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涉嫌盗窃罪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涉嫌盗窃罪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缩略图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涉嫌盗窃罪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据送检材料反映: 2019年9月28日16时,被害人吴某某从康定路1588弄10号701室的家中外出散步,出门时房门未反锁,18时许,吴某某返回家中发现房门被反锁,遂联系其丈夫并拨打报警电话,民警到场与报警人一同进入家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刘某某(被鉴定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经民警勘查,客厅及主卧有明显翻动痕迹,卧室衣橱内的衣服被翻出丢在床上,卧室阳台内的杂物也被移动到客厅内。民警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带所进行讯问,其辨称经该房主雇佣到家中打扫卫生,但房主及物业工作人员称之前从未见过刘某某。为慎重处理此案,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特委托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司鉴院)对其进行精神状态鉴定及刑事责任能力、受审能力评定。

【鉴定过程】

2019年10月15日,司鉴院受理该鉴定委托。鉴定人详细审阅了送检卷宗材料(包括被鉴定人讯问笔录、被害人吴某某询问笔录、被鉴定人丈夫询问笔录、被鉴定人看守所的情况说明等),依据《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 JD0104001-2011)检验方法,对被鉴定人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精神检查。

精神检查:被鉴定人步行入室,意识清楚,定向完整,年貌相符,接触尚可,检查尚合作,对答不切题,存在思维松弛。对个人一般情况基本陈述清楚,称小学二年级文化,近些年在家做家庭主妇。称丈夫是保安,女儿出嫁,儿子11岁,上小学六年级。问爱人姓名,称:“姓鲁,提他名字讨厌,……提起来就恶心,鲁云国。”问为何不想提及丈夫,称:“他人还好,怎么说呢?牛头不对马嘴,我带孩子做作业,他声音开得很大。房子旁边有水泵,旁边棋牌室水泵开很大声,把我吵成抑郁症。小孩子也烦,他回家就玩手机,声音很大,我烦躁,我血压高。我会发泄,骂人,躺在那里睡觉,他回来说我什么也不做,他就给我摆脸,他回来脸色很难看,你不说话他也不说话,我血压高躺床上。”问丈夫为何摆脸,称:“就像我用了他钱,又不做事;(丈夫)没明说,但脸色摆那里了,这样好几年了,一发钱就把钱摆在哪里,他和同事讲,我在家什么也不做。”问如何知道丈夫与同事讲过,称:“我去他上班地方,人家就讲,说我不干活,就是吃了他的饭,在家玩。”问丈夫是否表达过这样的想法,称:“他回来,盛气凌人的,有时他讲要回家,(我)和他吵,他就讲‘我再也不回家了’……”表示爱人对自己不好,一会称爱人不会把自己害死,一会又称“杀我的人都有,就那个男的,鲁云国,恨我呗,说我神经病。”未诉丈夫有外遇。称患有高血压病,“有一次我骑电动车,头要开开的感觉,1年前的事,去‘叶谢医院’,(血压)200多,有时160 多,还是2017年下半年(的事),眼睛要爆开的感觉,医生很好,和你一直好,直接给我开药,吃药10分钟就好了。”问及诊断,称:“没什么诊断,吃药好了,经常去看病,被小孩急的,气的,压着他学习,死死摁住他。”表示最近没吃降压药,血压“很好的”。问其“抑郁症”是否就诊,称:“不要看。”称“抑郁症”表现为“2018年开电瓶车时,很可怕,儿子上学,到学校时车上书包都没带,恍恍惚惚的。” 还有 “就是要开心吗,我就听歌,大明星的歌,就好了(笑);急躁,小孩子一点事,我就很大的火,有一次他把饮料弄翻,我就好大的火(表情夸张)。”称回老家总有人讲其,“我回家一时人家就讲脏话,‘卖淫的哟’、‘娼妇’是讲我坏话;2018年时候,他们家旁边的人说的,好多玩的人说的,所以我不能得抑郁症,治不好的。”否认在上海有人议论自己。对2019年春节回家过年,称:“我去老家,一亲戚病危,去给她洗衣服,她在世时也可伶,也给她拜年,之后亲戚家走走。我去了四川、北京、天津等。(北京是)去看老乡,没见到,是(约在)法院的门口。”对于会老乡的目的,称:“春节没事,外出转转,之前与老乡打过电话,后来没时间。”称去山东看望了30年前嫁去的母亲,另称去天津就是为了玩玩。称未告知丈夫便外出是因为“告诉后男人肯定发火,‘只知道花钱’。”问为何这时去往多地,称:“可能知道自己命不长了吧,(有)高血压。”“高血压就是不能气,自己眼睛爆炸的感觉,还有耳朵,怪吓人的感觉,随时要丢命的感觉,看医生后吃药就好了。可是孩子烦,水泵吵,还有男的烦,会让我没命的。”认为邻居家水泵的声音针对自己,“和老公说过,他说送我去神经病院。”问为何不送孩子上学,称:“可能是我自己身体原因,不能带他上学,他不听话,我身体又不好。我是不能带他上学,他自己胆子又小,我一出去就感觉头脑要裂开。”问为何身体不好,称:“吃的东西,我好吃大肉,喜欢吃。”称自己信佛,称:“我们那里银行旁边也全是菩萨,银行生意好的不得了,生意爆满,还有一个工商银行,工商银行旁边没有菩萨,开着开着关门了。为了运气,请了一个菩萨。”否认为了避免厄运请菩萨。问每日打坐是否与菩萨说话,称:“有,也不是她说,是我自己幻觉,‘做好人,孩子好好读书 ’,就是打坐时的感应,自己想象幻觉,不打坐时没有。2019年过年后开始,自己信的太真了,自己嘴巴说的‘孩子,一定要善良,不然会很惨!’”否认菩萨让自己去北京等地。对外出做事,称:“今年做过保姆,钟点工,人家打电话,我就去;老乡给介绍的,老乡的名字忘记了。”“一般都是电话联系,打电话给我;第一次是老乡带我去的,做了几个小时,说我还可以,(给了我)200-300元,女的接待我。一共去了2-3次,房东主动给我联系。”表示目前在监室里睡眠还好,否认监室里有人议论自己、害自己。问一直呆在看守所可否,表示“无所谓”。计算能力正常,“100-7”连续运算回答正确。一般常识可,知晓一年有四个季节、12个月。理解、判断能力可,知晓一斤棉花一斤铁一样重;问树上10只鸟打了一只还有几只,称:“一只都没有了。”

