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所对涉嫌强奸罪被害人精神状态及性自我防卫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司法鉴定所对涉嫌强奸罪被害人精神状态及性自我防卫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缩略图

司法鉴定所对涉嫌强奸罪被害人精神状态及性自我防卫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9年5月26日被鉴定人刘某(女)涉嫌被人强奸,现涉及被鉴定人精神状态及性自我防卫能力。某某县公安局委托本机构对其进行鉴定。

据受案登记表案情记载:“2019年5月26日16时许,接家住某某县某某村的刘某报称:其被人强奸,初步核查:刘某与犯罪嫌疑人王某是邻居关系,2019年5月26日10时许,犯罪嫌疑人王某给被害人刘某送电动车钥匙时,发现被害人刘某独自在家后,犯罪嫌疑人王某就调戏被害人刘某,并强行将被害人拉进其家卧室实施强奸。”

据某某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对被鉴定人的询问笔录记载(摘录):“2019年5月26日上午10时许,我在我家院子里正洗衣服的时候……我转过身看到是邻居王某,然后王某就给了我一串钥匙”,“我在房子铺客厅床单子的时候,王某就又到客厅,我刚铺完床单,王某用手隔着我裤子在我的阴部摸了下,我对王某说:‘你有老婆,你找你老婆去’,王某说:‘老婆没感觉,外面找下有感觉”“王某过来帮我拧了下被套,被套拧完后,王某用手隔着衣服摸了下我的胸,我用手把王某的手挡开了,王某进来在卧室,从后面抱着我的上身摸了隔着裤子摸我阴部,我抓着王某的胳膊挣脱开了,我又用手把王某推开”,“王某就用抓我的左手腕,把我往床边推,我就用右手推王某,当时没推开。之后我就被王某推倒在卧室床上,王某用腿压着我的腿,解我的裤子皮带,我就用手一直推他,这时他把我的皮带解开了,又把我的牛仔裤、内裤脱到小腿中间的部位,然后把他的牛仔裤拉链拉开,露出他的生殖器,然后他用一只手把我的两个腿蜷着,一手摸我胸部,之后他从后面把他的生殖器插入我的阴道抽插,这时问我感觉爽不爽,当时我特别害怕,没有说话”,“因为害怕老公、家人、村里面的人知道,我害怕影响到我的家庭和我在村上的声誉,我当时没敢报警。之后我没给任何人说,直到下午16时许,我觉得王某把我强奸了,应该受法律处罚”,“因为我家和王某是邻居,而且地也挨着,王某和我老公关系比较好,平时有什么事都互相帮忙,我当时觉得王某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所以当时我没有采取应对和防范措施。”

据犯罪嫌疑人的讯问笔录记载(摘录):“因为当时跟她开了点黄色玩笑,加上她家当时只有她和她的女儿,我就有些冲动,产生了与她发生性行为的念头,我第一次摸完她的屁股,她没有反应,比较老实,我就想欺负她,就有进一步想跟她发生性关系来发泄我的性欲”,“她当时虽然嘴上没有说话,我看她当时不愿与我发生性关系,我就用力拉她的手腕,想拉到我的身边推倒床上准备实施性行为”,“她说话有些问题,颠三倒四的,队上人都说她是二百五,脑子潮着呢,我看她只有说话有点不对劲,也聪明着呢,她们家钱都是她管着呢,其他的行为都好着呢,人也比较老实”。

证人村民赵某的询问笔录记载(摘录):“大家反映她脑子有点勺勺兮兮的,但说事情都还在理上,她家里遇到点小事就爱报警,这两三年报过两三次警,穿着打扮有点问题,喜欢化浓妆,跟别人格格不入,喜欢逛街,平时在家就是做饭,洗衣服,照看娃娃”,“她说话太直接,说事情的时候也在理,看起来也正常,平时给她说事情,安排农活她都能听懂,没什么问题,这个‘勺勺兮兮’是感觉上跟他人不一样,但又没有具体的表现。”

证人村民李某的询问笔录记载(摘录):“她人比较懒,做饭不按时,房子也比较乱,不爱收拾房子,她很少干农活,在家就洗衣做饭,带孩子,比较好吃懒做,跟我们说话都正常,她们家的钱都是她管,她经常到商店帮她丈夫买烟,她家里开销买东西,开家长会都是她,村上有事开会,她们家要发言,都是她说话,孩子生病也是她带上去医院,她喜欢出去逛街,花钱买东西”,“她没有特别好的朋友,跟她丈夫也挺好,也吵过几次架,没听说她俩闹离婚的事情”,“她没有什么精神疾病,她是人活的简单,不考虑太多。”

