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淮海司法鉴定所对故意杀人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

安徽淮海司法鉴定所对故意杀人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缩略图

安徽淮海司法鉴定所对故意杀人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1月25日19时38分,报警人王某甲拨打其母亲石某某手机不通后,到其母亲家中寻找,其姐姐王某乙(被鉴定人)在室内将房门反锁,后叫来开锁公司人员强行破门进入,发现石某某已经死亡,死者上半身躺在床铺上,双脚垂落地面,地面大量血迹,并遗留菜刀一把。王某乙身上有血迹,言语混乱,精神异常。

【鉴定过程】

(一)被鉴定人概况  

1. 王某乙,女,高中文化。王某乙有同胞三人,其系长女,曾是淮北市某厂工人。因患精神疾病办理病退近二十年,平素一直跟随其母亲生活。不嗜酒,也不吸毒;无特殊宗教信仰。否认既往有重大躯体疾病;无精神病家族史。被鉴定人精神失常病史十多年,曾多次住院治疗,案发后被警方送入淮北市某医院住院治疗至今。

(二)书证材料  

1.据被鉴定人王某乙讯问笔录(2018年1月25日和2018年1月26日)记载:其无法正常交流,扮鬼脸,傻笑,不时自言自语,“把天然气剪掉,海外关系……”,询问作案过程不能正常叙述。

2. 据被鉴定人弟弟王某甲笔录(2018年1月25日)反映:王某乙之前就有些精神问题,但不严重。在1987年左右,和张某某结婚,育有一女,不久离婚。大概八年前又再婚,后来其丈夫遇车祸去世,王某乙精神受到较大刺激,导致她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最近一两年,不打人骂人了,感觉有点憨,表现为给她东西吃不知道吃,还有时候走失,前段时间听我母亲说最近有些反复,又开始骂人了。

3.据被鉴定人侄子王某丙笔录(2018年1月25日)反映:对案发现场情况的反映和其父亲王某甲的笔录反映基本一致。

4.据被鉴定人弟媳妇王某丁笔录(2018年1月25日)反映:王某乙是我丈夫的姐姐,有多年精神病,一直随婆婆生活。我婆婆出门的时候会用铁丝把门缠上防止王某乙跑出去。前天晚上我婆婆说王某乙最近精神不太好,给她吃点药又好点了。她整天自言自语胡话连篇,说自己中了好几亿彩票什么的,亲朋好友、邻居都知道,她一直没有打人骂人的暴力行为。

5.据邻居吕某某笔录(2018年1月25日)反映:王某乙有精神病,在精神状态正常的情况下,都还挺好的,没事的时候喜欢在阳台唱唱歌,但一犯病就不行了,以前见她犯病的时候都脱光衣服躺在楼下。

6.据开锁人周某某笔录反映:在我开门的时候,老太太的孙子喊着“姑,开门,我是某某”,里面就听见有个女的言语很不正常的重复着“110、110”。

7.2016年6月14日淮北市残疾人联合会为王某乙颁发残疾证,评定精神残疾贰级,残疾证号:XXXX。

8.据淮北市某医院住院病历记载:王某乙于2018年1月26日因“自语,情绪不稳,懒散,病程36年”入住该院,现病史记录:患者于1982年因招工失败为诱因出现精神异常,表现夜间眠差,胡说,打骂其母,乱砸东西,花钱大方,个人生活懒散,外跑不知归家,当时入住宿州市某医院,诊断“精神分裂症”,好转出院,因不能坚持服药,病情多次复发,分别于2001年、2002年、2004年、2011年、2012年入住本院,均诊断“精神分裂症”,……近半月情绪不稳,自语,生活懒散,夜眠差,送住院治疗。精神检查:意识清,仪表欠整,年貌相符,被动接触欠合作,情感欠协调,疑似幻听,行为怪异,生活懒散,无自知力。诊断:精神分裂症。

9.据办案干警反映:接触王某乙时其前言不搭后语,经常答非所问。

(三)鉴定过程

1.概述:2018年2月2日,司法鉴定人在淮北市某医院采用《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6)等规范和标准,对王某乙进行精神检查、体格检查及相关辅助检查,综合委托人所提供的材料及检查结果分析,对委托人委托的鉴定事项提出鉴定意见。

2.检查结果:

检查方法:《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

精神检查:意识清晰,年貌相称,仪表不整,注意力不集中。入室后坐于一处,接触欠合作,对答不切题,答非所问,不时自言自语,傻笑“秦始皇”,对自身一般情况在引导下简单叙述,称“53岁,家在某厂,妈妈没有了,还有两个弟弟。退休几十年了,忙累,提前退休,难受”。问为何难受?其哈哈大笑,称“全球的人知道”。知道自己目前入住淮北市某医院,问其为何住院称“生过孩子,房子不好要,住两天……你们叫我回去吧,我那么多钱,退休工资1770,摇奖的钱”。对婚姻状况叙述不清,称“找了农村的离婚了,没有小孩”。问不是有一个女儿吗?称“搞不清,也不来往”。问女儿干啥?称“2007年她唱歌最好,上技校有工作”。称平时在家看电视、洗衣服,自语“退休摇奖,天然气危险(笑)……忙的哪能想到这个事,摇钱、写文章、唱歌,……不是我爸,老四活着那,老六到这来太辛苦了,坐到乌鲁木齐太辛苦了,1985年来的。可是王某某?我是王某某的亲姐……最近几天被人害死了。某厂一个办公室的新疆来的,你两个弟弟……,在这里听到的,我大弟弟死了,小弟弟也死了,我也不知道”。