对本案发生经过陈述与笔录大分部相符,称案发前9月20多号从松江区家跑到徐汇区老乡处一起住(表示老乡家地址忘了),“这个老乡家住一晚,换个老乡家住一晚,我没问过老乡的名字。”“房东联系我的,打我手机,座机是提前联系了。”自诉是从徐汇区去的被害人家,“9月28日下午5点出门的,房东太太头几天就和我联系了”,“骑电瓶车,边走边问,进门后讲‘我来了’,她就叫我打扫,她说出去转转”,“我把盆栽、鞋盒弄阳台上,还没收拾好,不知怎么搞的,月经来了,就在房东家洗了。” 问是否在房东家打坐,称:“谁说菩萨和我说话……自己想象的,不想的话就没有。”告知房东未叫其去家里搞卫生,称:“一言难尽,秘密在自己身上,我不是小偷,她说是小偷就小偷吧,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她喊我去的,她不承认……” 不知涉嫌的罪名,否认存在盗窃行为,称房东陷害自己是小偷,房东是坏人。“把我弄这里也是害我。倒霉!”否认菩萨让其去房东家。

整个检查过程,存在关系妄想,查及可疑的被害妄想、幻听。注意涣散,记忆力欠佳,智能尚可,情感不协调,意志减退,否认有精神病,称“头脑胀”,自知力缺乏。

【分析说明】

1、据送检材料及家属反映:被鉴定人既往无精神异常,为家庭主妇。家人反映其2019年春节开始出现精神异常,主要表现行为怪异,春节期间不顾家人,独自回家乡,后去往多地;无故将孩子关家里,不让孩子上学,不让丈夫进家门;随身携带观音像;案发前未告知家人去向,独自外出等。2019年9月28日未经允许到被害人家中,将室内搞得凌乱不堪,行为怪异。到案后不知被传唤的原因,讯问时其自诉受被害人之邀前来搞卫生,但对案发经过讲述前后矛盾。案发后被鉴定人在看守所存在胡言乱语,行为怪异,夜间不眠时打坐,有伤人、骂人行为,与其交谈前言不搭后语。本次精神检查:被鉴定人步行入室,意识清楚,定向完整,年貌相符,接触尚可,检查尚合作,对答不切题,存在思维松弛、关系妄想,查及可疑的幻听、被害妄想。否认罪名,仍称是房东叫其去家里搞卫生的,现房东陷害自己是小偷。注意涣散,记忆力欠佳,智能尚可,情感不协调,意志减退,自知力缺乏。根据《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被鉴定人患有未特定的精神障碍,涉案时与目前处于发病期。

2、被鉴定人患有未特定的精神障碍,涉案时处于疾病期,无端认为被害人让其去家中搞卫生,入室后行为紊乱。可见其在精神症状支配下作案,丧失了对作案行为的实质性辨认能力。量表测定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范围。根据《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2-2016),被鉴定人在本案中应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3、被鉴定人患有未特定的精神障碍,目前仍处于发病期,不能辨认自身当前面临的刑事诉讼的性质及其可能带来的后果,不能进行有效辩解。根据《精神障碍者受审能力评定指南》(SF/Z JD0104005-2018),被鉴定人目前对本案应评定为无受审能力。

【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刘某某患有未特定的精神障碍,涉案时与目前处于发病期;对本案应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目前对本案应评定为无受审能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