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犯罪嫌疑人双相情感障碍及受审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犯罪嫌疑人双相情感障碍及受审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缩略图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犯罪嫌疑人双相情感障碍及受审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据送检材料反映:2020年4月29日0时许,被鉴定人毕某某推手推车从上海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2C到达出口出来。0时32分许,被鉴定人欲推着手推车进入2C控制区内,被安检人员张某某阻拦后,其辱骂并殴打张。安检立即通知公安机关,民警到场后,其仍不听从民警劝告,大声辱骂民警。民警对被鉴定人采取强制传唤过程中,其暴力反抗,用手抓伤民警,造成民警韩某某颈部划伤长度5CM以上,构成轻微伤。被鉴定人有精神病史,为慎重起见,上海市公安局国际机场分局特委托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司鉴院)对其进行精神状态鉴定及刑事责任能力、受审能力评定。

【鉴定过程】

2020年4月29日,司鉴院受理该鉴定委托。鉴定人详细审阅了送检卷宗材料(包括被鉴定人浦东机场候机楼派出所留置室视频、被鉴定人询问视频及笔录、机场分局民警询问笔录、被鉴定人看守所的情况说明、被鉴定人母亲齐某某询问笔录、被鉴定人姨妈齐某某书面材料、被鉴定人既往住院病历资料、被鉴定人上海市某精神卫生中心被鉴定人门诊病历和诊断意见等),依据《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检验方法,对被鉴定人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精神检查。

精神检查:被鉴定人步行入室,意识清楚,定向完整,年貌相符,衣着不整,言谈中上腹部露出亦不知遮掩,头发显凌乱,接触主动,检查尚合作,话多,语速快,语音大,声音嘶哑,对答切题。称法律专业毕业,2015年毕业后到辽宁大连工作,表示工作环境不好“勾心斗角”,不到两年因干得不开心辞职。2016年2、4月在大连七院住院两周左右,后来去往西安、成都,在成都被送入精神病院,后又被送回大连到七院治疗,自诉在大连七院住院诊断为情感障碍,表现情绪不好,脾气暴躁,精力旺盛,每天不眠,一天24小时不够花,好多事要做;诉2016年表现兴奋时,爱买东西、爱吹牛,称“如果有朋友来大连,我就能帮她安家”,“别人的事我都能帮她解决”。2017年出现不爱说话,感不想活,躺床上不干活,曾服抗抑郁药治疗。2018年7月心情转亢奋,想出来工作,脾气大,砸东西,将家里50万的玉、浪琴手表砸了。

自诉本次来上海之前已停服药,睡眠少,一天睡3-4个小时,主要陪同学聊天,并准备参加警官考试;4月底开始想来上海看同学和老师,还想去迪士尼玩;走之前与家人说过,并不停发朋友圈。能回忆本次涉案经过,表现愤怒,抱怨机场安保人员素质很低;“我上飞机前和我阿姨的孩子吵架,她孩子‘啃老’我看不惯,我被气得要死,上飞机时身体很难受,一点药也没有,水不给喝,他们不理解我……所以我脾气很大,不惹我还好,惹我就拼命,……下飞机后我推着行李车要出去,告诉他们说我心脏病要发了,让把推车推出去,他们(工作人员)不肯,然后走错地方,找不到朋友,我急了,跟着人群走,当时处于奔溃的边缘,低血糖、低血压,他没告诉我那个门不能走,而总说我车不能推,我着急,他冲我过来,后来抓他脖子,当时我还道歉了,我认错;后来来了一帮警察,他们冲我来,他们对我很凶,我当时崩溃了,然后起争执了,让他们领导帮我处理,后我就无差别攻击了,不受控制了,有啥扔啥。”“当时在机场十几个人都抓不住我。”对砸东西、打人原因,称:“他们迟迟不帮我解决问题,不给我看证件。”对自己行为的违法性认识不足,一边称打对方后道歉,但又一味称对方未满足自己个人要求,是对方不对。告知患有精神病可能会减轻处罚,表示愿意减轻处罚,但否认有精神病,不愿服药。其询问是否会留案底,但谈及可能面临的处理后果,表示“无所谓”。自我感觉好、精力充沛,称入所已15天,每天睡2、3个小时睡眠便可,一个月不吃不喝也死不了,精神好得很;痛诉入所后遭受非人待遇,“没把我当人看,把我绑在柱子上,不理解我的要求”。