对作案过程叙述不清,问你母亲在哪?称“刚刚把我送到这里,在淮北市某单位507房间”。再问又称“亲妈死过了,死到俄罗斯边界了……”。问石某某是谁?称“我妈,死在507房间”问她该死吗?称“该死”。问是你亲妈吗?称“不是的,亲妈早死了,在俄罗斯。不逮我,叫我饿死,那么胖,排气扇剪掉……”。问后悔吗?称“不后悔,公安局抓你?我没有错”。整个接触过程中其思维破裂,对答不切题,情感不协调,傻笑,谈及作案过程无任何相应的内心体验,对作案过程不能完全回忆,意志活动减退,无任何主动要求,对目前的处境无所谓。

体格检查:神清,头颅五官无特殊,四肢活动自如,神经系统未及异常体征。

辅助检查:

宿州市某医院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BPRS)(2018年2月2日)评分:48分(提示目前存在明显的精神病症状)。

精神病人刑事责任能力评定量表(2018年2月2日)评分:8分(提示无责任能力)。

【分析说明】

(一)精神状态诊断分析

评定标准:《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

1.根据书证材料反映,被鉴定人王某乙精神异常多年,表现胡言乱语,情绪不稳,行为异常,打人骂人,摔砸家中物品,脱衣裸体等,曾先后多次入住专科医院,均诊断“精神分裂症”。其因精神疾病办理病退多年,一直跟随其母亲生活,近年来个人生活懒散,“喜欢自言自语,自己唱歌,显得呆呆的,不能和人正常沟通”,因担心其走失,经常被母亲关锁在家中。2016年被评定为精神残疾贰级,以上说明其病史明确可靠。

2.据被鉴定人弟弟笔录反映“前段时间听我母亲说最近有些反复,又开始骂人了”,被鉴定人弟媳的笔录也证实“前天晚上我婆婆说王某乙最近精神不太好,给她吃点药又好点了”,说明案发前被鉴定人的病情处于不稳定状态。

3.本次归案后,公安干警对其讯问时其对自身一般情况和作案过程均不能正常叙述,前言不搭后语,经常答非所问,讯问笔录中也反映其不时自言自语,扮鬼脸,傻笑,言语内容凌乱。

4.接触检查其意识清晰,接触被动尚合作,对答不切题,思维破裂,情感不协调,傻笑,谈及作案过程无任何相应的内心体验,对作案过程不能完全回忆,意志活动减退,无任何主动要求,对目前的处境无所谓。

5.被鉴定人在此次案发期间的精神异常表现具有以下临床特点:

(1)症状:胡言乱语,自语,行为怪异,接触检查思维破裂,情感平淡,意志活动减退;(2)病程:数十年;(3)严重程度:社会功能严重受损,自知力缺乏;(4)鉴别:①体格检查未发现异常,可排除脑器质性疾病所致精神障碍;②被鉴定人既往及案发前均无饮酒及吸毒的证据,可排除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③被鉴定人发病后表现无明显情感性症状,可排除情感障碍。

据上,综合病史及鉴定检查结果,对照《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被鉴定人王某乙的精神异常表现符合“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标准,案发时处于发病期。

(二)辨认和控制能力及其刑事责任能力分析

评定标准:《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6)

1.被鉴定人王某乙一直和其母亲共同生活,饮食起居均由其母亲照顾,案发当日无明显原因下将母亲杀害,其行为原因及作案动机让人难以理解。

2.作案前毫无征兆,随机起意,手段残忍,行为冲动,不计后果,作案后也不知逃离现场,表现言语混乱,精神异常。

3.公安干警对其讯问时,其对作案过程不能正常叙述,前言不搭后语,答非所问。在笔录中自言自语,扮鬼脸,傻笑等。接触检查时情感不协调,谈及作案过程无任何相应的内心体验,对目前的处境表现无所谓态度,反映其对自身行为的性质后果无任何认识能力。

综上,被鉴定人王某乙在2018年1月25日实施涉案行为时受精神病症的影响,辨认和控制能力丧失,结合精神病人刑事责任能力评定量表评分结果,依据《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6),评定无刑事责任能力。

【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王某乙在2018年X月XX日案发期间患有“精神分裂症”。被鉴定人王某乙在2018年X月XX日实施涉案行为时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丧失,评定其无刑事责任能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