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中心对故意伤害罪受害人段某伤残等级进行法医临床鉴定案

司法鉴定中心对故意伤害罪受害人段某伤残等级进行法医临床鉴定案缩略图

司法鉴定中心对故意伤害罪受害人段某伤残等级进行法医临床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段某,49岁,男。2018年12月5日在银川市兴庆区某某小区东门口被他人捅伤,伤后于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治疗。现伤情基本稳定,司法鉴定机构受某某公安局委托对其伤残等级进行鉴定。

【鉴定过程】

(一)病历摘要

1.2018年12月5日至12月24日住院病案

段某,男,49岁。入院时情况:刀刺伤后左胸部、左前臂疼痛,流血1小时余。专科检查:胸廓不对称,左胸廓略饱满,左侧呼吸运动减弱,左侧腋窝、左胸第四、五肋间腋前线处、左胸第八、第九肋间腋中线处均见约2.0cm的皮肤裂伤,已清创缝合,血性液渗出,皮下气肿形成。左肺触觉语颤减弱,左肺叩诊呈鼓音,呼吸音减弱。心前区无隆起,心尖搏动正常,心率82次/分。入院诊断:失血性休克;开放性胸部损伤(心脏破裂,左侧膈肌破裂,左侧第5肋骨折,左肺裂伤,左侧血气胸,右侧4、5肋陈旧性骨折,左肺下叶不张,左侧胸壁皮下积气,左胸壁多处皮肤裂伤);左腕、左肘皮肤裂伤;乙型肝炎后肝硬化;腹部损伤(胃破裂);脾切除术后;阑尾切除术后;肝内结节性质待定:肝癌?;低蛋白血症;肺部感染;急性出血后贫血;电解质代谢紊乱;腹部切口脂肪液化

治疗经过:于2018年12月5日行“左侧胸腔闭式引流术”,胸腔闭式引流瓶内见有血性液体流出,量约200ml,胸管内仍有活动性血性液外流。2018年12月6日行“VATS左胸探查,肺楔形切除术,心包开窗探查,心脏破裂修补术,膈肌修补术,血胸清除术,心包腔引流术,胸腔闭式引流术”,术中见左侧胸膜腔清除积血及血块约2000ml,(左)肺下舌叶直线切割缝合器楔形切除(左)下肺裂伤组织。沿心包裂伤处纵行切开心包开窗探查,可见左心室前降支近心底处一贯通1.5cm裂口,前降支部分横断,活动性出血。于平行前降支纵行缝合裂伤处。膈肌破裂,沿裂口处可见腹腔胃壁,胸腔镜协助下间断“8”字缝合裂伤膈肌。2018年12月6日行“剖腹探查+胃破裂修补术+肠粘连松解术”,术中见左侧横隔破裂,与腹腔相通,行剖腹探查术。打开腹腔后见腔内有少量淡血性液,量约100ml。探查腹腔见肝脏呈粟粒样改变,胃底部大弯侧有1.5cm裂口,有胃内容物溢出,左半结肠脾区周围组织粘连严重。术中行胃破裂修补术,肠粘连松解术。病理诊断报告单记载:送检日期:2018年12月6日,病理检查所见:(肺组织)肺组织一块,体积8×4.5×2cm,表面可见长1-1.5cm的裂口,另见灰红色血凝块样一堆,体积8×7×2.5cm,肺组织切面灰红灰白。病理诊断:(左肺舌叶)肺组织显著出血、水肿,并血肿形成,伴片状中性粒细胞浸润。另见大片纤维素性炎性渗出物。结合临床符合肺裂伤。

出院诊断:失血性休克;开放性胸部损伤(心脏破裂,左侧膈肌破裂,左侧第5肋骨折,左肺裂伤,左侧血气胸,右侧4、5肋陈旧性骨折,左肺下叶不张,左侧胸壁皮下积气,左胸壁多处皮肤裂伤);左腕、左肘皮肤裂伤;乙型肝炎后肝硬化;腹部损伤(胃破裂);脾切除术后;阑尾切除术后;肝内结节性质待定:肝癌?;低蛋白血症;肺部感染;急性出血后贫血;电解质代谢紊乱;腹部切口脂肪液化。出院时情况:患者自述胸部及腹部切口略疼痛,少许白痰。

