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患儿输液后死亡的医疗纠纷死亡原因鉴定

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患儿输液后死亡的医疗纠纷死亡原因鉴定缩略图

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患儿输液后死亡的医疗纠纷死亡原因鉴定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5年2月20日上午,佘某(男,4岁)因肚子痛被爷爷送到某村卫生站治疗,村医诊断为淋巴结炎,因有既往病史,给予0.9%NaCl 100mL各一瓶,分别加入头孢唑林钠0.75g及VitC0.5g,头孢唑林钠皮试(-),中午12时左右完成输液,下午3:30左右患儿被爷爷、奶奶带着再次到卫生站,诉:患儿腹痛未见明显好转,村医经检查未发现患儿有明显异常体征,就重复使用上午的处方用药为患儿治疗,但患儿仍然腹痛不止,村医开出一张B超申请单建议第二天去县医院做进一步检查,2月21日凌晨患儿病情加重,经抢救无效于6时50分被宣布死亡。

患儿佘某死亡后,家属认为其死亡与村卫生站的治疗行为有关,遂产生医疗纠纷,并医患双方申请当地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处理。故医调委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患儿佘某的死亡原因等进行司法鉴定。

【鉴定过程】

1、检验方法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GA/T 149-1996、GA/T 147-1996、GA/T 151-1996、GA/T 148-1996,司法部司法鉴定技术规范SF/Z JD0101002-2015,以及本所技术规范SJB-P-6-2009,对佘某进行法医学尸体解剖。

2、尸表情况

尸长99cm,发育正常,营养一般。尸斑呈淡红色,分布于体表背侧未受压处,指压不褪色。头(面)部:头顶发长3.5cm,发色黑;双侧眼球略凹陷,双眼睑、球结膜苍白,未见出血点,角膜高度混浊,口、鼻腔及双侧外耳道未见异常分泌物。口唇粘膜发绀,未见损伤,双侧颊粘膜及齿龈粘膜未见损伤,牙齿未见脱落、折断。颈(项)部:未见皮肤损伤痕迹。躯干部:未见皮肤损伤痕迹。四肢:双手指甲床发绀,左肘窝见一针眼,左手背见二处针眼。右肘窝见一针眼,右手背见一针眼。肛门及外生殖器:未见异常。

3、尸体剖验

头皮未见损伤,帽状腱膜下未见出血,双侧颞肌未见出血。常规开颅,颅骨未见骨折;硬脑膜外及硬脑膜下未见出血。颈部诸肌群未见出血,舌骨、甲状软骨和环状软骨未见骨折。喉头未见充血、水肿,气管腔内见少量白色食糜。胸、腹壁皮下组织及肌肉未见出血,胸、肋骨未见骨折,腹壁皮下脂肪厚0.5cm,左侧横膈顶位于第4肋间,右侧横膈顶位于第4肋间,肝下缘于右锁骨中线处未及肋缘,未及剑突;两侧胸腔见少量淡黄色液体。腹腔内见深褐色积液约100mL,大网膜于左上腹部包裹。

4、器官检查

脑:全脑重1226g。大脑蛛网膜下腔未见出血,脑回增宽,脑沟变浅,脑表面色苍白,呈贫血状,脑实质未见挫伤、出血。小脑及脑干表面、切面未见挫伤、出血。脑底血管未见异常病变。心:重68g。心包腔内见少量淡黄色积液;心内、外膜光滑,未见出血点,心外膜色苍白。沿血流方向剪开心脏,心腔内见鸡脂样凝血块,心脏未见发育畸形,心肌呈暗红色。左心室壁厚0.8cm,右心室壁厚0.2cm;心脏各瓣膜未见异常,各瓣膜周径测量如下:二尖瓣5cm,三尖瓣7.2cm,主动脉瓣3.5cm,肺动脉瓣4.2cm。冠状动脉开口畅,各分支未见异常。肺:左肺重69g。右肺重95g。两肺略膨隆,肺膜苍白,背侧肺膜可见斑片状出血;两肺切面呈灰红色,两肺下叶切面见片状出血。肝:重398g,大小16.5cm×13cm×4cm。被膜光滑,表面色苍白,质地中等;切面呈灰红色。脾:重34g,大小8cm×4.5cm×1cm。被膜光滑,色苍白,质地中等;切面呈暗红色。肾:左肾重50g,大小8cm×5cm×1.5cm;右肾重45g,大小7cm×5cm×1.5cm。两肾包膜易剥离,表面光滑,色苍白,质地中等;切面呈暗红色,两肾皮、髓质分界清,双侧皮质厚均为0.3cm,左侧肾盂见少量血性液体。胰腺:重33g,大小14cm×4cm×1cm。被膜光滑,表面呈灰红色,质地中等;切面未见出血,周围脂肪组织未见坏死。胃:胃内容物150mL,为白色糊状液体,胃扩张明显,胃粘膜皱襞不清,未见溃疡、出血。肠:回肠下段、回盲部及升结肠扭转(一圈),回盲部扭转至左腹部,空肠、升结肠高度扩张,肠壁出血,肠腔内充满大量暗红色血性液体,量约600mL,肠系膜淋巴结肿大。肾上腺:双侧共重4g。表、切面均未见异常。胸腺:重33g。表、切面均未见异常。

