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司法鉴定 正文

司法鉴定所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犯罪嫌疑人徐某某致人伤害时精神状态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司法鉴定所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犯罪嫌疑人徐某某致人伤害时精神状态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缩略图

司法鉴定所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犯罪嫌疑人徐某某致人伤害时精神状态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12月31日下午,徐某某(女,66岁)与其邻居戴某某因纠纷在昆山市某小区附近发生争执,后互相殴打,致戴某某头部受伤,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因案件办理过程中,被鉴定人家属反映,徐某某有“精神异常”,曾到心理医院咨询过,故提请苏州市广济医院司法鉴定所对徐某某的精神状态进行司法鉴定。

【鉴定过程】

(一)病历摘要

1. 2012年11月5日门诊病历

就诊时情况:由丈夫、女儿伴,徐某某因“失眠,疑丈夫外遇2年”就诊。记录:“据述患者自2010年无明显原因出现多疑,称丈夫与邻居勾搭......一次到外地旅游,认为一个女游客与丈夫勾搭......”。

处理情况:行头颅CT(结果不详)。

门诊诊断:脑器质性疾病 精神障碍。

2. 2013年9月24日至2017年7月16日门诊配药记录“黛力新,益脑”。

3. 2018年1月8日门诊病历

就诊情况:徐某某因“失眠4月”就诊。体格检查:言语流利,甲状腺无肿大,心肺未见异常。

门诊诊断:睡眠障碍 抑郁症。

(二)调查材料

被鉴定人亲属反映,徐某某自2010年左右出现睡不着,胡思乱想,怀疑丈夫有外遇情况。如去香港游玩,怀疑穿着鲜艳的女性勾引丈夫;公交车上,怀疑丈夫与陌生女人有关系;甚至质疑儿媳与丈夫有不正当关系。为此发生争吵,情绪激动。2013年,曾去昆山精神卫生中心就诊,“医生说我老婆有臆想症”。几年前因看到丈夫和受害人(戴某某)在车库内讲话而怀疑其与对方有不正当关系;后每次见到对方,便朝地上吐口水,说她勾引人;说她故意制造邂逅,与丈夫有暧昧关系。

受害人亲属证词:否认戴某某与徐某某丈夫(秦某某)之间存在不正当关系,认为徐出于“报复”动机,对戴实施谩骂、殴打。

邻居、社区工作人员反映,“近两、三年,徐某某总是针对戴某某”,双方见面时,“总是向戴某某吐口水”;而戴某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徐某某针对自己。表面上看,徐某某“是个老实人”,“邻居们对她感觉也不错”,“是个老好人”,“没有听见他们(夫妻)两个吵架”。

到案后讯问笔录:徐某某对作案供认不讳,作案过程叙述清楚,并称“对方(戴某某)经常跟我家老公,她想骗我老公的钱”。

被害人戴某某反映,两年前,徐某某在其居住小区楼下下无缘无故吐口水”;案发当天“徐某某指着我骂我‘婊子’等”;“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三)法医学检验(精神检查)

1. 检验方法

按照《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中国精神障碍分类及诊断标准》(CCMD-3)及《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6)对被鉴定人进行检验。

2. 精神检查

被鉴定人意识清晰。步行入室。接触好,反应可。检查合作。注意力集中。应答切题。查及嫉妒妄想,对象固定,深信不疑。称曾去昆山人民医院看过病,是“因为我老公出轨,我气不过”,得了“忧郁症”。反映从2009年其老公与对方买香樟树一事开始怀疑对方勾引,称多次看到对方跟着自己老公外出散步,“我朝东,她就朝东;我朝西,她就朝西”。认为老公花心,曾看到他与一女性一起晨炼,谈话投机,便心生怀疑,向丈夫提出质疑。但除了戴某某,“其他人我不怀疑,我眼看到的就这一个,其他的我没看到过”。否认自己有男朋友,“我蛮老实的,他没怀疑过我”;除此以外,“从来没有(与人结怨)”。记忆增强,对丈夫“外遇”一事,均能细细道来。智能无缺损。无自知力。情感反应协调,说到对方情况时表现愤愤不平。意志增强;行为无异常。