整个检查过程,思维联想速度加快,未引出明显幻觉、妄想。注意尚集中,记忆、智能可。情绪不稳定,易激惹,为使其配合检查,需鉴定人讲好话顺着,意志增强,要求多,显兴奋,自知力缺乏。

【分析说明】

1、据送检材料:被鉴定人系青年女性,被鉴定人2015年首次出现精神异常,主要表现兴奋话多,易激惹,脾气大,行为冲动,骂人伤人毁物,睡眠减少,曾住院治疗诊断“躁狂症”。2017年病情复发,表现基本同前,在双鸭山市精神病防治院住院,诊断为“心境障碍(躁狂发作)”,予以心境稳定剂治疗。其平时服药病情控制尚可。2020年4月份因中断服药,出现情绪波动、话多、行为怪异,4月28日坐飞机来沪在机场出口处涉嫌妨碍公务被抓,当时表现大吵大闹,情绪激动,一直喋喋不休骂人,行为冲动,打伤工作人员和民警。送往派出所留置室内仍不停吵闹,毁物自伤。询问时话多,语速快,语音大,讲话滔滔不绝,思维联想速度明显加快,思维奔逸;称工作人员和民警阻拦其激惹她,称对方欠打,工作失职;言语有夸大色彩;注意涣散;情绪极不稳定,易激惹,吵闹,哭笑无常;意志增强,要求多,动作多,行为乱,行为冲动鲁莽,否认有精神病。入看守所后,依然处于精神运动性兴奋状态,自伤自残,辱骂、抓伤民警,予以约束。带至精神卫生中心就诊,精神检查见其讲话滔滔不绝,语速快,语量多,未引出幻觉妄想,情感高涨,自我评价高,曾有抑郁发作,意志增强,自知力无,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躁狂发作”,予以心境稳定剂治疗。回看守所后表现基本同前。本次精神检查:被鉴定人意识清楚,定向完整,衣着不整,接触主动,思维联想速度加快,声音嘶哑,对答切题,未引出明显幻觉、妄想。承认既往有心情低落、意志减退发作,服抗抑郁药治疗。自诉本次来上海前已停服药,睡眠少,脾气大。能回忆本次涉案经过,对自己遭遇表示愤怒,抱怨机场安保人员素质很低,对自身行为的违法性认识不足。自我感觉好、精力充沛。注意尚集中,记忆、智能可。情绪不稳定,易激惹,意志增强,要求多,兴奋,自知力缺乏。综上所述,根据《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被鉴定人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涉案时及目前为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躁狂发作。

2、被鉴定人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涉案时为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躁狂发作,表现出思维奔逸,情绪极不稳定,易激惹,行为紊乱冲动等。本案其因琐事被激惹出现妨害公务行为,虽有一定诱因,但受精神疾病的影响,对行为违法性认识不足,行为紊乱、冲动,无自我保护意识,故对涉案行为实质性辨认能力削弱、控制能力丧失。根据《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6),被鉴定人对本案应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3、被鉴定人目前仍处于发病期,受病理性精神活动影响,不能完全辨认自身当前面临的刑事诉讼的性质及其可能带来的后果,不能进行有效辩解。根据《精神障碍者受审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5-2018),被鉴定人目前对本案应评定为无受审能力。

【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毕某某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涉案时为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躁狂发作,目前仍处于发病期;对本案应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对本案目前应评定为无受审能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