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精神疾病当事人民事行为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精神疾病当事人民事行为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缩略图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精神疾病当事人民事行为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徐某于2003年起长期在某精神病康复院长期住院治疗。2012年开始,徐某自我感觉“病情没有反复”,开始尝试要求出院。

2012年10月11日,经鉴定,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残留期),具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

2013年5月6日,徐某委托律师以侵犯其人身自由权为由,向法院起诉某精神病康复院和作为其监护人的兄长,被媒体称为《精神卫生法》第一案。

2014年6月25日,经鉴定,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精神症状基本缓解,具有诉讼能力;法院一审、二审均未支持徐某的诉讼请求,其再审申请也被驳回。

2017年2月,徐某母亲再次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宣告徐某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为明确徐某的精神状态及民事行为能力状况,法院特委托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

【鉴定过程】

2017年2月16日,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收到该鉴定委托。鉴定人详细审阅了送检卷宗材料,联系法院,告知补充相关材料及鉴定注意事项。收到补充材料后,在确认条件满足的情形下受理委托,并邀请专家会诊。

2017年5月10日,在法官陪同下,鉴定人员前往康复院。根据《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对徐某进行鉴定检查,并相继对康复院工作人员及徐某家属进行旁证调查。

【分析说明】

1.据送检材料及徐某哥哥反映:徐某1989年赴澳大利亚打工,1997年在当地出现精神异常,2000年被遣送回国。回家后生活疏懒、无故发脾气、骂人、打人,2001年12月在某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经治疗好转出院。由于擅自停药,病情复发,猜疑被人跟踪、迫害,拒食、乱发脾气、骂人、打人,于2003年由家属及居委会送入精神病医院住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

2.既往鉴定情况:2012年10月11日鉴定时见其情感协调,思维略松弛,既往存在听幻觉、被跟踪感及关系妄想,目前仍残存牵连观念,意志要求增强,自知力不全,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目前处于残留期”;2014年6月25日鉴定时见其接触主动合作,情绪平稳,目前未引出明显的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但其承认偶尔存在被跟踪感,自知力部分恢复,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目前精神症状基本缓解”。

3.本次精神检查见:徐某意识清晰,接触主动合作,思维连贯,既往存在幻听、被害妄想、关系妄想、被跟踪感等精神病性症状,目前未引出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能详细陈述起病情况及诊疗经过,对疾病有较好的认识,表示其已康复,但仍需继续服药治疗,反复要求出院,对出院后的生活有一定的规划;能详细陈述自己目前的处境,知晓自己的财产等情况,知晓今日做鉴定,并能详细陈述本次鉴定结果对其的影响。情感适切,未见明显异常行为,意志要求存在,认知功能可,自知力恢复。

综上所述,根据《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经长期治疗,规律服药,目前病情缓解;能良好地辨认有关事务的权利和义务,也能完整、正确地作出意思表示,并能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故,目前应评定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鉴定意见】

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病情已缓解,应评定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