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对新生儿死亡原因及死产活产鉴定案

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对新生儿死亡原因及死产活产鉴定案缩略图

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对新生儿死亡原因及死产活产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张XX于2018年6月21日因“停经40+3周,阴道大量流血15分钟”至XX县妇产医院就诊,于2018年6月21日3:33行剖宫产娩出一女婴,术中见羊水Ⅲ度,粪染,胎儿脐带绕颈一周,Apgar评分0分0分,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 ,医方陈述新生儿系死产,家属对此有异议。

【鉴定过程】

1.检验方法

按照GA/T149-1996《法医学尸表检验》、GA/T147-1996《法医学尸体解剖》、GA/T151-1996《新生儿尸体检验》、SF/Z JD0101002-2015《法医学尸体解剖规范》、GA/T1198-2014《法庭科学尸体检验照相规范》及GA/T148-1996《法医病理学检材的提取、固定、包装及送检方法》进行尸体解剖及提取检材。

2.尸体解剖

身长51.0cm,坐高36.5cm,尸斑暗红色,位于腰背部未受压处,冰冻未完全解冻尸体、尸僵部分缓解。头围33.0cm,胸围33.0cm,腹围27.5cm,臀围29.5cm;双顶径10.0cm,前囟直径2.0×6.0cm,枕下前囟径11.0cm,枕额径11.0cm,枕颏径15.0cm;肩宽12.0cm,髂棘间径宽9.5cm。胎脂分布于两腋下、腹股沟区及颈部皮肤皱褶内。

头发黑色,长2.0cm。面部颜色黄,外耳道、鼻腔干洁,双眼球、睑结膜苍白,眼角膜中-重度浑浊,瞳孔扩大至边缘。口唇紫绀,舌位于口腔,口腔黏膜未见破损,牙齿未萌出。

右颞部头皮内一大小约1.5cm×1.0cm皮下出血,对应表皮未见损伤,颅骨未及骨折征象,脑表面血管淤血,上矢状窦、大脑镰、小脑幕、硬脑膜外、蛛网膜下腔未见明显出血,脑实质内未见明显出血。

颈项部皮肤皱缩,内有少量胎脂,皮下肌层未见出血,舌骨、甲状软骨、环状软骨未见明显骨折征象,会厌部见胎粪样物质,喉头未见明显水肿。

胸部一大小约0.6cm×0.3cm类椭圆形表皮剥脱,胸壁皮下脂肪厚约0.2cm;胸骨、肋骨未见骨折征象,肋间肌无出血;胸膜无粘连,胸腔内未见明显积液;心脏外观及大血管未见明显异常,主动脉导管未闭,双肺明显萎陷,质实,肺浮扬试验(-)。

脐带已结扎,残端干燥、长约2.5cm。腹部皮肤完整,腹壁脂肪厚0.2cm,腹腔内约35.0ml淡红色清亮积液;大网膜菲薄,器官位置及相互关系未见异常;胃、肠粘膜未见明显出血、坏死等异常改变,胃下沉、部分小肠上浮(考虑腐败产气所致);胰腺包膜下未见出血,切面呈腺样改变;肝脏位于膈下,表面光滑,色泽红褐色,质地软;脾脏位于脾窝内,包膜完整,切面未见明显异常;双肾包膜易剥离,呈分叶肾,切面未见明显异常。

双手十指甲床紫绀,双足、双足趾微绀。外生殖器发育未见明显异常。臀部及肛门墨绿色胎粪粪染。

3.大体取材

心:重17.0g,大血管发育未见明显畸形,肺动脉导管未闭,卵圆孔未闭合,心肌灰棕色,室间隔无缺损、厚0.8cm,左心室壁厚0.3cm、右心室壁厚0.3cm,各瓣膜未见异常,左右心房、心室未见明显扩张;乳头肌未见异常,冠状动脉开口位置无异常,开口不窄。

脑:重433.0g,表面呈灰白色,破碎,质地易碎,大脑脑沟浅,脑回宽,大脑各切面未见明显出血。

喉头:喉头皱缩不明显、声门不窄。

甲状腺:重2.0g,表面光滑、灰棕色,切面未见出血坏死等异常改变。

胸腺:重24.0g,呈分叶状,表面灰黄色,质地软。

肺:右肺重23.0g,左肺重31.0g,双肺表面光滑、棕色,双肺质地实,切面挤压水分少,入水沉于水底。

肝及胆囊:肝重135.0g,紫棕色,表面光滑,切面未见出血及囊性变;胆汁墨绿色。

脾:重8.0g,表面光滑,无皱缩,切面淤血,脾小体不显。

胰:重1.0g,灰白色,质地软,切面未见明显异常。

肾:左肾重9.0g,右肾重8.0g,双肾包膜易剥,表面分叶状,皮髓质分界清。

肾上腺:左肾上腺重5.0g,右肾上腺重4.0g,切面未见出血。

消化道:未见异常发育,胃内见墨绿色液体。

心:心肌排列未见异常,部分心肌纤维断裂,心肌胞浆空泡变。

脑:脑组织水肿、神经元细胞水肿,脑实质小血管扩张。

喉头:未见出血,粘膜下血管扩张。

甲状腺:滤泡上皮细胞呈细胞岛样排列,少量滤泡腔内见少许蛋白胶体。

胸腺:胸腺发育可,内可见较多胸腺小体。

肺:部分区域肺不张,大部分肺泡腔内见羊水成分填充,肺呈实变。

肝:自溶,肝索解离,肝细胞水肿,肝内散在髓外造血。

脾:白髓自溶萎缩,红髓扩张。

胰腺:自溶。

肾:自溶,肾小球肾小管发育未见明显异常。

肾上腺:皮髓质自溶。

消化道:上皮部分自溶,粘膜轮廓尚存,粘膜内及粘膜下见淋巴组织。

5.法医病理学诊断

①宫内窘迫;肺不张伴羊水吸入。

②心肌空泡变;甲状腺发育欠佳。

【分析说明】

根据委托方提供的案情及送检材料,张XX于2018年6月21日因“停经40+3周,阴道大量流血15分钟”至XX县妇产医院就诊,B超检查提示胎儿心跳微弱,脐血流无法测到,胎儿缺氧严重,术前胎心音听不清,于2018年6月21日3:33行剖宫产娩出一女婴,术中见羊水Ⅲ度,粪染,胎儿脐带绕颈一周,娩出后清理呼吸道,Apgar评分0分0分。

本次尸体检验其体表及内脏器官未见明显机械性损伤、未见机械性窒息特征征象,不考虑机械性损伤、机械性窒息死亡。其会厌部见胎粪样物质,双肺质实,肺浮扬试验(-),胃下沉、部分小肠上浮(考虑腐败产气所致),结合肺浮扬实验、胃肠浮扬试验分析:张XX之女符合分娩过程中死亡(出生前,离开母体前);其组织病理学检验见肺实变、肺不张伴羊水吸入;心肌空泡变,符合宫内窒息。结合临床诊疗经过、尸体解剖、病理组织学特征分析,张XX之女符合宫内窘迫而死亡。

【鉴定意见】

张XX之女符合宫内窘迫死亡(死产)。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