据被鉴定人丈夫的询问笔录记载(摘录):“她平常在家就是干家务,带孩子,家里的主要家务都在干,她对家里的事情比较操心,对一些事情,她说的多,也就是提出意见和建议比较多,好多事情都是我们两人商量决定的”。“她也不擅长交往,在队上搞活动能够积极参加,她在队上的人缘关系稍微差一些”,“她的优点就是比较会照顾家庭,在队上算是比较会打扮的人,缺点就是说话有些大舌头的感觉,平时爱生个小气,跟吵两嘴。”

【鉴定过程】

(一)鉴定调查:

被鉴定人丈夫介绍:“她平时在家看孩子,没干过什么活,平时脾气稍大,孩子学习不好时,训孩子比别人要厉害点,我们吵架时不动手,不摔东西,从认识她就化妆,一般出门前才化妆,买东西一般都是家里用的,花钱在家里能承受的范围,没有买不必要的东西,不吸烟不喝酒,睡觉正常,社交往情况一般,精神状况都挺好的。”

某某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副大队长某某介绍:“据村民反映,家中的事女方出面多些,村里开会,女方总是在男的前面发表意见,办案过程中打电话,说话条理性差点,重复的话多,有些激动,我们一同来鉴定,在车上也不主动搭话,动作都正常,她在村里没有什么朋友,独来独往,还浓妆艳抹,爱穿衣服,买东西。”

(二)检查所见:

1.检验方法

《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

2.评定标准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

3.精神检查:

被鉴定人意识清,在家人陪同下自行步入检查室,年貌相符,衣着整洁适宜,着淡妆,表情自然,接触可,问答切题,口齿清晰,语言流畅,检查合作,对个人及家人的一般情况回答准确,对涉嫌被性侵的涉案人、时间、地点、经过及案件细节均能准确叙述,与询问笔录一致,问:“事后为什么不报警?”答:“我害怕,我也想过,如果我报案,他坐牢,出来报复怎么办?我又想如果不报案,别人又怎么看我?让我背一辈子,要是他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怎么办?”问:“你有没有反抗?”答:“我推他了,但是我胳膊上没劲儿,推不动,他是个男的,他抓着我的手腕都抓青了。”问:“为什么当时不喊人?”答:“周围没有人,大白天都干活去了,谁能听得见?”问:“事情发生对你有什么影响?”答:“对我影响大得很,亲戚邻居都知道了,把我名声毁了。”问:“想让他承担什么责任?”答:“我想让他坐牢,还有赔偿经济损失,我想了很久要他赔六万,我的后半生名声毁了,我让他牢也要坐,精神损失也要赔,赔多少我没有跟别人说,也没有和他说过。”交流过程中注意力集中,一般常识、理解力、判断力、分析概括能力、计算能力等均未见异常,与其所受教育、所处环境均相符,情绪稳定适切,未见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分析说明】

1.据案件卷宗记载:被鉴定人丈夫反映家中主要事务及带孩子都是被鉴定人,不擅长交往,但能积极参加队上的活动,没有精神异常。村民反映其除说话太直接外,言语和行为正常,没有精神疾病。犯罪嫌疑人反映被鉴定人只有说话有点不对劲,聪明,在家管钱,没有发现精神异常。

2.在本次鉴定中刑警反映被鉴定人办案过程说话条理性稍差些,行为正常。被鉴定人丈夫介绍被鉴定人社会交往一般,日常生活无异常,无吸烟、饮酒,无挥霍行为,无脾气大,易激惹。未发现被鉴定人有智能障碍及精神病性症状,情感反应协调、稳定,社会交往无异常。

3.本次鉴定检查发现:被鉴定人意识清,在家人陪同下自行步入检查室,年貌相符,衣着整洁适宜,着淡妆,表情自然,接触可,问答切题,口齿清晰,语言流畅,检查合作,对个人及家人的一般情况回答准确,对被性侵的涉案人、时间、地点、经过及案件细节均能准确叙述,与询问笔录一致,注意力集中,一般常识、理解力、判断力、分析概括能力、计算能力等均未见异常,与其所受教育、所处环境均相符,情绪稳定、适切,未见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综上说明被鉴定人在案发前、案发中及本次鉴定时未发现智能异常,未发现有精神病性症状,也未发现情感方面的障碍,故不符合任何精神障碍的诊断标准。

4.据被鉴定人提供在案发前反复多次企图推开涉案嫌疑人,但因受其性别限制、力量的悬殊及当时周围环境中无可寻求帮助的人,故未能反抗成功。表明该性行为是违背女方的意愿的,根据不宜评定性自我防卫能力的相关情形中女性有明显反抗表示的不宜评定性自我防卫能力。故被鉴定人其性自我防卫能力不宜评定。

综上:被鉴定人临床表现特点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中“无精神病”的诊断标准。性自我防卫能力不宜评定。

【鉴定意见】

1.医学诊断:无精神病;

2.2019年5月26日被鉴定人其性自我防卫能力不宜评定。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