(二)法医学检验

1. 检验方法

按照《法医临床检验规范》(SF/Z JD0103003-2011)和《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对被鉴定人进行检验。

2. 体格检查

被鉴定人缓步自行步入诊室,神志清,精神可,问答切题,查体合作。目前自述:饱食后腹部不适,左前胸部偶感针扎样疼痛,本次受伤前曾行脾切除术。查体:腹正中自脐向上可见长17cm的线性纵行愈合瘢痕,左腹部可见长17.5cm斜行线性愈合瘢痕,左侧胸部腋窝下至左乳头下可见长15.5cm的斜行线性愈合瘢痕。左侧胸部可见2cm的线性愈合瘢痕,及面积1cm×0.4cm、3.5×1.5cm愈合瘢痕。左腹部压痛(+),左胸部压痛(+)。

【分析说明】

根据现有鉴定材料,结合宁夏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检验所见,综合分析认为:

被鉴定人伤后医院病案记载“左侧腋窝、左胸第四、五肋间腋前线处、左胸第八、第九肋间腋中线处均见约2.0cm的皮肤裂伤”等,医院诊断“失血性休克,开放性胸部损伤(心脏破裂,左侧膈肌破裂,左侧第5肋骨折,左肺裂伤,左侧血气胸,右侧4、5肋陈旧性骨折,左肺下叶不张,左侧胸壁皮下积气,左胸壁多处皮肤裂伤),腹部损伤(胃破裂)”等,锐器伤可导致上述损伤。临床予行“左侧胸腔闭式引流术”、“VATS左胸探查,肺楔形切除术,心包开窗探查,心脏破裂修补术,膈肌修补术,血胸清除术,心包腔引流术,胸腔闭式引流术”等,术中肺下舌叶直线切割缝合器楔形切除(左)下肺裂伤组织,沿心包裂伤处纵行切开心包开窗探查,可见左心室前降支近心底处一贯通1.5cm裂口,前降支部分横断,活动性出血,于平行前降支纵行缝合裂伤处,见膈肌破裂,胸腔镜协助下间断“8”字缝合裂伤膈肌。2018年12月6日行“剖腹探查+胃破裂修补术+肠粘连松解术”,术中见左侧横隔破裂,胃底部大弯侧有1.5cm裂口。术后病理诊断报告单记载“肺组织表面可见长1-1.5cm的裂口”,结合临床符合肺裂伤。

目前被鉴定人自述:饱食后腹部不适,左前胸部偶感针扎样疼痛,本次受伤前曾行脾切除术。查体:腹正中自脐向上可见长17cm的线性纵行愈合瘢痕,左腹部可见长17.5cm斜行线性愈合瘢痕,左侧胸部腋窝下至左乳头下可见长15.5cm的斜行线性愈合瘢痕。左侧胸部可见2cm的线性愈合瘢痕,及面积1cm×0.4cm、3.5×1.5cm愈合瘢痕。左腹部压痛(+),左胸部压痛(+)。

结合损伤基础,依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8.3.7之规定,被鉴定人“心脏破裂、修补术后”构成八(Ⅷ)级伤残,依据5.9.3.18之规定,被鉴定人“左肺裂伤、肺组织楔形切除术后”构成九(Ⅸ)级伤残;依据5.10.4.3之规定,被鉴定人“胃破裂、修补术后”构成十(Ⅹ)级伤残;依据5.10.4.4之规定,被鉴定人“左侧横隔破裂,修补术后”构成十(Ⅹ)级伤残。

【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段某“心脏破裂、修补术后”构成八(Ⅷ)级伤残;其“左肺裂伤、肺组织楔形切除术后”构成九(Ⅸ)级伤残;其“胃破裂、修补术后”构成十(Ⅹ)级伤残;其“左侧横隔破裂,修补术后”构成十(Ⅹ)级伤残。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