承认打架一事,称戴某某先对自己举拳头,“以前我看到她就‘呸’、‘婊子’,骂她的”,“以前她都不响(回应)的”,两人“4、5年前吵过一次的,但是没有打”。称此事儿子女儿都不知道的,“这一次才知道”,没告诉他们的原因是“丢小辈的脸的”。

3. 辅助检查

智力测验(IQ):81分,正常智力水平。

汉密顿抑郁量表示:总分13分,可能有抑郁。

汉密顿焦虑量表示:总分4分,没有焦虑症状。

躁狂量表示:总分7分,有肯定躁狂症状。

简明精神病量表示:总粗分21分,其中焦虑忧郁因子7分,提示可疑或很轻;缺乏活力因子4分,思维障碍因子分4分,激活性因子3分,敌对猜疑因子分3分,无症状。

脑电图-地形图报告示:正常脑电图、地形图。

颅脑CT平扫示(影像号:18-002492):颅内多发缺血灶。

【分析说明】

根据现有鉴定材料,结合苏州市广济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人检查所见,综合分析认为:

1.精神状态诊断

被鉴定人徐某某,女,66岁,已婚,初中文化。自幼在当地读书至初中毕业,之后于当地供销社工作,现退休在家。平素个性内向,年轻时与婆婆关系精神,但与邻居和睦,是个“老实人”。自2010年出现多疑,称丈夫秦昌林与邻居勾搭;对象一度泛化,涉及她人乃至儿媳;2012年11月5日,曾到昆山市精神卫生中心就诊,诊断:“脑器质性疾病 精神障碍”;“近两、三年,徐金妹总是针对戴某某”,每次见到对方,便朝地上吐口水,说她勾引人,骂人“婊子”等;而戴某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徐某某针对自己;从表面上看,徐某某与其他邻居关系良好,“是个老实人”,“是个老好人”;徐某某本人表示,除了戴某某,“其他人我不怀疑,我眼看到的就这一个,其他的我没看到过”;依据《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CCMD-3)》,被鉴定人目前表现符合嫉妒妄想的诊断依据。

被鉴定人,2012年就诊时曾查查头颅CT,但具体情况不详;至案发前,被鉴定人一直表现猜疑,症状反复;本所辅助检查时头颅CT示颅内多发缺血灶,无构成器质性精神障碍之脑器质性损伤依据,症状及疾病发展过程亦不符合脑器质性精神障碍之诊断标准;故不构成脑器质性精神障碍。

被鉴定人嫉妒妄想内容有一定的现实基础,看似合理,不推敲不能发现;精神检查,其思维流畅,逻辑合理,未见明显思维内容、形式及感知觉异常表现。自2011年左右出现诸如猜疑症状后,社会功能并未受损,邻里关系和睦,在外表现“老好人”,平时也无精神异常表现;被鉴人因所怀疑之事,多次表现针对受害人的行为,并至案发;故综合考虑,被鉴定人徐某某诊断偏执性精神障碍。

2.刑事责任能力评定

被鉴定人徐金妹罹患偏执性精神障碍。本次作案是在嫉妒妄想影响下,被鉴定人坚信“对方经常跟我家老公,她想骗我老公的钱”。案发前并有多次针对受害人的侮辱行为(谩骂,吐口水)。本次由于被鉴定人“刚好”遇见被害人,俩人从对视发展到争吵、扭打,导致案发。但作案过程中及案发后被鉴定人能清楚讲述经过,称是受害人戴某某先对自己举拳头,“以前我看到她就‘呸’、‘婊子’,骂她的”,“以前她都不响(回应)的”,正是由于被害人的“反抗”而致案发,被鉴定人对作案的性质、后果有一定的认识,综上所述,被鉴定人徐金妹本次作案虽然存在精神病理性作用,但也受现实因素影响,作案过程具有一定的常人作案特征,说明其作案时辨认和控制能力削弱,故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徐某某诊断偏执性精神障碍,本次作案行为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