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中心对交通事故受害人死亡死因进行法医病理鉴定案

司法鉴定中心对交通事故受害人死亡死因进行法医病理鉴定案缩略图

司法鉴定中心对交通事故受害人死亡死因进行法医病理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8月2日,何某某驾驶大型普通客车搭载高某某,唐某某,王某某,薛某某,符某某等25人从那大出发往白沙卫星农场方向行驶,途径三叉路口路段时,因驾驶员何某某驾驶车辆操作不当,导致车辆撞及路旁电线杆,房屋,树木,造成高某某,唐某某两人现场死亡,多人受伤,车辆严重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

因死者唐某某体表除四肢见轻度擦挫伤外未见其他明显损伤,无法从尸表确定唐某某死亡原因,特委托海南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对唐某某尸体进行解剖,以确定唐某某死因。

【鉴定过程】

尸表检查:冰冻缓解女性尸体,尸长164cm,营养发育正常;尸斑暗红,位于颈项、腰背及四肢背侧未受压部位,指压不褪色。顶部发长37cm,色黑;双眼睑充血、点状出血,角膜中度浑浊,瞳孔直径左侧0.6cm,右侧0.6cm;双侧外耳道未见出血及异常分泌物,面部呈充血状,鼻腔未见出血,口唇发绀,口腔内未见出血及异物。颈部皮肤未见损伤,颈静脉怒张,气管居中。胸廓对称,无畸形,胸部皮肤未见损伤、出血,未触及皮下气肿,触及右侧第5肋骨骨折,胸骨左侧胸骨旁见皮肤青紫大小为3cm×1.5cm,腹部平坦,未见皮肤损伤,左肘后侧、左手背、右手背见散在点状擦伤,右上臂内侧见一挫伤大小为2.5cm×2.5cm。左大腿中段见皮肤青紫及散在擦挫伤范围为6cm×5cm,右大腿上段前侧见一挫伤大小为4cm×3cm,右膝内侧见擦挫伤大小为6cm×2cm,双侧小腿中段前侧见两处挫伤大小均为1cm×1cm,双手指甲床发绀。肛门及外生殖器未见损伤。

解剖检验:头皮下及帽状腱膜下未见出血,各颅骨未见骨折,颅内各腔隙未见出血。颈第4椎体前缘见长2cm线状横行骨折,周围软组织出血。舌骨、环状软骨未见骨折。喉头未见水肿,会厌部、声门、气管及支气管管腔内未见异常。胸廓对称,胸骨左侧近胸骨第2、3肋骨部皮下出血大小为3cm×2cm,胸骨无骨折、右侧第5肋锁骨中线位线状骨折,无明显移位,局部肋间肌出血,双侧胸腔无积液,双肺重650g,双肺无粘连,未见破裂;心包腔饱满、心包左前方见脂肪内出血大小为4cm×1.5cm,心包腔内见暗红色血液及血凝块量约280ml。心脏表面脂肪稍多,表面血管呈乏血状,右心耳近上腔静脉入口附近破裂裂口长2cm,创缘不整齐,右心室下段外侧缘见出血大小为0.5cm×0.5cm。腹壁皮下及肌肉无出血,大网膜未见损伤及出血,腹腔脏器位置正常,未见破裂及出血,腹腔内未见积液,胃、肠中度膨胀,肠道未见梗阻、扭转;肠系膜淋巴结未见肿大;胰腺与周围组织未见粘连。腰背部未见明显损伤及出血。

组织病理学检验:脑:大脑神经细胞水肿,嗜酸性增强,间质淤血水肿,未见炎性细胞浸润,未检见血管畸形及血管瘤等改变。心:心外膜未见明显异常,心肌纤维排列正常,心肌间质血管淤血,见少量出血,未见炎性细胞浸润;右心耳裂伤部位间质内出血及少量炎性细胞浸润,心传动系统未见异常;冠状动脉内膜稍增厚,未见其它明显异常。肺:双肺间质淤血、水肿明显,大部分肺泡腔见水肿液,部分肺泡腔见红细胞,散在细小支气管壁见较多单核、淋巴细胞浸润,肺泡间隔未见增厚,间质未见嗜酸性粒细胞浸润。其余器官组织未见著变。

【分析说明】

经对死者唐某某进行法医病理学系统尸体解剖、组织病理学检验并结合案情经过等,分析如下:

1.尸检未检见死者机械性窒息的法医病理学改变,故死者因机械性窒息死亡的证据不足。

2.尸检死者右心耳近上腔静脉入口附近破裂口长2cm,创缘不整齐,右心室下部外侧缘出血;心包腔饱满、心包左前方脂肪内出血,心包腔内见暗红色血液及血凝块量约280ml;胸骨左侧近胸骨第2、3肋骨部皮下出血;右侧第5肋锁骨中线位骨折伴局部肋间肌出血;颈第4椎体前缘横行线状骨折,周围软组织出血;四肢多处擦挫伤。以上损伤符合交通事故中强大机械性外力作用所致,其中心脏损伤严重,右心耳破裂致心脏压塞,可以引起急性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3.余器官组织未检见确切致死性疾病病理学改变。

综上所述,经法医病理学系统尸体解剖、组织病理学检验,并结合案情经过等综合分析,唐某某符合交通事故损伤致右心耳破裂导致心脏压塞引起急性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鉴定意见】

唐某某符合交通事故损伤致右心耳破裂导致心脏压塞引起急性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