脏器穿孔;2.腹腔及盆腔积液;3.第5、6组小肠扩张积液,肠壁水肿,胃扩张积气;4.右肺下叶小斑状渗出影;5.右肺下叶点状钙化灶。

手术情况:2016年11月12日在全身麻醉下行剖腹探查、肠切除肠吻合、肠破裂修补、肠系膜修补术。术中见:腹腔内有淡黄色浑浊积液及血性液约400ml,肠壁及系膜、网膜布满脓苔;小肠距屈氏韧带1.8m后小肠断裂,局部可见渗血及肠液流出,此处及回盲部之间肠管可见5处破口及多处肠管挫裂伤,最大直径约3cm,最小直径约1.5cm,回盲部处肠系膜撕裂长约6cm,可见活动性出血。手术逐一全层缝合小肠破裂口后浆肌层再次间断缝合,断裂肠管处将坏死部分切除后吻合。

最终诊断:1.多发伤:急性弥漫性腹膜炎,急性闭合性腹部损伤:小肠多发破裂、肠挫裂伤、肠系膜撕裂伤;2.创伤性湿肺;3.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伤;4.颅脑损伤。

(二)法医临床学活体损伤检查所见:

伤者正常步入法医室,发育正常,营养中等,神志清楚,问答切题,查体合作,不能回忆被致伤时并致伤后经过。检查见:右上腹部正中有一纵形11.5cm×0.3cm软组织手术切口愈合痕迹,右腹部外下侧有2处斜形均为1.8cm×0.3cm软组织手术引流切口愈合痕迹,右腹股沟部有一斜形2.6cm×0.3cm软组织外伤创口愈合痕迹,左腹部正中下侧有一横形2cm×0.3cm软组织手术引流切口愈合痕迹,右腹部软组织触痛明显。右上肢前臂上段后侧有一“L”形10cm×1.2cm软组织外伤创口愈合后疤痕形成,右肘关节功能活动并手指功能活动正常。余未见异常。

【分析说明】

(一)被鉴定人活体损伤,根据其外伤分布部位、严重程度及现存特征,符合交通事故致伤之成因。

(二)根据医院住院病历记载及法医临床学活体损伤检查所见:

被鉴定人被致伤后,致使头部、腹部及右上肢等多处软组织挫伤并挫裂创,致小肠多发破裂、肠挫裂伤、肠系膜撕裂伤、急性弥漫性腹膜炎等。临床予行“肠切除肠吻合、肠破裂修补、肠系膜修补术”等治疗。根据现有材料可认定系由本次损伤致其肠管部分断裂毁损并手术切除、小肠破裂并修补、肠系膜撕裂并修补。依据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第4.9.6.a条之规定,以上损伤可认定为Ⅸ级伤残。

(三)被鉴定人小肠破裂修补,小肠部分断裂毁损手术切除, 肠系膜撕裂修补,参照GA/T 1193-2014《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评定准则》第8.6.1条、第8.6.2条之规定,手术治疗:误工期12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60日。

【鉴定意见】

(一)被鉴定人王某交通伤的后遗症已构成Ⅸ级伤残。

(二)被鉴定人王某人身损害误工期为120日,护理期为60日,营养期为60日。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