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对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案例

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对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案例缩略图

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对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据卷宗材料:2011年9月30日,被鉴定人王某某在本市某某区某某人行天桥楼梯处行窃,被民警当场抓获。因王某某既往曾有精神异常史,故委托上海某中心司法鉴定所对王某某的精神状态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鉴定。

该中心于2011年10月25日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本次案发阶段及目前均无精神病性障碍,对本次作案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具有受审能力。上海市公安局某某分局为慎重起见,特委托上海市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组织专家对王某某的精神状态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重新鉴定,并评定其对本案的刑事责任能力及目前的受审能力。

【鉴定过程】

(一)送检材料摘录

1.据送检材料:2010年2月28日,被鉴定人王某某在本市某某地铁站换乘大厅内行窃,被当场抓获。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被鉴定人出现精神异常,2010年4月29日上海某中心司法鉴定所诊断为应激相关障碍。

2.据被鉴定人王某某就医病史记录:王某某于2010年5月20日由上海市公安局某某分局送至上海市某某中心门诊并住院,主要表现:2010年2月28日因盗窃被刑拘,被鉴定人在羁押期间开始尚无异常情况。同年4月9日起,突然出现兴奋,在室内又唱又跳,情绪激动,无法控制,看守所即联系上海市公安局某某医院诊治,诊断拘禁性精神障碍可能,予以维思通治疗,有好转。一周后,患者症状反复,兴奋异常,称看守所有妖魔鬼怪,经司法精神病鉴定为“应激相关障碍”。继续服药共一周余,表现木讷呆滞,半夜大叫喊,做噩梦有人害他,起床欲冲动,故强制入院。经维思通、MECT治疗,症状缓解,同年6月28日出院,诊断“应激相关障碍,精神发育迟滞可能”。出院后于2011年3月16日复诊一次,仅要求开具疾病证明。

3.2011年10月17日看守所民警孙某介绍:王某某一进看守所就主动讲有精神病,谈话时讲话慢,能交流,跟他人讲自己偷窃的事。2011年10月5日突然大喊大叫,用水浇自己,胡言乱语半小时,事后称不记得,之后没有再现异常,日常生活自理,遵守拘留所内规章秩序。

(二)鉴定调查

据拘留所管教李某某警官反映:被鉴定人王某某在拘留所一切正常,平时与常人无啥区别,吃饭、睡觉等均没有问题。有时喊头痛,时常要有2-3天,但并不是一直喊头痛,而是有时喊,累了休息一会再喊。平时对自己犯的事很敏感,一直问如何被处理,担心被判的时间会长。

(三)检查所见

1.检查方法

按照《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对被鉴定人王某某进行精神检查。

2.精神检查

被鉴定人王某某自行步入室,意识清,仪态整,接触交谈合作,对答切题。有时近似回答,称自己是当年四月份左右来上海打工,知道自己叫王某某,但称名字怎么写忘记了,当问其性别,则回答:“啥是性别,不知道。”问其年龄,则称:“50,属猫。”学猫抓人的样子,问其是什么地方人,则称:“记不住,忘了。”问其文化程度,则称是:“公安大学。”问其哪里公安大学,则回答:“抓小偷。”再问其哪所公安大学,则又回答为“东京”。问东京是哪里,则答是“安徽”。问其家里几口人,称:“不知道,忘了。”问其父母亲情况,用手势表示已死了,又说:“枪毙了,是自己。”问其父母叫什么,称叫:“哈密瓜,哈密瓜甜。”叫他举右手,则把双手都举起来,叫他手指鼻子,则称:“鼻子吃饭。”举起一个手指,问其多少,则举起2个手指,称3个。问其这次关进来是否错了,则回答:“忘了,不知道。”问为什么吃药,则称:“不知道。”但接着又称:“在精神病院看病的。”问其有精神病,则称:“不知道。”问其无人时是否听到有人讲话声音,则称:“有鬼要杀我,头发长,我看到了指甲长,吓人。”问其弟弟叫什么,则称:“王某,时间长了,忘了。”问其今天是否在病中,则称没有。问其为何在监房内吵,则称看到鬼,接着唱歌:“那时候,我小时候,忘不了粗茶淡饭……”被鉴定人王某某在整个精神检查期间行为动作表情夸张、做作,对提问理解敏捷,但回答不知道,忘记了或近似回答,思维流畅,未发现有精神病性症状。

【分析说明】

根据送检材料,结合本次鉴定调查及对被鉴定人王某某的精神检查,经专家组讨论分析认为:

1.被鉴定人王某某自幼在原籍生活,小学文化,2010年2月来沪打工,二年余来在沪多次偷窃。2010年2月行窃被抓刑拘1个多月后,呈现精神异常,表现时兴奋吵闹,时呆滞少语,时见突然冲动,经司法精神病鉴定诊断为“应激相关障碍”,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目前无受审能力。于2010年5月强制收治上海市某某中心住院诊治,经一个多月治疗,症状缓解,于同年6月28日出院。出院后于2011年3月16日曾复诊一次,开具疾病证明。被鉴定人于2011年9月再次行窃被抓获到案时表现言谈有序,情绪反应与常人无异。送检材料示被鉴定人在被刑拘后曾有短时喊叫及行为冲动异常,片刻即自行平稳。今日检查被鉴定人存在明显故意回答不切题或作近似回答及作态,在暗示下回答正确。例问其文化程度,则称:“公安大学。”问其哪所公安大学,则称:“东京。”在教育后能正确回答问题,且其做作表情消失。检查中被鉴定人思维流畅,理解判断、应变状态均好,未见有精神病性症状。

综上,被鉴定人作案时无精神病,目前表现不符合精神障碍特征。

2.关于刑事责任能力评定:被鉴定人王某某案发时无精神病表现,其作案动机明确且现实,作案前精心策划,选择合适自己作案的场所及时间,如锁定背包年轻女性,呼应同伙,尾随伺机作案等一系列作案过程及环节步步紧扣,其通过手的触摸即判断窃得的手机为“平板”型号,说明被鉴定人有良好的观察及识辨能力,并对自己的作案行为的违法性和后果有充分的预知。被鉴定人王某某对作案行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完整,根据《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1)故评定其对本案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3.关于受审能力评定:被鉴定人王某某在检查过程中有明显作态,回答问题有意以近似的形式来回答提问,对其案也表现关心,有自我保护能力,故评定其目前具有受审能力。

【鉴定意见】

1.鉴定诊断:被鉴定人王某某作案时无精神病,目前表现不符合精神病性障碍。

2.刑事责任能力的评定:被鉴定人王某某对本案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3.受审能力评定:被鉴定人王某某目前具有受审能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