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武夷司法鉴定所对急性酒精中毒死亡当事人进行法医病理鉴定案例

福建武夷司法鉴定所对急性酒精中毒死亡当事人进行法医病理鉴定案例缩略图

福建武夷司法鉴定所对急性酒精中毒死亡当事人进行法医病理鉴定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11月29日中午11时许,某某派出所接到报警称,某某村民叶某兵被发现在某某市XX宾馆XX室内已经死亡。现委托鉴定机构对叶某兵进行尸体检验、死因鉴定。

【鉴定过程】

尸体检验:死者呈仰卧位于某某市殡仪馆尸检台,冷藏尸体,发育正常,体格中等,尸长约170cm,营养良好,尸斑呈暗紫红色,压之不褪色,尸僵已缓解。

(1)尸表检验:

头面部:头颅外观无明显畸形,黑色短发,发长8.0cm;左颞部一2.0cm×1.0cm头皮下出血,头面部余未见明显皮肤损伤。翻动尸体时,口、鼻腔见有血样腐败液体流出,左耳垂缀二枚耳钉,双侧耳道内未见异常分泌物,双侧球睑结膜充血,口唇未见破损,牙齿未见新鲜折断、脱落。

颈项部:颈部体表未检见损伤痕迹,颈部被动活动正常,未及骨折征。

胸腹部:右胸上外部一兽首纹身图案,胸腹部皮肤未见明显损伤,双侧胸廓对称,未触及明显骨擦感,腹平软,未及明显液波感;余未见明显异常。

背臀部:背腰部全域见有纹身图案,余未见明显异常。

四肢部:左上臂外侧一动物纹身图案,左膝前一2.0cm×1.0cm皮下出血,右大腿下段内侧一8.5cm×0.5cm线条状皮下出血,肢体未见明显异常,四肢未见明显畸形,未及骨擦感。

外阴部、生殖器及肛门:未检见明显异常。

(2)解剖检验

头面部:常规冠状位切开头皮,左颞肌一5.0cm×4.0cm出血,右颞肌未见出血,颅盖骨未见明显骨折,硬脑膜未见破裂,硬膜外、下未见出血,大脑未见明显挫伤、出血,颅底未见骨折,余未见明显异常。

颈部:切开颈部皮肤,未见明显皮下出血及肌肉出血。

胸腹部:沿正中线切开胸、腹部,左右胸廓肌层未见出血,胸骨未见明显骨折,左右胸腔未见异常积液。腹腔网膜、脏器分布正常,未见脏器破裂出血,腹腔未见积液、积血;切开胃壁,胃粘膜未见明显溃疡、出血,胃内容约量600ml液体、可闻及浓烈酒味。余未见明显异常。

(3)病理检验

巨检所见:

脑:脑大小为17cm×14.5cm×8.4cm,重为1501g,未见明显出血及肿物。

心脏及大血管:心脏大小为14cm×9.5cm×6cm,重为275g,外膜光滑,无明显异物附着。右心房肌厚0.1cm,右心室肌厚0.3cm,左心房肌厚0.15cm,左心室肌厚1.2cm,室间隔肌厚1.5cm。三尖瓣周径10cm,肺动脉瓣周径6.5cm,二尖瓣周径8.5cm,主动脉瓣周径6.0cm。各瓣膜均未见明显挛缩、变形、粘连、融合、穿孔等改变,未见明显赘生物。腱索无明显增粗、缩短及融合。左右冠状动脉开口正常,各级冠状动脉均未见明显粥样硬化,未见明显栓塞。

支气管及肺:各级支气管内可见暗灰色黏糊状物。左肺大小为18cm×13cm×8.5cm,重508g。右肺大小为18.5cm×17cm×8cm,重692g。双肺表面光滑,无粘连,呈暗灰色,质软。切面肺组织呈暗褐色,质实,未见明显肿物。各级血管腔内均未见明显栓子栓塞。

双侧肾脏及肾上腺:其中一侧肾大小为11cm×7cm×4cm,重为177克;另一侧肾大小为12cm×6.5cm×3.5cm,重为170g。肾脏被膜易剥离,表面光滑,无破裂,未见明显肿物,未见结石,无明显出血、梗死。肾上腺破碎,结构不完整。

部分肝脏:大小为15.7cm×10cm×4cm,重264g,表面光滑,无结节,无破裂,切面暗灰略带黄色,均质,质中。

胰腺:大小为13.3cm×3.8cm×2cm,重50g,质偏软,暗灰色,无明显出血、坏死。

(注:取大脑、小脑、心脏、双肺、肾、肝脏、胰腺、肾上腺等组织切片检查)

镜下所见:

心脏:个别血管周围小灶心肌间纤维结缔组织增生,心肌肥大,未见明显坏死,未见炎性细胞浸润。未见明显冠状动脉硬化。      

肺:显著充血、水肿,肺泡腔内充满水肿液,并见较多吞噬细胞。各级支气管黏膜自溶分解明显,并有较多嗜伊红细颗粒状液。(组织自溶明显,难以更为详细的观察)。

脑:未见明显出血、梗死。肾:肾脏自溶明显,未见典型梗死及肾炎性病变。

肝脏:充血,肝细胞水肿,散在少数细胞脂肪变性。组织自溶明显。

胰腺:胰腺组织自溶明显,未见炎症、出血及坏死改变。

肾上腺:自溶明显。

病理诊断:

1、肺水肿。

2、心脏个别血管周围纤维结缔组织增生,心肌肥大。

注:各器官脏器明显自溶。

(4)血液中乙醇浓度测定

福建武夷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武夷司法鉴定所[2017]酒检字第XXXX号)结论:所送叶某兵血样中的乙醇含量为444.6mg/100ml。

【分析说明】

据以上尸表检验、组织病理学检验结合案情分析如下:

1、死者左颞部头皮下出血、颞肌出血,左膝前、右大腿下段内侧皮下出血,上述损伤轻微,不足以构成死因,余未见机械性暴力损伤,可排除机械性暴力死亡可能。

2、死者血中的乙醇含量为444.6mg/100ml,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生物样品血液、尿液中乙醇、甲醇、正丙醇、乙醛、丙酮、异丙醇和正丁醇的顶空-气相色检验方法》(GA/T1073-2013)附录B(资料性附录)乙醇中毒诊断参考资料:B.3中毒量、致死量及致死浓度:人口服乙醇的中毒量为75g~80g,致死量为250g~500g,由于饮酒有习惯性,每个人的耐受性不同,故个体差异较大。中毒死亡血液乙醇浓度:4.0mg/mL~5.0mg/mL(即400mg/100mL~500mg/100mL)。故死者血液中的乙醇含量已达中毒死亡血液乙醇浓度。

3、尸表检验、解剖检验、病理检验所见符合急性乙醇中毒死亡一般征象。

综上所述:死者叶某兵符合急性乙醇(酒精)中毒死亡。

【鉴定意见】

死者叶某兵符合急性乙醇(酒精)中毒死亡。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