5、组织病理检查

软脑膜疏松、水肿,伴少量淋巴细胞浸润,蛛网膜下腔未见出血,脑实质未见挫伤、出血,脑实质血管高度淤血,血管内血液浓缩。心外膜疏松、水肿,伴少量淋巴细胞浸润,局部心肌嗜伊红染色增强,间质血管高度淤血,心肌灶性溶解,间质疏松、水肿。间质血管内血液浓缩。肺膜未见增厚,局部肺泡扩张、气肿,部分肺泡腔内见嗜伊红染色水肿液,肺间质血管高度淤血,血液浓缩,部分小血管内血栓形成,支气管粘膜脱落,支气管壁见散在淋巴细胞浸润。肝、脾、肾、胰腺等器官血管内血液浓缩,未见异常病变。肠粘膜出血、坏死,伴散在淋巴细胞渗出;粘膜下层、平滑肌层组织高度水肿伴广泛性出血,局部平滑肌坏死。肠系膜血管内血栓形成,肠系膜淋巴结水肿、出血。

【分析说明】

2015年2月20日上午,佘某因肚子痛被其爷爷送到某村卫生站治疗,村医诊断为淋巴结炎,因有既往病史,给予0.9%NaCl 100mL各一瓶,分别加入头孢唑林钠0.75g及VitC0.5g,头孢唑林钠皮试(-),中午12时左右完成输液,下午3:30左右患儿被其爷爷、奶奶带着再次到卫生站诉:患儿腹痛未见明显好转,村医经检查未发现患儿有明显异常体征,就重复使用上午的处方用药为患儿治疗,但患儿仍然腹痛不止,村医开出一张B超申请单建议第二天去县医院做进一步检查,2月21日凌晨患儿病情加重,经抢救无效于6时50分被宣布死亡。

尸体检验发现:死者回肠下段、回盲部及升结肠扭转(一圈),回盲部扭转至左腹部,空肠、升结肠高度扩张,肠壁出血,肠腔内充满大量暗红色血性液体,量约600mL,肠系膜淋巴结肿大。镜下见肠粘膜出血、坏死,伴散在淋巴细胞渗出;粘膜下层、平滑肌层组织高度水肿伴广泛性出血,局部平滑肌坏死,肠系膜血管内血栓形成,肠系膜淋巴结水肿、出血。上述检验所见符合肠扭转并引起肠出血、坏死的病理学特点,且病变程度严重,肠扭转时,大量出血,可引发低血容量性休克,此外,由于肠壁出血、坏死,引起毒素吸收入血,亦可引起中毒性休克。另检见死者肺水肿,双手指甲床发绀,全身多器官贫血,均符合休克病理征象。

尸体检验未检见致死性机械性损伤及机械性窒息的尸体征象,组织病理学检查其他器官未检见致死性疾病的病理学改变。经毒物检验,死者血液和胃内容物中均未检出常见药物、杀虫剂及毒鼠强成分。

综上所述,佘某的死亡原因符合肠扭转引起肠出血、坏死,继发失血合并中毒性休克。

【鉴定意见】

佘某系肠扭转引起肠出血、坏死,继发失血合并中毒性休克死亡。

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患儿输液后死亡的医疗纠纷死亡原因鉴定图片

附件1:肠扭转、坏死,肠腔积血               附件2:肠扭转、坏死,肠腔积血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